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仙帝归来

仙帝归来

仙帝归来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修果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17 17:19:58

《仙帝归来》是修果笔下的玄幻著作,小说主人公是秦牧和夏婵,故事讲述了秦牧沉睡亿年,一朝苏醒觅红颜。回归都市,上古战火重新燃。

在线阅读

南极冰穹,千里冰封,银装裹素。

几辆雪地车在冰层之上缓缓前行,车前的国旗表明,这是一支米国的南极考察队。

在中间的雪地车上,屹立着一樽高达三米的方形石鼎,四面乃是龙夏四大神兽的浮雕,栩栩如生。

最令人惊奇的是,在石鼎中,有一道被冰封的身影。隔着冰层可看清,里面的人眉目如画,俊美如妖,身着月白色锦袍,双目紧闭,纤毫毕现,像是睡着了一般。

这樽石鼎,是他们在四千米下,断裂的冰层中发现的。

“阿曼德,你在想什么?”最前面的雪地车上,一个身材高大的米国男子看着身边的同伴问道。

阿曼德是这支考察队的总负责人,他目光闪烁,道:“伙计,你知道这次发现意味着什么吗?我刚简单的研究过,这个石鼎的年代超乎我们的想象。最少在白垩纪之前。这就说明,人类出现过文明断层。这次发现,注定要震惊全世界,我们真的要跟那些龙夏人分享我们的成果吗?”

这次南极科考,是米国和龙夏合作进行的。

“你的意思是?”之前开口的男子目光变的阴冷。

“这伟大的发现,你我注定会被世人铭记。财富,地位,名誉,已经在向我们招手。我可不想有人分享我们的胜利果实,尤其是那群龙夏人。”

“你想怎么做?我听你的。”

“这里是南极,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就算将那些龙夏人全杀了,扔进冰川裂缝中,没人会知道的。”

“好主意,刚好我认识雪狼佣兵团的首领,这事让他们做最合适不过了。恐怕那些在营地等着迎接我们的龙夏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等到的会是夺命的屠刀。”

阿曼德微微点头,两人相视一眼,残忍的笑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中间雪地车上的石鼎突然间爆发出妖异的紫芒,冲天而起,方圆百里被紫光笼罩,形成极光奇景。

石鼎四周的神兽浮雕,如同活了一般。

下一秒,一头数十丈长的巨大龙影从石鼎上飞出,在上空盘旋。

紧接着,一头十几丈长,如山岳般的白色虎影也冲了出来。

吼吼……!

两头可怕的恐兽昂首嘶吼,振聋发聩。

龙翔九天,虎啸千里。

咔咔……万里冰川震颤,巨大的裂痕蔓延出去。

“欧,买噶的…那是什么东西?”阿曼德庞大的身子吓得缩成一团,面无人色。

所有的米国人都吓的魂不附体,惊恐的盯着那巨大的兽影瑟瑟发抖。

啾!

嘹亮的戾鸣穿金裂石,一头巨大的火鸟飞上半空,双翅一振足有百米,可怕的赤焰席卷天地,那厚达千米的冰层瞬间融化。

几辆雪地车,在那些米国人惊恐至极的尖叫声中坠入深海。

吼!

沉闷的吼叫声如闷雷炸开,一头背负巨蛇的大龟从石鼎中缓慢爬出,张口吞吐,那融化的冰层瞬间冰封,只有一樽巨大的石鼎悬浮在半空。

咔咔……!

如冰层断裂般的声音从石鼎中传出,那被冰封的身影表面,裂痕蔓延,像是即将碎裂的瓷娃娃。

砰!

终是炸开了,冰屑崩飞,一道挺拔的身影从石鼎飞出,落于冰层之上。

秦牧缓缓睁开眼睛,眼底紫芒喷薄,久久才消散。随之敛去的,还有石鼎喷薄而出,形成极光奇景的紫芒。

缓缓握拳,他的神色微怔,随之淡漠道:“伤是好了,但修为尽失,看来得重新开始了。”

龙吟虎啸,雀鸣龟吼。

秦牧缓缓抬头,双手结印,凌空点出一指,那四道巨大的兽影突然间如烟花消散,化作四滴精血飞过来,被他一口吞噬。

刹那间,他的周身涌动着诡异的紫芒。

他盘坐下来,开始运功吸收这四滴神兽精血。

数个小时后,轰的一声,可怕的劲气从他周身狂涌而出,震得周围数十米的冰面裂痕蔓延,如蜘蛛网一般。

秦牧缓缓站起,伸手一招,悬浮在空中的石鼎化作一道流光飞来,落在他掌心,变成核桃大小。

他目视东方,低语道:“我沉睡数亿年,你万世轮回,终于可以再次见面了。青婵,等着我。”

……

……

龙夏,云岩市。

一栋豪华的别墅中,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孩被绑住手脚扔在沙发上,徒劳的挣扎着。

女孩身穿职业装,乌黑柔顺的长发有些散乱,绝美的五官挑不出丝毫瑕疵,修长的**足以引起所有男人的某种欲望。

“夏婵,我劝你别挣扎了,没人会来救你的,做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好?别的不敢说,但保证能让你小日子过得很不错。”

一个身材瘦小,獐头鼠目的年轻男子喉咙滚动,不断吞咽着口水。

在他身后,还有四个黑衣大汉,一个个目光火热,盯着沙发上的女孩满脸通红。

“吴立,你要是敢动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夏婵拼命的挣扎,手腕被捆绑的绳索磨破了皮,鲜血渗了出来。

她的眼底满是怒火,她一直防着吴立,没想到他竟然买通了她的司机。

“你**?”吴立满脸不屑,嘲讽道:“那个老**,要是以前,或许我们吴家还敬他三分。但是现在,他只能跟轮椅为伴,能奈我何?”

夏婵悲愤交加,心里悲凉。自从父母去世,**双腿被废,修为下跌,夏家已经的威势大不如前,连吴家这个暴发户现在都敢跳出来踩几脚。

“夏婵,老子吃定你了。我父亲好心好意去你们家提亲,要怪就怪你那个****不识抬举。等一切米已成炊之时,我看云岩市谁还敢替你说话。”

“吴立,你无耻,你会遭报应的。”

吴立满脸邪笑,拿出一个透明小瓶,里面有蓝色的药水,“夏姑娘,等会看你还会不会嘴硬?”

“你想做什么?”夏婵惊慌失措,俏脸惨白。

吴立将瓶子丢给一个大汉,道:“给她灌下去。”

夏婵拼命的抵抗,就算不被绑住手脚,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壮汉的对手,那一瓶药水洒了一半,但还是有一半被灌了进去。

“吴立,你这个畜生,我一定要杀了你……”夏婵俏脸通红,感觉浑身像是着火了一般,又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

吴立丑陋的脸上满是邪笑,回首对四个大汉道:“你们四个出去,守在外面。”

“你们胆敢给她下药?”这时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令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吴立还有正准备离开的四人差点吓得跳起来,猛的转身望去,顿时目瞪口袋,只见他们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个身材挺拔,俊美如妖般的青年。

吴立吓的不轻,感觉自己有点萎的迹象,怒道:“你是谁啊?怎么进来的?”

门在他们前面,这人出现在他们身后,那里只有窗户,但他记的窗户是关死的。

秦牧目光冰寒,他好不容易找到青婵,却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对他的女人图谋不轨,令他周身都弥漫着杀意。

“老子问你话呢,你是怎么冒出来的?”吴立嚣张惯了,加上喝了点酒,还有四个爪牙在,一点都不害怕,怒吼道。

“你哑巴了?没听见老子问你话吗?”好事被打扰,吴立怒火中烧,也没多想,手一挥怒吼道:“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给我弄死这小子。”

四个大汉闻声朝着秦牧逼了过去,眼神凶狠,他们跟着吴立没少作恶,以吴家的势力,杀个人并不是什么大事。

冲在前面的大汉,凌厉的鞭腿带着尖啸扫向秦牧的腰侧,异常凶狠。

身为吴家大少吴立的爪牙,没两把刷子怎么行?

砰!

大汉凌厉的鞭腿毫无花哨的扫中秦牧的腰侧,刺耳的骨骼碎裂声响起。

后面的三个大汉下意识的驻足,包括吴立,脸上皆露出狰狞的笑意,听声音,这一鞭腿肯定让秦牧的肋骨断了好几根。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令吴立几人脸上的笑容直接凝固,只见惨叫的不是秦牧,而是攻击的大汉,他摔倒在地上,捧着脚腕,痛的脸色扭曲,凄厉的惨叫。

“我的腿…我的腿断了……”大汉哀嚎,他感觉扫中的不是秦牧,而是一块钢板,让他的腿骨瞬间粉碎,痛彻骨髓。

“上,一起上,弄死他……”吴立眼神惊慌,他感觉到不对劲,回过神后拼命的怒吼。

秦牧微微皱眉,双手结印,空中出现四道古怪的图案,屈指轻弹,四道图案如流光般飞出,在空中一闪即逝,落在四个大汉的身上。

轰轰……!

突然间,四人身上腾起熊熊烈火,每个毛孔都在喷薄着可怕的赤焰。

“啊……”

凄厉的惨叫令人毛骨悚然,但四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下一秒便坍塌了,如积木倒塌,眨眼化成一堆灰烬。

噗通!

吴立吓的失声尖叫,屎尿气流,腿软的跟面条似的,直接瘫在地上,手脚并用的朝外爬去。

他做梦都没梦到过这么可怕的景象,好好的人,眨眼就变成了灰飞。

秦牧神色厌恶,这个时代的人,真是弱的可怜,而且毫无骨气和血性。抬手结印,一道嗜血化骨印,将吴立瞬间化成飞灰。

他再次结印,抬手轻挥,地上的灰烬席卷而起,落进墙边那巨大的鱼缸,那数十条罗汉鱼争相吞食。

“热…好热…..”夏婵眼神迷离,浑身肌肤都呈现出迷人的粉红色,诱人的娇躯在无意识的扭动着。

秦牧走过去,并指如刀,历芒闪现,绑住夏婵手脚的绳索应声而断。

夏婵如一条柔弱无骨的美人蛇缠住秦牧。

秦牧嘴角微扬,眼神温柔如水,抱起夏婵,走向里面的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