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姜绾玉笙寒完整版小说

姜绾玉笙寒完整版小说

姜绾玉笙寒完整版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温瞳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17 14:53:24

姜绾玉笙寒主角的小说是《国师今天官宣了》当年,若不是因为她勾了她父亲姜堰,她父亲也不会赶走了她跟娘。她娘现在兴许还金尊玉贵的活在姜府,他们母女,也就不至于这么多年过去,还住在那村中的小破屋中,风吹雨打。她娘的身体,就是因为这些年的幽思绵绵,积劳成疾。明明那一双绣花的巧手,最终却活生生给磨出了茧子,再也不能碰刺绣。

在线阅读

这是娘生前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姜绾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本书,纸张已经泛黄。

姜绾看了看,知道这就是娘亲说的找到绣谱的线索,绣谱是绣坊里传下来的最宝贵的东西,正是凭借着绣谱,娘才绣出了那幅《锦绣山河图》,这也是上一世苏砚心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当初她们母女被赶出姜家的时候,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娘不肯交出绣谱,而是早都将它偷偷的放了起来。

否则,他们可能早都被苏砚心那对母女给杀了,那还能活到现在。

下意识的,姜绾将它攥的更紧了。

地上阳光的影子逐渐消失了,窗外的天慢慢沉了下来,暮色氤氲进了屋里。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突然响起,姜绾被吓了一个激灵,她很快回过神来,镇定道:“谁?”

“大小姐,老爷让我叫您去前厅吃晚饭。”

原来是叫她吃饭的丫鬟。

姜绾松了口气,应声道:“知道了,马上就去。”

她握紧了那本珍贵的书籍,站起身来,目光四处寻找,要找到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来放置它。

时间紧迫,丫鬟还在外面等着,姜绾只好暂时将书籍放到床里面的承尘之下。

“走吧!”

拉开门,姜绾神色冷淡的对丫鬟开口。

丫鬟连多瞧一眼姜绾都不曾,不屑的别开眼,直接朝前厅的方向走去。

姜府很大,跟之前她住的那间村中的破屋子一比较之下,简直天壤之别。

可是这些,看在姜绾的眼中,却完全不如那屋中的一道尘埃。

这些年,看来他这位父亲在朝中混的还算不错,当年用她娘绣的《锦绣山河图》得到皇帝的赏识,如今十年过去,却还能保住这五品官员的位置!

“到了,前面就是,大小姐,里面请吧。”丫鬟把她送到了前厅的门口,就转身离开了。

姜绾抬头,并没有错过那丫鬟眼中的鄙夷与不屑。

看来是这十几年来,早已经认了那苏氏为主子,自然,也不会将她以后“外来的”给放在眼中。

姜堰说是给她“嫡女”的位置,还让她走了正门,殊不知,这些,在府中下人的眼里,根本也不算什么。

平日里谁的话说的算,这些人自然心里权衡的清楚,对待她一个小姑娘,不当面挤兑,已经算是仁慈。

“爹。”

走进厅中,姜绾不卑不亢的对着姜堰弯身,抬眼的瞬间,却瞧见了也同样坐在一张桌子上的苏氏跟苏砚心。

姜绾眼底幽芒一闪而过,那种恨几乎要溢出她的双眼,翻滚出眼角,可想到了她娘,姜绾还是暗自咬紧了牙关,对着苏氏那边温吞的点了点头,敛下眼眸。

“过来坐吧。”

姜堰看到她,眼里的神色,还有心中的感情,都在翻滚不休。

这么多年过去,他不是没想过要将人接回府,可是苏枕秋的个性,姜堰知道,她是永远都容不下自己眼里有一点儿沙子的。

既然十年前,他已经背叛了她,那么十年后,苏枕秋也一样不会原谅他。这一点,姜堰务必清楚。

苏砚心见到姜绾居然连看都不看她这边一眼,只是面容平平淡淡的就做到了她父亲的下首位置,苏砚心终究还是没能沉住气,恶狠狠的看着姜绾。

“姐姐,这么多年在外面,辛苦了。”苏砚心眼中全是怨毒,面儿上却不显露一丝一毫,主动同姜绾打招呼。

对于她现在坐的位置,苏砚心其实早已经望眼欲穿。

姜绾却只是微微低着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姜堰说动筷,却并没有抬起头来,看向主动跟她说话的苏砚心。

姜堰就坐在桌子的主位上,旁边就是苏姨娘,下首坐着她的亲哥哥姜清怀。当看到姜清怀的那一瞬间,姜绾还是难免陷入回忆的动容了。

前世,姜清怀就是因为她,才惨死在苏姨**算计中。苏姨娘为了让苏砚心取代她的位置,几乎无所不用其极。甚至……

姜绾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很快捏紧了自己的双掌,藏在袖子中,她对于苏姨娘母女的态度,可谓冷漠至极。

苏氏看见姜绾竟是连叫一声人都不肯,心中很不悦。脸上却笑着,主动对姜绾关怀:“绾绾,这些年,姨娘知道你在外面受苦了,所以,今日听老爷说要接你回来,姨娘真的很开心。”

“来,这些都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菜,你多吃点。”苏姨娘拿起筷子,主动帮姜绾布菜,一脸的慈母模样。

姜绾却看着她一脸假惺惺的态度,一双幽冷的眼睛更加的冰寒了。

她抬头望着苏姨娘,完全没有任何动容,嘴角轻轻的扯动了一下,觉得她实在滑稽得很。

当年,若不是因为她勾了她父亲姜堰,她父亲也不会赶走了她跟娘。她娘现在兴许还金尊玉贵的活在姜府,他们母女,也就不至于这么多年过去,还住在那村中的小破屋中,风吹雨打。

她**身体,就是因为这些年的幽思绵绵,积劳成疾。明明那一双绣花的巧手,最终却活生生给磨出了茧子,再也不能碰刺绣。

可这女人居然还在她面前舔着脸的说什么“开心”?

谁开心?

姜绾脸上露出抹讽刺的笑,嘴唇蠕动了两下,终究还是没有多言,只微微别开头去,并不领苏氏的情。

“绾绾,不可无礼!”

姜堰见此,当下低声呵斥姜绾:“这里是姜府,你既已回府,便要遵守姜家的规矩。坐在对面的是你的姨娘,你不可失了礼数,要懂得尊敬自己的长辈,见面叫声姨娘!”

“她算吗?”

姜绾抬起自己倔强的小脸来。

“你……”

姜堰看着她,心中有些气闷,可什么狠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他亏欠了苏枕秋母女的。当年的事情,姜堰自然也愧疚万般。否则,也不会至今还留着正室的位置给苏枕秋,姜绾,也依旧是他姜家嫡女。

苏氏瞧着,当下也有了理由借题发挥,很快蹙起眉,对姜堰说道:“老爷,你看这绾绾,是不是在外面待得久了,性子也养野了!这若是日后被别府的老爷跟夫人们知道,可怎好说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