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替嫁王妃:萌宝的神医娘亲白凌凌李沅小说

替嫁王妃:萌宝的神医娘亲白凌凌李沅小说

替嫁王妃:萌宝的神医娘亲白凌凌李沅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落雪天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7 17:40:28

21世纪医学天才白凌凌魂穿了,不仅成了齐王李沅的妃子,还开启了“随身实验室”的金手指! 淮王小殿下中毒了?白凌凌还被误会是凶手?没关系,意念一动,从实验室里拿出解毒剂治好小淮王,自证清白。 皇妃突然气血攻心晕倒?不要慌,打上一剂强心针,马上清醒! “我手上的隐疾能治吗?”李沅眼巴巴的问道。 “看你表现。”白凌凌嘴角上扬。

在线阅读

白凌凌也是没料到,在大病初愈的齐妃榻前,竟然上演了这么一出闹剧,一时有些错愕。

如今白霖被抓,她这个名义上的女儿,总得做做样子,毕竟背靠镇国侯这棵大树,她以后的路能平坦许多。

思及至此,白凌凌悄悄打量着皇帝的神色,只见他阴沉着脸,犀利的目光直直刺向跪在地上的白茹儿。

即使她并未被那样注视,也不禁感到森森寒意。

如此一来,白凌凌便打消了先前的想法,只一言不发地垂眸静立着,尽是长辈面前该显出的乖巧和恭顺。

白茹儿却是没有她那样的眼力见儿,听到自己的父亲要入狱,面容顿时失了血色,“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乞求道:“皇上,父亲一心为国,劳苦功高,还请皇上网开一面,放过父亲。”

李沅也连忙替白侯爷求情道:“父皇,茹儿所言属实,侯爷并无您所说之意,都是儿臣之过。”

皇帝听他如此亲热地唤着白家二小姐,当即大怒,厉声斥道:“你倒是被迷惑得挺深,不明所以却反过来质疑朕!”

白凌凌一见屋内火药味十足,连忙开口提醒道:“母妃身子还虚着,需要静养。”

皇帝听她提到齐妃,紧绷的脸色缓和了许多,走到榻前宽慰了几句,便拂袖离去。

少了皇帝的震慑,白凌凌只觉场面重新剑拔弩张起来,暗流涌动。

果然,李沅冷着脸交代宫婢好好照顾齐妃,然后瞥了眼白凌凌,不悦地挑了挑眉,再示意跪着的俩人出了齐妃寝殿。

白凌凌几番被误会,见他如今对自己又是这个态度,忍不住暗中翻了个白眼,却照旧紧步跟上了他。

眼下正是阳春时节,软绵绵的柳絮漫天飞舞,不停往人的衣领和鼻孔里钻。白凌凌不堪其扰,干脆低下头去,视线中只剩跟前男人的墨色锦靴。

白凌凌步子跟得紧,前面的男人却突然停下脚步,她不留神便撞上了那人坚稳的后背,顿时疼得“哎呀”了声,憋了半天的火气瞬间上涌,提高音量呛他:“殿下是没长眼睛吗?路都走不好!”

李沅倒是淡然许多,转头看了她一眼,唇角嘲讽地挑了挑,悠然道:“本王眼睛可没长在脑后。”

刚想要离开却被白茹儿抢先一步挡在白凌凌身前,声色并厉地指责道:

“姐姐方才为何不替爹爹求情?难道姐姐嫁人后还忘了父母的养育之恩了吗?”

白凌凌差点儿被气笑,冷声道:“父亲入狱还不是因为你?若不是你惹恼了皇上,父亲也不会有这牢狱之灾。”

白茹儿登时气得俏脸涨成了猪肝色,“与我何关!我与燕王殿下情投意合,请求赐婚何错之有!”

李沅闻言,面上一僵,“茹儿,你。。。。”

白凌凌冷哼一声,讥笑道:“情投意合?前些日子妹妹不是还和齐王一副伉俪情深的模样么,怎么吃着碗里还瞧着锅里了?”

“姐姐你在说些什么,妹妹就算是再不济也不会抢姐姐的男人,更何况替嫁一事本就是姐姐的手笔,我与齐王终究是无缘。但如今姐姐不孝在前,污蔑亲妹在后端的是什么心思?”

像是受了泼天的冤枉,白茹儿的眼眶瞬间红了,这幅惹人怜爱的模样落在李沅眼里,更是激起他的保护欲。

李沅沉声开口:“本王的王妃,心肠竟如此狠毒,自己的父亲不救,反倒在这儿呛孝心满满的妹妹?”

白凌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只觉这齐王实在脑袋缺根筋,辨不出白莲花就算了,还总是逮着她怼。

于是不屑地扬了扬眉,毫不畏惧地迎上了他的目光,道:“殿下怎么不想想这事的根源,你已娶妻,燕王尚未婚嫁,若是皇上应允,便也是良缘一桩,但你非要插嘴维护妹妹,这才引皇上生疑。”

李沅面色顿时又阴沉了几分,没再说话。

白茹儿羞恼地将五指紧握成拳,缩在宽松的水袖里,眼下当务之急是先想办法就爹爹出来。如今白凌凌医好了齐妃也算是大功一件,看来只能靠她请皇上收回成命了。

强压着怒意好言道:“姐姐,刚才是我言错,我给姐姐赔个不是,还请姐姐想个法子将爹救出来。”

眼下白霖入狱,她虽然是名义上的长女,但毕竟是穿越来的,对自己这个神爹说不上有几分感情,因此并不着急。

只是白茹儿,一向没少分得镇国侯的宠爱,眼下父亲入狱,她却还忙着谈情说爱装温柔,实在是厚颜无耻。

白凌凌冷哼了声,却是笑着开口道:“妹妹把我想得太神了,有通天本事的可是你,得了两位皇子的心,我在他们跟前说的话能有什么分量。”

尽管她的话平静而客气,但语气中的嘲讽依然无法掩饰。

白茹儿一时无法反驳,涨红了脸呆愣在原地。

李沅神色顿变,想要驳斥却无言以答,脸色憋得铁青。

见李沅又不发一言,似乎在憋大招,白凌凌顿感心累,“殿下,臣妾累了,先回去了。”

说罢没再看李沅的脸色,匆匆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李沅不悦地伸出手臂去拦,却被白凌凌轻巧地侧身躲开,脸还被她云髻上簪的金步摇打了下。

白凌凌浑然不觉,步履轻快地沿着甬道走远,纤瘦的身影转瞬消失在花丛中。

李沅盯着她离去的方向,敛眉沉思了会儿,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这王妃,似乎不知从何时变了样子,不再向从前那般,温顺到近乎软弱的地步。

但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始终是个心思恶毒的人,不然为何他当初请求赐婚的对象是白茹儿,嫁进来的却是这人?

思及至此,李沅的眉峰猝然凝起,心中似乎有些摇摆不定。

走出昭宁宫,白凌凌便在齐王的霜云殿内,兴致勃勃地沿着九曲长廊穿梭。一路行来,发现庭院之中植满了奇花异草,还有几种极为稀有的药材,顿时两眼放光,想着有机会偷偷摘些,放到意识空间的实验室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