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蕙心若兰

蕙心若兰

蕙心若兰

来源:掌中云 作者:忆紫嫣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17 15:17:55

蕙心若兰是一本已经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飘兰乾封毅,小说节选:陈峰义心中虽然是有着怒火,感觉这飘兰是不将他放在眼中,可是管家的话也是在理的,他即使有着再多的怒火,那也只能够是忍耐着,绝对不能够再去发怒了,别到时候传进了兰妃的耳朵里,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在线阅读

只可惜的是这样的想法,她明白,自己是一辈子都不要想实现了,进入宫中,自己的一辈子都必须是在宫中度过了,想要离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她抛弃了家族所有的人。

她可没有心思去跟皇上算计,即使今后不得不在他身后生存,那也是今后要做的事情,如今清闲的时间已经是不多了,她不想让自己劳累。

满腹的算计,也不一定是能够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巅峰的人物,她以前从来都不想自己成为什么厉害的人,只是想要平静的过完自己的一生,可是如今,她也只能够是多想想自己的家族了。

管家急急忙忙的到了书房找到了杨兴宝,将事情告诉了他,只见他紧皱着眉头一直都不说话,这让他不知道应该要如何的猜测主人的心思了。

杨兴宝在考虑了很久的时间,才起身朝着府中的前厅走去,心中的疑惑他一直都隐藏着,脑海之中盘算着皇上所有的心思。

当他看见来人的时候,笑脸迎了上去:“原来是陈大人,刚才有事情耽误了,还请陈大人见谅啊,不知道陈大人过来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陈峰义,礼仪尚书大人,也算是皇上眼前的红人了。即使是知道他来做什么事情,那也不能够直接说出来,对于这样的人,也只能够是三缄其口。

双手作揖,笑脸看着杨兴宝:“不敢不敢,如今杨大人可是当朝的红人。老夫奉了皇上口谕来给兰妃娘娘裁制喜服的,皇上可是最疼爱娘**,在宫中这么多年了,这还是老夫第一次看见皇上如此的钟爱着一个女人呢,杨将军今后可是有福气之人。”

杨兴宝不解的看着陈峰义,没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还请陈大人解惑,这裁制喜服可是正宫娘娘才可以的,小女只不过位居妃位,这怕是不合规矩啊,还请陈大人转告皇上,这规矩可是不能够乱的。”

似乎早就已经是知道了杨兴宝会如此的开口,陈峰义的脸颊上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只是随口应了上来:“杨大人,这是皇上的口谕,如同圣旨,下官可是没有这个胆子敢去转告皇上的,再说了,这规矩都是老祖宗定下来的,如今皇上溺爱着兰妃娘娘,这规矩自然也是可以变的,杨大人可不要忘了自己的本职哦。”

这话语让杨兴宝的眉头更加的紧皱了起来,这已经是在告诉着他,皇上的圣旨已经是下来了,如果不按照皇上的话来做,那就是违抗圣旨,这罪名杨兴宝可是绝对担当不了的:“这......”

一脸的为难表情,让陈峰义更加的有些得意了起来:“杨大人还是请兰妃娘娘出来吧,要是皇上的旨意耽误了,我等都是吃罪不起的。”

一句话成功的让杨兴宝闭嘴了,一脸的严肃表情,其中还有着一丝丝的震怒,但是由于陈峰义是奉了皇上口谕,他只能够是隐忍着怒火,转身看着一旁恭候着的管家:“去将小姐请出来,将实情告知她。”

管家自然是明白了杨兴宝的意思,赶紧的躬身行礼:“是,奴才立刻就去。”

杨兴宝看着管家离去,心中不由的担忧了起来,刚才飘兰已经是让管家来禀告了她的不愿意,可是现在不得不将她叫出来,她的脾气到时候是不是会妥协都还是一个问题,别到时候将这陈峰义给得罪了,那今后可就是多了一个敌人了。

管家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飘兰的百花园之中,微微的颤抖着身子躬着身子请安行礼:“小姐,陈大人是奉了皇上的口谕,刚才老爷已经是跟陈大人说清楚了,可是这......”

并没有将话语说完,斜眼看着依旧躺在软椅上的飘兰,仔细的观察着她的反应。可是过了好一会儿,飘兰都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任何的表情,那美丽的双眸紧闭着,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卿穗见她没有任何的反应,上前一步微微的躬身,抬眼看着管家轻声开口:“管家,小姐正在小憩,最好不要打扰,从梦中将小姐给弄醒,这后果奴婢可是承担不了的。”

管家一脸茫然的看着卿穗,双手怂拉在两侧,一脸担忧的表情:“可是这陈大人还在外面等候着呢,这应该要如何的回答啊?”

卿穗莞尔一笑的看着管家:“小姐是皇上册封的兰妃娘娘,虽然还没有入皇室金蝶之内,可是这位份已经是定下了,吉日也只有两日了,应该要如何的回答,奴婢相信管家是明白人,知道这其中的关联。”

听了卿穗的话语,管家不停的点头,答了一句‘明白了’就转身走出了房间。当管家消失在房间的时候,飘兰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双眸之中迸射出来了一丝丝的算计还有怒火,皇上已经是铁了心要将她弄成满朝文武的公敌,为了她一个女人,随意的改变了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她已经是成为了千古罪人了。

卿穗见飘兰已经睁开了双眼,叹息了一声:“小姐,如今应该要怎么办啊?这皇上的旨意,小姐如果听从了就是罪人,如果不听从那就是违抗了圣旨,到时候落下一个杀头的罪名都是有可能的。”

能够从卿穗的嗓音之中听出一丝丝的担忧,不过这些事情飘兰自然是能够明白过来的,双手握住软椅的扶手,一个用力起身来,缓步的来到了房间的门口,眺看着房门外的百花:“皇上就是想要看见杨氏家族的灭亡,先皇仙逝,将新帝托付给了父亲,上一次父亲在边关的战事之中又立下了奇功,这已经是要功高盖主了,新帝登基不久,自然是想要看见今后朝中安定。”

卿穗不解的看着飘兰:“可是老爷并没有任何的反叛之心啊,皇上不会这样的赶尽杀绝吧?”

飘兰习惯性的双眼眯了眯:“新帝生性多疑,即使杨氏家族没有反叛之心,他也会先下手为强的,他绝对不会继续任由杨家座大。”

卿穗担忧的心情全部都已经是写在了脸颊上面,抬眼看着飘兰的背影:“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如今不管是答不答应裁制这喜服,后果都会让杨家成为众矢之的啊。”

飘兰冷冷的笑了起来,转身看着担忧着的卿穗:“我们为什么不接受呢?他想要利用这样的溺爱方式让我在宫中死去,我为何不将计就计,利用他对我的这般疼爱,在宫中绝处逢生呢?”

卿穗听见飘兰如此的开口,顿时心中就已经是明白了过来,幸喜的看着她:“小姐,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利用皇上疼爱的方式,在宫中绝处逢生,让皇上失去自己的心,让他舍不得对我们动杀心?”

飘兰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任何的话语,转身朝着房间外走去,既然这些都是他的好意,那她就欣然的接受,反正不管怎样,她都已经是成为了整个王朝的风云人物了,既然他都已经是给出了这样的一个台阶,她就顺势而上,虽然俗话说高处不胜寒,可是她非要让世人都知道,站立在这巅峰上,也是一种实力。

管家踏入前殿,躬身的朝着陈峰义行礼:“回禀陈大人,兰妃娘娘在小憩着,还请陈大人稍等片刻,兰妃娘娘随后就来。”

陈峰义闻言怒火中烧了起来,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震得茶杯叮当响,清香的茶水也都洒了几滴出来:“放肆,本大人是奉了皇上的口谕而来,她如此的大胆,还有没有王法了?”

杨兴宝并没有说任何的话语,只是看着管家,朝着他使了一个眼神,管家立刻就会意了:“陈大人,皇上只是让你来裁制喜服,兰妃娘娘也并没有说不来,只是兰妃娘娘在小憩,这个时候是不允许任何人打扰的,只是让你稍等片刻而已,难道这都不可以吗?你是奉了皇上的口谕这没有错,可是奴才也是奉了兰妃娘**口谕啊,这事情总是有一个轻重缓急的,再说了,皇上也没有让你立刻就去宫中复旨不是?”

陈峰义心中虽然是有着怒火,感觉这飘兰是不将他放在眼中,可是管家的话也是在理的,他即使有着再多的怒火,那也只能够是忍耐着,绝对不能够再去发怒了,别到时候传进了兰妃的耳朵里,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朝中虽然很多人都在议论着飘兰,也不同意皇上给她那么多的关爱,可是她的重要性要是没有人敢去无视的,毕竟皇上如今可是一颗心都在她的身上了。

见陈大人并没有任何的话语了,管家恭敬的退到了一边去,静静的等候着飘兰的到来。

杨兴宝见此情况,转头看着陈峰义笑容满面:“陈大人消消气,本官这女儿从小就被我给惯坏了,你见谅,不要跟晚辈一般见识,等会儿本官呵斥她。”

陈峰义自然是明白着杨兴宝在做戏,他并没有任何的附和,只是一脸不高兴的表情等候在一旁,不过这件事情他心中已经是记下了,今后一定是会寻一个机会,还击给杨兴宝的,他还从来都没有承受过这样的屈辱,手中有着皇上的口谕,还会被冷落,这绝对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