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苏意林乐四六一小说

苏意林乐四六一小说

苏意林乐四六一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四六一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17 14:08:39

林家独女,突然暴毙而亡了。这件事,你不知道?”顾悯之说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脸,似乎连一丝表情的变化都不愿意放弃。林乐声死了?”苏意瞳孔忽然一缩,显然是刚刚知道这件事的表现。怎么会?她本来以为,是林家人觉得林乐声执念太深所以来人打算把她带走的。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林乐声居然,就这么死了?

在线阅读

“查案?”

苏意眉梢一挑,不知道顾悯之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按道理来讲,狗男人大白天的跟她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而一旁听到这话的三宝也是一脸紧张的样子,虽然他害怕顾悯之,但他也只是害怕那个判官顾悯之。至于他的这个人类属下,猫爷表示自己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查什么案,我们老老实实的开店做生意,有什么可查的!”

“苏掌柜,这个。。。。。。”林承看着旁边几乎是要跳起来赶人的小厮,莫名的心里就是一阵发颤:“是跟南府林家有关的事情。”

他没有明说,不过他觉得苏意应该能够听得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这么回事啊,我知道了!”似乎是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苏意弗了弗衣服上的褶皱,然后顺手拿上自己的鼻烟壶示意还在那里等着回话的林承:“走了!”

“啊?哦!”

林承有些恍惚,本来看着刚刚那架势,还以为要费点周折的,没想到这样简单就结束了。

“姑,不是,掌柜的!”三宝怨念的盯了盯那还有些摸不清状况的男人:“我跟你一起去!”

“老老实实在家看店,你去做什么?去看顾大人嘛!”

语气温温柔柔的,甚至都没有一点威胁。但是就在听见那个顾字的时候,三宝就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直接低下了头。

“知道了,真是的!”低声嘀咕了一句,才一拧一拧的走到了后间,目送着苏意和林承离开。

开玩笑,他得多嫌命长才去那位身边晃悠啊!

惹不起,惹不起!

少倾,两个人快不去回到府衙门外。顾悯之则早已经带人到了平时办公的大堂,既然是公事,再继续在会客厅就有些不合规矩了。

“大人,苏掌柜到了!”

把人安置在门外,林承这才推门进去,然后附在顾悯之耳边轻声的交代着。

“你再跑一趟!”顾悯之看了门口一眼:“到大理寺找沈少卿过来从旁跟着!”

“那苏掌柜?”

人还在外面,怎么就突然让他离开了呢?

“我去!”

忽的,顾悯之一起身,越过林承直接就往房门那边去。

“是!”

林承应了一声,既然大人心里有安排,自己也不用跟着瞎*心。

虽然顾家这一门权倾朝野,但是身在高位也自然有许多人等着顾悯之这位年轻的阁老出问题。每一步,都要好好思量才能迈出去。

而被留在门外的苏意则是仔细的打量着这偌大的官邸,虽然和顾悯之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但这还是她第一次到这里来。

别看只是外庭,但是顾家的富庶程度可见一斑。

“狗男人就是狗男人啊,就算是给自己安个身份也不忘了找这么个能享福的地方,啧。。。。。。”

“你在嘀咕什么?”

嘴里的话还没说完,苏意忽然发现面前的光被遮住,耳边也传来了独属于某个人的清冷的声音。

“大人!”

她先是楞了一下,随后规矩的行了个礼。只不过,那脸上一直用来示人的人畜无害的笑容此时看起来倒有些僵硬,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味。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尴尬的?

她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属狗的?这怎么,才刚在背后说了一句就这么好巧不巧的被听见了呢!

“跟我进来!”顾悯之没有多说,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回去。

“不知道大人找我过来,究竟所谓何事?”

迈上台阶,苏意才算是正了脸色。这事其实她还是有些疑惑的,南府林家来人到京城这件事在她的意料之中,可是为什么这么快就找上了她?

而且,还是接着顾悯之的手?

“林承没有告诉你?”顾悯之忽然顿住脚步:“不过我倒是不知,苏掌柜什么时候和南府林家有了干系?”

因为要把人留在京城,所以从七年前他就把这个叫苏意的女人调查了个底朝天。除了长相出众,有一手种花的能力之外,并没有什么亮眼的地方。

这次林家人忽然找上了,他其实也是有些惊讶的。否则,他这个人也不会插手这件事了。

“大人这样的人物,哪儿能了解我们这些小人物与谁有关?”听着他的话,苏意忽然笑了笑:“开门做生意的,三教九流都有接触,难说和谁有没有干系!至于今日之事,林承确实提了一句,不过林家到底为什么来找我,我却是不知的!”

“林家独女,突然暴毙而亡了。这件事,你不知道?”

顾悯之说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脸,似乎连一丝表情的变化都不愿意放弃。

“林乐声死了?”

苏意瞳孔忽然一缩,显然是刚刚知道这件事的表现。

怎么会?

她本来以为,是林家人觉得林乐声执念太深所以来人打算把她带走的。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林乐声居然,就这么死了?

“你果然认识她!”顾悯之的眼睛幽深,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

“林家小姐最近都会在我这儿买花,我认识她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也不过一息之间,苏意便调整好了自己。

死了就死了吧,反正对她来说活人和灵魂的区别并不是很大。

而且,这件事,变得越来越好玩了不是吗?

“真的只是这样吗?”

“不然呢?”苏意倒是丝毫不惧他那双深潭一样的眸子,仰着脸直直的对了上去:“要是连认识都有嫌疑的话,那大人这官邸今天可能就要被踏破门槛了!”

“有没有嫌疑,我说了不算,你解释给里面的人听吧!”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到了门前。顾悯之伸手推开了房门,露出了里面正端坐着的中年夫妇。

一看到这两个人,再加上刚刚顾悯之那句话,苏意算是明白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合着,把她弄来压根就不是这位爷的意思,而是里面坐着的人呗!

“行,我明白了!”苏意点了点头,直接奔着那两个穿着华服的人走去:“听说,二位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