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幸孕豪门:早安,总裁前夫

幸孕豪门:早安,总裁前夫

幸孕豪门:早安,总裁前夫

来源:麦子云 作者:君槿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7 13:58:22

《幸孕豪门:早安,总裁前夫》小说在线阅读:她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觉得周恒审视自己的目光就像再看货物,让苏小可头皮发麻。她干笑了两声,企图打破这样的沉寂。小嫂子,你是怎么认识陆晨风的?要不,我们一边看诊一边说?”周恒睁着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和自己见过的那些女孩子不同,苏小可长相算不得特别漂亮。

在线阅读

陆晨风顿了顿,侧过脸来定定地看着她。

在他焦急的目光里,苏小可隐约觉得自己作秀过头了,趁着陆晨风不注意的时候,轻轻吐了吐舌头,“就……就是回去躺一会就好了……”

所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以后的事情也只能再作打算了。

“不行,你看你都疼哭了,得去医院做个检查。”陆晨风说话,向来没人敢抵触。可是,苏小可觉得自己还没活够啊。

她轻轻地抿了抿红唇,“可是……”

“听话。”

男人慢悠悠地丢出一句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苏小可竟然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几分宠溺。

她一怔,这次实在无路可逃。

只能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选择沉默。

……

四十分钟后,苏小可终于跟着陆晨风坐在了玛丽亚医院的长廊上。

他将手包塞给她,有些放心不下,“乖乖坐在这里等我。”

医院院长办公室门口,一派嘈杂,大约来看病的人都是冲着名气来的。苏小可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思忖着要不要在陆晨风进去找人的时候,直接开溜,可谁知……

他走到门口,直接将办公室门踹开了。

周恒在给人看诊,被陆晨风这么一吓唬,彻底傻眼了,抬头就看到他急匆匆的模样,立刻就开口问,“你来做什么?”

“找你当然是看病。”男人有些不悦,直接就把人托了起来。周恒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还有力气拽我,你没病啊。而且,我这里是神经科,你神经病啊?”

作为陆晨风的铁哥们,他越是着急,周恒就越是胆大妄为。

“不是我。你嫂子!”

冰冷薄凉的三个字,吓得周恒一怔,然后絮絮叨叨地问他,“你什么时候结婚的?看男科?”

简直就是找死!

陆晨风把他往走廊上一推,眼底目光滚烫,“再敢废话,信不信我抽死你?”

“咳咳……”

苏小可刚刚站起来,就看到两个人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她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这下真的走不掉了。

“你要去哪?”

陆晨风冷冷地问了一句,阴鸷的目光却落在周恒身上。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有点恶心……”为了装得更逼真,苏小可还特地捂着嘴呕了两下。

“怀上了吧?”周恒睨了她一眼,没心没肺地问,然后好像如临大敌一般,“不对啊,你不是不能生吗?”

他放大了两个瞳孔,直勾勾地盯着陆晨风。

这话一出口,气氛冰冷到了极点。

就连苏小可也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随时都有可能会被陆晨风**灭口。

最后,还是周恒先打破了沉寂,“咳咳,我随便开个玩笑。小嫂子,你哪里不舒服?”

他说着,就已经迎上了苏小可。

她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觉得周恒审视自己的目光就像再看货物,让苏小可头皮发麻。她干笑了两声,企图打破这样的沉寂。

“小嫂子,你是怎么认识陆晨风的?要不,我们一边看诊一边说?”周恒睁着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

和自己见过的那些女孩子不同,苏小可长相算不得特别漂亮,但却让人很舒服。

她笑起来的时候,不施粉黛的小脸就像刚刚绽放的玫瑰花,好看到了极致。周恒轻轻地咳了一声,将苏小可领进了病房。

“看样子,你好像好了不少?”见她对着周恒笑,陆晨风当即就不高兴了,没好气地讽刺了一句。

“呀,吃醋了!”周恒就差拍手叫好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护士急匆匆地跑了进来,“院长……”

她显然没有注意到陆晨风和苏小可,急切地喊了一声,“您的朋友受伤了!”

朋友?

周恒一边给苏小可开药,一边抬头问她,“哪个朋友?”

“就……就是……戚小姐,那个演员,戚薇薇。”小护士气喘吁吁地看着周恒,提起戚薇薇的时候,周恒和苏小可不约而同地侧过脸去看陆晨风。

即使,回来还没有一年半载,可是苏小可还是听过戚薇薇的名头。

传闻,这女人是陆晨风心里那一朵白月光,求了多年,却一直得不到。若非如此,年近二十八岁的陆晨风怎么会被老爷子催的那么紧?

苏小可既然嫁给他,自然是调查过他的。

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就看到周恒站起身来对小护士说,“你帮陆太太去拿药,我们去看看。”

他说的是“我们”随后脚步匆匆往外走。

可是,陆晨风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看他这样,周恒忍不住开口了,“你不去看看?”

以前,陆晨风对戚薇薇,那可是捧在心尖上的人啊,别说从威亚上摔下来这么大的事,就是单纯的小感冒,他都能急出新高度。

“不去。”陆晨风站在那里,目光冰冷。

“真不去?”周恒有些不可置信,忍不住看了一眼陆晨风。

“我已经结婚了。”陆晨风的话音很沉,却也很淡,自顾自地说,“现在我老婆生病,我难道不应该守在她身边?”

气氛诡异到让苏小可心慌。

说是夫妻,可是她和陆晨风实际上却没有多少感情。

苏小可其实非常感谢陆晨风的,是他给了她户口,她才能送两个孩子去上学,并且他从不在意她不是第一次……

“哦。”周恒闷闷地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苏小可跟着小护士走进病房,才小心翼翼地问陆晨风,“你真的不去看看?”

“你希望我去?”

他闷闷地问了一句,将手插在裤袋里,倒是显现出难以言说的悠然。

苏小可一时间语塞,不知怎么回答。

迟疑半秒之后,她才小心翼翼地说,“谁都知道……你……对戚小姐……一往情深,你不去岂不是说不过去?”

她倒是没心没肺。

这话一出口,陆晨风立刻皱起了眉头,他阴鸷的目光里,流露出了几分迟疑和不悦,“苏小可,你调查我!”

陆晨风这反映,好像有点儿过激了。

他阴鸷的目光落在她白净的小脸上,近乎笃定地看着她。苏小可回来不过才一年不到,怎么可能会知道五年前的陈年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