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替嫁王妃:萌宝的神医娘亲

替嫁王妃:萌宝的神医娘亲

替嫁王妃:萌宝的神医娘亲

来源:麦子云 作者:落雪天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7 17:40:17

越劝齐王越拱火,“哼!她就是巧言令色,诓骗母妃顺着她的心意,我不是母妃,不会听这些的!不论母妃说什么我都要休了她!” 说罢就指挥旁边守着的嬷嬷:“去把那个女人带出来,备车马,本王要进宫,见齐妃!”白凌凌无奈,这具身体原来是多不讨丈夫喜欢啊,昨天晚上出的事儿,都不调查一下就直接要休了她?

在线阅读

白凌凌坐在殿内的贵妃榻上越想越气,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莫名其妙的穿越,莫名其妙就给人治病,莫名其妙地进了个异次空间,费老大劲给人治好了又莫名其妙地给关起来。

早知道还不如不治,随那个齐王处死自己,说不定自己还能穿越回去,省的受这罪!

白凌凌狠狠捶着身下的锦被,发泄了一番才抬起头,环顾自己被关的偏殿。

不愧是王府啊,哪怕是个偏殿也是雕梁画栋,殿内物品一应俱全,倒是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凄凉。

既来之则安之,已经被关起来了就静候文章吧。

折腾了这么久,天都要亮了,白凌凌实在是困极,挑个舒服的姿势躺在贵妃榻上,就这样沉沉睡去。

翌日。

天色刚亮。

“姐姐!你怎么被关起来了!”一道刺耳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穿过殿门,直直穿进白凌凌的耳朵里。

白凌凌坐起身,听见外面看守的嬷嬷毫无感情地回话,“二小姐,王妃被下令禁足,还请您不要试图硬闯,让奴婢们为难。”

那声音再一次响起,这次语气柔和,满是商量的意味:“嬷嬷,我没有硬闯的意思,里面关着的是我亲姐姐,我听说因为淮儿的事被齐王殿下惩罚,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言语间竟是要哭出来的模样。

白凌凌在里面听着一阵冷笑,亲妹妹?不见得有亲感情吧。

自己昨夜刚出事儿,这位妹妹今早就摸上门来,不像是关怀她,倒像是来确认她是不是就此难以翻身的!

不一会儿,就听见了齐王殿下的声音在殿门外响起,让白凌凌意外的是,齐王殿下这语气却是极其缠绵:“茹儿,怎么不在府里歇着来这里?这里潮气重,你身体不好,还是要多多养着才好啊。”

白凌凌一挑眉,这么关心这位妹妹啊,看来这位齐王殿下已经是心有所属,但是为什么原主却成了他的王妃呢?白凌凌按下心中的疑问,继续听着门外的动静。

果然,跟众多白莲花一样,这位齐王殿下一出现,自己这位茹儿妹妹的声音瞬间娇媚柔弱了起来,甚至还带上了点哭腔,“殿下,我听说了姐姐的事!事出有因,姐姐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您可不能过于责怪姐姐啊!”

白凌凌听着这话在殿内猛翻了一个白眼,这个白莲花,看着为她求情,实际上句句都在点上,就差直接说这事儿就是她白凌凌干的了!

果然话刚说完,齐王直接变了语气:“茹儿!你不要再给她求情了!她就是个毒妇,淮儿才那么小她都下得了手!要是留她在府里那还得了?”

只听到自己那个妹妹哀求着开口,“殿下,让我见见姐姐吧,姐姐此时一定害怕坏了!”

不知齐王说了什么,转眼间殿门大开,微亮的晨光瞬间撒满了偏殿。

白凌凌见着齐王和那位娇滴滴的“妹妹”并肩踏入殿门,白茹儿一身精致的对襟烟紫色纱裙,柳叶细眉轻扫,看向自己的双眼倒是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细纱裙摆上的紫薇花划过大理石地砖,晨光摇曳下倒更显得楚楚可怜。

瞧着她的妆容仪发,再想着她的话是清晨匆匆赶来。可这繁复的元宝髻,再搭上这精致的一身纱裙……

白凌凌不禁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撑死不过卯时,自家这妹妹就已经妆容齐全婷婷玉立在这里了。

这事儿,有点意思。

甫一进门,白茹儿立刻扑到在白凌凌的榻边,精致的小脸上梨花带雨,“姐姐,你怎么这么傻啊,王爷那么疼淮儿,你即便嫉妒淮儿的疼爱也不该下毒毒害他啊,淮儿才那么小,如何使得啊?”

白凌凌一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白茹儿的表演,心道真是佩服,情绪转变如此之快还能瞬间哭出眼泪,这演技不拿白玉兰奖都是可惜了!

还没等自己说话,就听见齐王殿下抬头怒喝,“白凌凌!你果然就是个心狠手毒的女人,茹儿如此替你着想,你都无动于衷,看来本王真的没看错,你就是这样冷心冷肺的女人!”

白茹儿瞬间抬头,对着齐王哭喊,“殿下!”

白凌凌张了张嘴,这完全不给自己发挥的机会啊。

齐王语气不容置疑,“你不要再说了,她犯下如此大错,我今天就要进宫到齐妃面前当面休了她!”

白凌凌倒是不说话了,就这样静静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

白茹儿继续哭求:“殿下息怒啊,齐妃那么喜欢姐姐,您这样会让齐妃生气的!”

越劝齐王越拱火,“哼!她就是巧言令色,诓骗母妃顺着她的心意,我不是母妃,不会听这些的!不论母妃说什么我都要休了她!”

说罢就指挥旁边守着的嬷嬷:“去把那个女人带出来,备车马,本王要进宫,见齐妃!”

白凌凌无奈,这具身体原来是多不讨丈夫喜欢啊,昨天晚上出的事儿,都不调查一下就直接要休了她?

平静地看着鱼贯而入的嬷嬷侍女们,看来进宫归进宫,该有的礼仪还不能少。

这群人给白凌凌换了衣服,整齐了妆容,就毫不耽搁地把她带到了王府门前,扶着她上了马车。

昭宁宫。

刚入正殿,白凌凌就看到一位衣饰华贵的妇人面容慈祥地端坐在高位,看来齐王的俊美皮相倒是遗传自母亲,那双流溢杏眼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不过脾气倒是一点没遗传”,白凌凌在心里嘀咕着。

看着他们进殿,齐妃赶忙招呼着齐王和白凌凌,又是让上茶又是关怀备至,但奈何白凌凌只敢站在原处,低头不敢应话。

齐妃顿觉气氛不对,皱眉向着站在一旁的齐王,缓缓开口:“怎么回事?”

没想到这一句倒是像点了炸药桶一般,齐王抬头看向齐妃,一字一句铿锵有力,不容置疑,“我要休妻!”

“胡闹!”

齐妃瞬间大怒,抬手就把手边的玉如意砸了出去,“哐”地一声玉器落地,碎屑四散。殿旁候着的宫女瞬间跪倒一片。

白凌凌见状也跪了下去,跟着周围齐声道:“齐妃息怒!”

齐妃胸口急速起伏,压抑着怒气,先是挥挥手让宫人们退下,随后起身走下玉阶。

待齐妃走近,已是怒容满面,保养得宜的手抬起,径直指向站在一旁的齐王,“你想休妻?你又听了谁的蛊惑!你的王妃温婉贤德,你还有什么不满?这桩婚事非你所愿我明白,但成亲两年了,你难道对王妃没有一丝怜惜?”

齐妃停下来缓了口气继续:“动辄就要休妻,你把你父王的赐婚放在哪里?你把天家的颜面放在哪里?休妻?你说休就休,你让她以后如何自处?白侯府若出了被休的女儿,你让白氏一族如何在朝堂上立足?”

齐王被数落地底气不足,眼神在齐妃的数落里逐渐冷了下来。

但他依旧坚持,“母妃!这个毒妇昨夜给淮儿下毒!太医们都束手无策,她偏巧言令色地支走所有人说给淮儿治病,但明明是给偷偷喂解药,却诓骗我说治好了淮儿,这样的女人孩儿如何再留?”

“你!”齐妃被固执的儿子气得喘不上气,“你糊涂!王妃为什么要给淮儿下毒?她是这样的人?府内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你调查了吗?就说都是王妃的过错?”

“不需要调查!她就是这样的人!”齐王松开齐妃,退后一步跪在地上,“母妃您就让孩儿休了她又如何!儿臣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人继续担任齐王妃!”

白凌凌跪在一旁不敢插话,这个齐王铁了心的要休了她,正好自己也不想做什么王妃,干脆由着他说,说不定休妻这事儿真的能成呢。

心里打着小算盘,却没料想齐妃突然转头望向她开口:“凌儿,你告诉母妃,是不是阿沅惹你生气了,你……心底恨着了他,赌气不想继续过下去了?你告诉母妃,母妃给你做主。”

白凌凌心里只想着赶紧解除这场婚约,低着头回话,“出嫁从夫,臣妾但凭齐王殿下做主。”

却没想到突然听见齐王凄厉的呼喊声,“母后!”

白凌凌赶忙抬头,齐妃紧闭双目,抚着胸口直着身子浑身抽搐,眼看着就要向后倒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