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郝连长华姬泽小说

主角是郝连长华姬泽小说

主角是郝连长华姬泽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有只肥猫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8 15:37:45

主角是郝连长华姬泽小说是《美人赋 · 盛世长华》青丝垂落腰间,红宝石串成流苏坠于其中。珊瑚连于红玉镯环绕于皓腕之上,更显得肤若凝脂、莹白如雪。脚上一双鎏金鞋饰以玛瑙、底刻花纹、内藏香料,讲究的是步步生莲。碧色的眼眸嵌于深邃的眼眶中,仿佛荡漾着一汪清泉,白皙的皮肤显得红唇更为艳丽,是一种把胡人的深邃轮廓与汉人的柔和温婉融合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东风呼啸,天色阴霾,红色宫墙,金色琉璃瓦,饰以金碧辉煌的彩画,皆是龙凤祥瑞图案,大气又压抑。森严壁垒间点起盏盏宫灯,红线连绵蜿蜒,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一个方脸嬷嬷着深蓝色宫装,头发抿的一丝不苟,脚步匆匆的穿行于宫道之中。很快进了长乐宫正殿,挥挥手屏退了殿内宫人。俯身凑近美人塌上的女子,低声回禀。

“什么!这群**!本宫是如何交代的?可有留下痕迹?”美人塌上的女子云鬓高梳,珠翠满头,端的是雍容华贵,可听完嬷嬷的回禀,气得挥手便把小桌上的茶具扫落在地。

嬷嬷一惊,扑通跪在地上,顾不得地上都是碎瓷片子,无比恭敬又战战兢兢的回道:“娘娘放心,死的人身上没留下任何代表身份的东西,不会查到您身上的,且那边剩下的人也都处理干净了,不会留下后患,只是这一路上再想下手怕是难了。”

“本宫知道,此次若不成功,怕是就不好下手了,真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你们有什么用!可有查到是什么人救了她?”

“回娘娘,未曾查到,只说是两个身手高强之人,底下的人怕查的深了暴露了身份,便不敢再深究下去,也可能是狄戎那边派在公主身边的暗卫。”

“让他们都给本宫处理干净了,万不可再出差池!这个狄戎公主倒是命大!”

“是,娘娘放心,不会留下把柄。”嬷嬷跪在地上松了口气,才感觉膝盖如针扎一般的疼,却也不敢擅自起身。

“起来吧,福槐,念在你服侍本宫多年,忠心耿耿,这次本宫不罚你,只是万没有下次!”

“多谢娘娘,多谢娘娘,老奴一定小心。”

福槐是敏贵妃身边的管事嬷嬷,最是清楚敏贵妃脾性,敏贵妃出身王家,王家本就根基深厚,又在皇帝登基之时有从龙之功,近些年在朝中的势力一发不可收拾。

敏贵妃有这样的娘家,自然腰杆分外的硬。且敏贵妃为二皇子之母,二皇子姬睿只比太子小一岁,再加上王家在背后支持,如今的分量与太子也可抗衡一二。

此次狄戎公主与大楚联姻,且还是公主自己选联姻对象,如此一来,敏贵妃觉得,公主选太子的可能性极大,谁不想有一天母仪天下呢,只是若是选了太子,那么狄戎势必就成为了太子身后的强大助力,轻易不可动摇,那自己儿子往前一步就难上加难了,因此才想要直接除掉这个身份显赫的狄戎公主,以绝后患。

也难怪敏贵妃有如此大的野心,因为如今大楚皇帝成英帝一共有四个皇子三个公主,其中嘉妃所出三皇子姬和早夭,剩下的三个皇子里面,大皇子姬昭虽被封为太子,但却并不是中宫嫡子,其母是纾贵妃卫纾莹。

当今皇后只有一女,就是三公主姬蕊。还有一个四皇子是安婕妤所出,才十四岁,且安婕妤母家并不显赫,不足为惧。

因此,敏贵妃以及她身后的王家野心勃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皇帝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儿子们日渐大了,只有互相牵制才是皇帝最放心的局面,他如今的心腹大患是即将回京的荣亲王姬泽。

在大楚,人人盛传七王爷天人之资,乃是先帝最喜爱的皇子,也是皇位的继承人,却不想七皇子生母陈皇后突染恶疾,猝然薨逝,随之先帝的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两年后便油尽灯枯。

成年皇子中二皇子母妃(王家)根基深厚家族势大,借助其母妃家族力量二皇子很快登基为帝,虽有七皇子乃是嫡出正统,奈何较之二皇子实在是年幼,且无强大的外祖扶持,于是朝中虽有觉得二皇子登基有违正统之人,却也不敢公然反驳。

二皇子登基便是如今的成英皇帝,成英帝登基,根基未稳,自然视七皇弟姬泽为眼中钉肉中刺,奈何先帝早已封姬泽为荣亲王,皇帝就是再看这个皇弟不顺眼也不能堂而皇之的公然除掉他。

不久荣亲王姬泽便远赴边关,带兵驻守边疆重地,在军中的威望与日俱增,又与狄戎联手将羌国打的再无还手之力,连夺羌国数十座城池,将大楚多年兵弱无力的形象彻底改变,使得边境小国轻易不敢再犯。

只是如此一来,久不在京城的荣亲王又多了个嗜血无情,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的称号,且朝中局势又因他赫赫军功变得十分微妙。成英帝八年秋,皇帝下诏,招荣亲王回京受赏,犒劳边关有功之臣。于是,时隔多年,姬泽终于还是回到了这个大楚最繁华也最肮脏的京都。但他已不在是当年那个一无所有,被逼远走的小男孩。这一次的回归,那些年少时的泪水已被边关的风沙吹尽,战争、死亡早已练就出铁石心肠。

和亲使团一路浩浩荡荡,由于上一次长华险些遇险,因此使团一路驶来防卫愈发森严,且一路上部署得当,倒是再也没有发生雁鸣关那样的险情,畅通无阻直达大楚京都。

世人皆赞大楚京都盛世繁华,有最巧夺天工的宫殿,最热闹的市集;有最富有才华的才子,最妩媚动人的歌姬;有最英勇的将军,最高贵的侍女;有最香醇的美酒佳酿,最美味的珍馐玉食。仿佛世上最好的东西都可以在那里寻到,似乎装载了人们想要的一切。

长华坐在公主鸾驾中,自窗帘缝隙中看着这个传言中无比美好的京都,心情奇怪复杂,这里对长华而言陌生又熟悉,这里不是她的国土,却是母后成长的地方,如果不出意外,也将是自己将来常住之地。

长华莫名有些不安,异国他乡,于她而言,是一个全新的开始,等待她的不知是怎样一个未来。这一切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而言,都太过飘渺虚幻,看不起前方到底是什么。

而狄戎于长华而言,从这一刻开始,便是故土,是他乡,是回不去的过往。她郝连长华,将作为两个国家之间的纽带,肩负黎民百姓、天下苍生的悲喜,母亲用二十年换来如今的安定,她便要成全这不二功勋,把这份安定推向盛世荣光。

公主鸾驾驶过长街,十二匹白马高昂着头整齐向前,金色的车辇顶着五彩的华盖,上绣狄戎图腾九天玄鸟,车顶四角嵌着四颗硕大的东珠,车檐两侧各悬有十二对金铃,无一处不显示着来着的身份之高贵、地位之尊崇。

外国来使照例先下踏于行馆之中,等待皇帝召见,只是长华身份特殊,又是决定两国邦交的大事,因此,皇帝直接宣其入宫觐见。于是仪仗直接穿过长安街往东华门而去,一路上的百姓无不驻足眺望,想要一睹狄戎第一美人晏罗公主郝连长华的风姿。

东华门外,太子姬昭,二皇子姬睿,率领一帮大臣,早已等候公主鸾驾多时。照理说只需礼部官员和鸿胪寺负责迎接即可,但为彰显大楚的诚意,以表对晏罗公主的重视,皇帝特派太子和二皇子以国礼迎接。

马车停住,一旁的宫人打起车帘,车内缓缓走下一女子,一身白色的拽地长裙,宽大的衣摆自裙角向上层层叠叠的绣着火红的凤凰花,花枝向上蜿蜒攀绕于女子的纤纤细腰上。

青丝垂落腰间,红宝石串成流苏坠于其中。珊瑚连于红玉镯环绕于皓腕之上,更显得肤若凝脂、莹白如雪。脚上一双鎏金鞋饰以玛瑙、底刻花纹、内藏香料,讲究的是步步生莲。

碧色的眼眸嵌于深邃的眼眶中,仿佛荡漾着一汪清泉,白皙的皮肤显得红唇更为艳丽,是一种把胡人的深邃轮廓与汉人的柔和温婉融合于一起的美,那种美灵动而自然,仿佛集天地万物之精华所孕育的。

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叫人一眼便能陷于其中不可忘却。

这便是狄戎第一美人晏罗公主了,果然美的叫万物失色,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坠入凡间,叫一众人看的移不开眼睛,几乎不知身在何处。长华移不上前,躬身于太子身前拜了一拜,一群人这才回魂,纷纷回礼。

姬昭身为太子立于一群人之前,自然最先看到长华的风姿,由远及近,由模糊转为清晰,如同一幅画,慢慢勾出轮廓、染上颜色,最后映出绝世之景象。

用薄雾中的远山凝聚出的长眉,用灵动的碧水交织出的双眸,用连绵的细雨描绘下的肌骨,用鲜红的晚霞熏染出的嘴唇......就这样深深刻进了姬昭的眼眸,这一刻,色彩艳丽的令人目眩。数不尽的蕴藉风流,道不完的艳羡惊绝,全因这一女子的绝世容颜被拨起撩动,也许便是这命里的劫数,终归要身陷其中不愿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