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倒追3333天:靳先生在劫难逃

倒追3333天:靳先生在劫难逃

倒追3333天:靳先生在劫难逃

来源:麦子云 作者:沙糖橘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8 11:32:27

《倒追3333天:靳先生在劫难逃》的主角是周笙笙,靳北尧“那你自己划三下吧,掌握力度,就跟你昨天划我一样!”周笙笙双手抱胸地站在那里,身后跟着五个小太妹,树林里似乎有人走过,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往她们这边来。“行。”比起别人下手不知轻重,确实自己更安全。三秒钟后,周笙笙拍了拍手,一副此事已了的模样,“那么,顾汐,后会无期啊!”

在线阅读

她单手背着书包走过去,也不避讳自己的脸,“处理好了?”

靳北尧的视线在她那被指甲划过的脸上停了一下,上面有三道划痕,没有出血,有些红肿。

“跟人打架了。”靳北尧这句话是个陈述句。

“不。”周笙笙从他身边走过,“是被人单方面殴打了。”

“我以为你不会被人欺负。”

“当然。”周笙笙拉开车门,走在车门前,睨了他一眼,“这不是在想办法反击吗?”

车子启动,路过药店的时候,靳北尧停下了车子,高大的身影走进了药店。

手上拿了几盒药,他修长的手指弯曲,敲响了她的车窗,车玻璃门自然下落,周笙笙露了半张脸,视线在药上凝了会儿,接过药,道了声谢。

“这件事情别跟我爸说。”车子里只有两个人,周笙笙拆开药盒,“没必要让他担心,”她偏头看他,“另外,这也是你的失职。”

“需要我弥补?”

“当然不需要。”

周笙笙的反击很简单,第二天,在学校外面,顾汐和经常跟着她的两个女生被堵住了。

和上次孤立无援不同,周笙笙身后站着五个女孩子,身材看起来娇小,但是却是职业学校混的出名的几个,撕起来两个顾汐都不是对手。

“嗯。”周笙笙抬起眸子,脸上的伤痕相对于昨天的已经消了些肿,“昨天打我打得爽吗?”

顾汐上前一步,“我告诉你周笙笙,你没必要这幅样子,你倒是冲我来。”

“我也没说不冲你啊!”周笙笙慢慢一笑,“急什么?”

“不过打你之前,我想,有些事情我们很有必要说清楚。”周笙笙穿着黑色工装裤,白色t恤,简单的穿着仍然遮不住她姣好的容颜,她在阳光下好像也发着光,“是李深主动来追的我,我一没勾引他,二没同意他,所以,你实在犯不着把他跟你分手的这件事算在我头上。”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周笙笙愣了下,她知识储备有限,一想到某些方面的无知,她很是愤怒,“说话就说话,搞什么文言文?”

没有想到,周笙笙反应这么大,但是顾汐和周笙笙不一样,她不会明知在不能硬抗的时候,偏要死扛,她解释,“你长得好看,让李深看上了,这笔账我自然要记在你头上。”

“那你是要死赖着我了。”周笙笙的语气里威胁味十足,“你要是选择跟我死磕,我告诉你,今天你的脸一定会比我惨重百倍,以后不管李深,或者周深都不会往你的脸上多看一眼。”

“你,你想干什么?”顾汐下意识捂住脸,她虽然比不上周笙笙好看,但是也算清秀,要是脸毁了,她还怎么谈恋爱?

“等一下。”顾汐在周笙笙凉凉的笑容里终于妥协,“我以后不会再找人打你了。”

“哦~。”周笙笙慢慢拖延长声音,终于满意了,收起了刚才凉得刺鼻的笑意,“但是我们昨天的事情还是需要好好算一算的。”

周笙笙摸了下自己的脸,三条长痕。

“那你自己划三下吧,掌握力度,就跟你昨天划我一样!”周笙笙双手抱胸地站在那里,身后跟着五个小太妹,树林里似乎有人走过,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往她们这边来。

“行。”比起别人下手不知轻重,确实自己更安全。

三秒钟后,周笙笙拍了拍手,一副此事已了的模样,“那么,顾汐,后会无期啊!”

“等下。”周笙笙刚要转身离去,身后的顾汐叫住她,疑惑地问,“你是怎么让隔壁职高的大姐大出手的?”

本来脚踩在树叶上的周笙笙脚步一顿,回眸一看,笑得生动,“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有钱啊!价格够高够理想啊!”

身后的顾汐,“……”

但是,等周笙笙完结了事情,要去给几个职高风云人物结账的时候,几个大姐姐忙推了推手,脸色流露出一些慌张,“不用了,不用了,你的钱已经有人付过了。”职高那边最风云大姐姐有些涩然,“你帮我们告诉那位,虽然我们确实是在混,但严重的作奸犯科之类确实没有做过。所以,让他不要再整我们了。”

周笙笙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原本拒绝她的大姐大们一夕之间,全部同意了,她以为是钱到位了,却原来是某商业精英腾出手来,整人了。

她的好心情一瞬间烟消云散,将拿出来的一叠厚厚的钱放回了包里,“我知道了,会转告的。”

两侧都是高大的树木,风一吹,叶子簌簌落下,有几片落在周笙笙的肩膀上,她伸出手弹了弹,才拿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出去。

“喂。”那头知道是她,“这还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你的仇报了?”

“那是。”周笙笙的语气里带着一抹讽刺,“你把职场上的那些弯弯绕绕,用在还没毕业的高中生身上,当然游刃有余。”

靳北尧那边本来有翻文件的声音,听到这里,那头页面翻动的声音停了下来,他似乎移了下椅子,“她们值得。对于你被打的这件事,我只是于我的失职,做出我的补偿,你达到你的目的,我做我想要的,至于手段,结果**,没有人会去在意手段。”

“靳北尧。”周笙笙说,“我发现你这人,挺卑鄙的。”

挂了手机,周笙笙接了个陌生来电,她语气不善,“谁?”

“周笙笙,其实你找来的那些大姐大,是我朋友,本来我们打算联合起来一起整你的。不知道你手上握住了她们的什么把柄,让她们一夜之间,转了矛头。”

周笙笙听出来了,是顾汐,她说,“你花了多少价钱,买下了她们的黑料啊!让她们那么乖乖跟在你后面,说实话,我也挺想要一份的,价钱你开。”

原来没有靳北尧出手,她还要被整一顿么?

一时间,周笙笙心里百转千回,但是嘴皮上比心里快,“无价。”

原来是她天真了。她低估了把所有心思放在整人上面的大姐大们在整人上面的炉火纯青。

想到刚才对靳北尧的一顿言辞狠厉,现下再打电话过去,未免太丢脸了。

走出了学校,周笙笙想了想,还是又拨打了靳北尧的电话。

电话快要自动断连时,靳北尧才慢悠悠地接了手机,他对情绪的管理向来很好,声音平静,“周小姐,还有哪里要指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