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复仇妈咪超级凶

复仇妈咪超级凶

复仇妈咪超级凶

来源:麦子云 作者:亦心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7 15:33:47

她本是千金,受万人宠爱,可是因为母亲的死亡,被人羞辱唾弃。他本是一个替身,带着母亲逃跑,因为大哥的死亡,意外成为总裁。他们本是少年相爱的恋人,为了彼此改头换面,一个过着逃命生活,另一个每天享受着本不属于自己虚荣。他们受尽心理的折磨,却都在努力寻找对方,都在努力等待对方,为彼此而活……

在线阅读

饶是我已经半晕半醒,也知道这是谁的怀抱,叶氏集团叶宇琛,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我抱起来。

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轻飘飘的说了一句:“那我呢?”

在场的人瞬间哗然,常飞脸上立马挂不住了,腆着脸说道:“叶先生,这是您的人,当然是想带哪去就带哪去,只是这是陆少的局,你说说看,这事……真不好办!”

我的药性发作,忍不住勾住他的脖子,在众人看来,这举动便是亲密无间。

叶宇琛不说话,稳稳的抱着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陆丰庭,等着他的回答。

陆丰庭也不知是因为什么,硬是和我杠上了一般说道:“这位颜小姐,还和我有业务没有谈完,所以麻烦叶先生……”

“啪——”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陆振邦一巴掌呼上去,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个没出息的,我给你点脸面许你在这里谈生意,你倒好,生意没有好好谈,还动了叶先生的人,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陆老爷子这话看上去是在骂儿子,其实一方面是在救他儿子,得罪了叶宇琛就等于得罪了s市三分之二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可不傻。

另一方面也是想试探叶宇琛的口风,看他是多管闲事的带走了个阿猫阿狗,还是这个女人真的和他有一腿。

叶宇琛又岂是等闲之辈,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点了点好看的下颌,轻声说道:“多谢!”

随即便抱着我下了楼,刚子紧跟其后。

上了车我才发现那辆加长版林肯里面还坐着人,有几个彪形大汉,应该是叶宇琛的保镖,还有一个女护士。

叶宇琛坐在副驾驶上吩咐道:“给她一针安定剂。”

我尽全力忍住身体的燥热,控制自己不去扒拉身上的衣服,迷迷糊糊感觉胳膊上一疼,随后便陷入昏迷。

只是在昏迷之前,我听到刚子问叶宇琛:“叶先生,为什么救她?”

我也在等答案,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我要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了叶宇琛的回答:“她的声音,有点耳熟。”

我知道他为什么觉得我的声音耳熟,五年前我有幸见过他一次,只不过那时的他冷淡不近人情,一见面就差点把我弄死。

我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让叶宇琛如此性情大变,至少,不再像五年前一样把我当成想扔就扔的阿猫阿狗了。

但我庆幸,也感谢他今天救了我。

等我再次醒来时,已经天黑,我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窗外灯火通明,我想到今天还没有去接颜小知放学。

便匆匆忙忙起身,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等到了客厅间才发现那里坐了一个人,我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那个人就是叶宇琛。

他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膝盖上搭着一份资料,左手翻页,右手端起咖啡轻抿一口,侧脸英俊,好看得仿佛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人。霸道,贵气,俊朗,所有这些好看的词语安在他身上都不过分,甚至远远不够。

用尽世间所有词汇,也难以形容他此刻的美好。

也许是五年没见,他成长了不少,上一次见他我虽然觉得英俊,视线却并不想在他身上多停留两秒,许是那时有更英俊的人在我身边吧。

虽然是同胞兄弟,但是叶凉川脸上的酒窝,秒杀叶宇琛的一切姿态。

我走上前,鞠了个躬,语气陈恳的说道:“谢谢叶先生今日的搭救之恩,来日您若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提便是。”

叶宇琛放下咖啡,合上资料,薄唇轻启:“颜真真,二十三岁,孤儿,毕业于H国外语大学,十九岁之前一直没有户口,二十岁落户在H国首都,二十岁开始写剧本,《偷的浮生半日闲》和《一眼万年》深受H国人民喜爱,因此被引进国内,至今为止还是各大APP的收费视频。”

才短短几个小时,他就把我查了个底朝天,难怪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叶宇琛。

我看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畏惧,心里有点发怵,他却云淡风轻的伸出右手说道:“请坐,陆少那里没谈成的合作,也许可以和我谈谈。”

我先是惊讶,随后是疑惑,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绞着双手问道:“叶先生,您是认真的吗?”

叶宇琛的食指轻扣了两下桌上的资料,我顺着他修长的食指看了一眼,才发现那是我的剧本。

他轻轻的说:“你倒是聪明,把合同和剧本打印在一起,合同的末尾我已经签名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我刚刚激动的心又冷却了几分,果不其然,大佬是不会平白无故的付出的。

可是他图我什么呢?钱吗?我没有。色吗?五年前还有可能,可是他连五年前的我都看不上,现在我顶着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他又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和我签对赌,把电视剧的剧本改成电影,上映之后,票房必须破亿,我们四六分成。否则的话……你不仅一分钱都拿不到,未来十年,你要每年给我免费写两个剧本。”

果然,不图钱色,他看中的是我身上的利益。这是一场豪赌,稍不注意,就会万劫不复,我不敢草率答应。

叶宇琛也看出了我眼中的犹豫,把资料轻轻的推到我面前:“车在楼下,我给颜小姐三天时间,三天后晚八点,我在这里等你,迟到或者没到,合约作废。”

这是我第一次听叶宇琛说这么多话,他的语气冷淡,声音充满磁性,一字一句听入耳里,比新闻联播的播报还要动听。

我不假思索的拿起合约,再次九十度鞠躬:“谢谢叶先生,三天后八点,我来这里给你答复。”

说完就拿起合约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我的车果然在那里,我从兜里掏出钥匙,刻不容缓的赶往幼儿园。

酒店房间里,颜真真走后,叶宇琛吩咐一直躲在暗处的刚子:“跟上她,她的资料有太多空白,我给你三天时间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