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明月入君怀

明月入君怀

明月入君怀

来源:微小宝 作者:良久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17 11:14:07

小镇街道上,那匹马上是一对夫妻,那男人抱着那女子,甜甜蜜蜜惹得路人有意无意地看着。那些妙龄少女更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此后她们都在做同一个梦,自己也能遇上这样的一个男人。那女子害羞了“”他们都看着呢!那男子却不以为意,还俏皮地亲了一口她“看就看吧。”可谁知道呢?那男人曾是这江山的皇帝,那女子曾是宠冠六宫的一品夫人。

在线阅读

相传落月国新帝世萧杀宠极了温卿贵妃苏落卿,温卿贵妃第一次喜得皇子,世萧杀便封了苏落卿为一品夫人,封号承卿。

前些日子苏落卿失宠,承言殿甚是冷清,就连奴才都赶着另寻新主子。现在可好了!承言殿的门槛都快踏破了,以往的奴才都屁颠屁颠地跑了回来,被玉言没好气地教训了一上午!

苏落卿在一旁看着玉言,直发笑“玉言,差不多就得了。不值得,以后有什么不周到的,直接叫内务府换人来就行了。不用这般动气,伤了自己的身子。”

玉言听了这才叫那帮狗奴才退下去干活“玉言是替娘娘不值!也是在帮自己出出气!干了那么些天那些活,是够累的。”

苏落卿笑颜如花,亏得这深宫里还有玉言相伴。

裘千来了。

“娘娘,皇上特允了娘娘娘家人进宫探望,想必现在也出发了。”

娘家?苏家吗?她哪里有娘家?父亲苏常是不可能来的,难道是那位姨娘?

苏落卿心不在焉应了声,便让玉言送了裘千出去。

勤政殿。

裘仞一个劲骂世萧杀傻“你不记得姑奶奶是怎么进的世王府了?她那还有娘家?不过一个名号罢了,你这不是勾起她伤心吗?”

裘仞是自小跟着世萧杀的,习武,世萧杀的带刀侍卫,官居一品。

世萧杀这才回过神了,也在心里骂自己傻!“我应该请花家大小姐进宫的。”

“你是说花梦?”裘仞能想到姓氏为花的姑娘就只有花梦了。

世萧杀点点头,他调查过苏落卿的身世。“花梦是花家的大小姐,也是富商,自幼和绾绾交好,绾绾好像也就花梦一个知己了。”

世萧杀想了想,突然对裘仞说“反正你也闲得发慌,不如就帮我跑一趟花府吧!”

裘仞往后退了几步,世萧杀可是知道他和花梦不和的,见面不是打就是拌嘴“不去!坚决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裘仞没有再理会世萧杀,主动去找花梦?还不如上沙场打仗呢!这姑娘自小和姑奶奶一起,一点都惹不起!

裘仞一直唤苏落卿为姑奶奶,就从苏落卿征服了世萧杀那只老虎开始。

世萧杀叹了口气,没有叫住裘仞。只好下次让裘千跑一趟花府了。

玉言按礼数准备着,差不多正午,玉言便去吱了声给苏落卿,应该也到了。

刚刚用了午膳,苏家人便到了承言殿。

是五夫人,苏落曲的亲生母亲,还有……花梦!

五夫人还算懂得规矩,毕竟知晓这不是她能撒野的地方,不过向往昔自己欺负的丫头行跪拜礼,心里倒直不爽!

让苏落卿没想到的是,花梦居然也来了!

行了礼,苏落卿就差没蹦蹦跳跳地拉起了花梦的手,再瞧了瞧在旁的五夫人。

忍了许久,五夫人终于说话了“承卿夫人,民妇能不能去拜见苏婕妤?”

苏落卿大方得体地应了声,五夫人便赶忙离了承言殿,去了曲璃轩。原来打的是这注意!也难为她打着看望苏落卿的旗号来看望自家女儿!

苏落卿拉了花梦进内殿,“阿梦你怎么来了?你知道我多高兴吗!?”

花梦当然看得出来!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苏落卿的兴奋都一笔一画清晰得刻在脸蛋上,特别是眼角。

“我亲自去的苏府,知道苏家五姨娘要去,便能想到是借这看你的由头去看看苏落曲,便拿了这个把柄要挟她让她把我也带了进宫。”花梦解释着原因。

花梦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原在苏府和王府见你就难,现这般好了,见你更难!”

苏落卿听了花梦这话,心底也不由得泛起了酸。若说苏府是囚笼,那世王府和着皇宫又何尝不是呢?

“那我就去请旨,让萧郎允你自由出入皇宫!”苏落卿笑着说。

花梦啧了两声,打趣着苏落卿“我的承卿夫人!您的面子可真大!自由出入皇宫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落卿脸上泛起了羞涩,还不是世萧杀给宠的!撞了撞花梦的肩膀“你这张嘴巴就是不饶人!也难怪裘仞见了你就像见了鬼一般!之前你能随意出入萧郎的世王府,现如今自然也能自由出入萧郎的皇宫!”

花梦顽皮地吐了吐舌头“那啊因为球子的胆子小!本姑娘那么好看那么惹人喜欢!你说,哪像鬼了!”

花梦就是这样,说道裘仞就来劲!

“那那都像鬼!”这话可不是苏落卿说的,殿外传来的一个好听的声音。

那人缓缓踏入殿内,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

花梦是坐不住了,只拍桌子,就差没把桌子掀了起来。

“裘仞!怎么那那都有你啊!”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怎么那那都有你啊!”

裘仞本来离了勤政殿,便使了轻功上屋檐,却赶巧看到了五夫人带了一个女子进入承言殿。裘仞不过是一时好奇,苏家的哪两位姑娘来了,不想是花梦!又正巧听了这话,便不由自主进了承言殿。

“球子,本姑娘知道你能滚,而且滚得很好。那现在就滚出本姑**视线吧。甚是碍眼!”花梦瞪着裘仞。

苏落卿一脸苦笑看着这两人。花梦没了以往的矜持,裘仞没了以往的英武。

“你以为我想来吗?我还以为是苏家哪个好看的姑娘呢,却不知是个母夜叉!”

裘仞说着就昂首挺胸出了承言殿,看到花梦气急败坏的神色,就像打了胜仗一样。心里乐呵呵的笑!

“你看你们两个!自从认识了一直是这样拌嘴,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能消停消停会!”苏落卿一脸埋怨道,到底是苦了她的耳朵!

这裘仞一走花梦就像变脸一样,有气无力坐在椅子上,呆呆问苏落卿“落卿,我是不是真的是个母夜叉?要是我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

苏落卿有点苦笑不得,什么时候花梦那么在意裘仞的话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安慰道“阿梦,别想那么多,以后你总能嫁给好人家!一个很宠爱你很宠爱你的夫君!”

这又何尝不是苏落卿的愿望呢?又何尝不是万千少女的愿望呢?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可世萧杀是宠还是爱,她现在已经分不清楚了……

曲璃轩。

五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越发出落标致了,心里也是得到了丝丝安慰。

苏落曲看到自己的母亲,也是一脸吃惊,不敢相信。

五夫人解释了缘由,苏落曲才安定下来。

五夫人又开始埋怨道“现在要向那丫头行跪拜礼,还要尊称娘娘,就觉不爽!你怎就没那丫头争气呢?难道我没有教你吗?连个男人的心都留不住!”

五夫人是妓子出身,不过也有本事,把苏家老爷苏常制服地服服帖帖的。

“那**一早就入了王府,自然比较了解皇上。”苏落曲撇撇嘴。

什么叫留不住,世萧杀的那颗心什么时候留过在她身上?

五夫人想想就觉后悔,若当初没把苏落卿卖入世王府,也不会有今日的承卿夫人了!

此时,另一边的承言殿。

苏落卿下意识抚摸着自己的腹部,里面居然悄无声息地孕育了一个小生命,而且安安静静成长了两个多月。花梦也敏感地看了看苏落卿的腹部。

“落卿,你幸福吗?”花梦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蹦出那么一句话。

花梦依稀记得,苏落卿爱上世萧杀的时候对她说,她不后悔爱上这么一个男人,一个不能一世一双人的男人,一个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的男人,一个心里不可能只有她一个人是男人。可她真的一点不后悔。她爱得一发不可收拾,爱得毫无保留。她宁愿把自己的一切,包括身子都给这个男人,都托付给这个男人。她宁愿把自己的一生,都赌在这个男人身上。

苏落卿很认真地回答,“我能肯定的是,在王府的时候,我是幸福的,很幸福很幸福。可现如今不是过往了。他不再是王爷,而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这里也不在是世王府了,而是随时都可能丧命的皇宫。这里比王府对了很多美人,多了很多尔虞我诈,多了很多令人恶心的血腥。我也不知道我还幸福吗,但我知道我肯定是要陪在他身边的。除非……”

“除非,心如死灰,和一潭死水无异。”这是苏落卿以前对花梦说的,花梦当然记得。

苏落卿笑笑,不愧是花梦,不愧她这般依赖她,信任她“知我者,莫过你也。”

花梦往外头瞧瞧,对苏落卿说“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落卿,有机会我还会来看你的。”

苏落卿应了声“好”便送花梦出了去。

裘仞也是逛烦了,屋顶都快被他踏平了。只好回了勤政殿。

入了勤政殿,想起今日见了花梦就直觉晦气!总能遇见那母老虎!

“世萧杀!你不是说没请花梦吗?怎么我在承言殿见了她?”裘仞一脸恼火质问世萧杀。

世萧杀一脸茫然,而后扑地笑出了声“那只能说明你运气不好,哪都能遇到冤家!不过也是,冤家路窄!遇见难免!”

裘仞还是一脸恼火!

“或许是花梦有什么妙招呢!就进来了!是个聪明姑娘,也配得上你了!”世萧杀这话总觉得是在凑合一对佳人!

“什么叫配得上?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你赶紧去陪你的落卿吧,我不想跟你耗了我要出宫喝酒去。”裘仞想想就觉得好笑,什么叫配得上?他跟她又不是那种关系!也不可能是那种关系!怎么都不可能!

世萧杀微微皱起眉头,“兄弟,这么不仗义啊,喝酒都不带我?”

“哪能啊!怎么敢不带?不过我有心带你,你也得陪美人对不对?一堆堆的美人等着你陪呢!那还有闲情逸致陪我喝酒啊!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裘仞开玩笑说,不过也是真真切切的实话。

“这一堆堆的美人,我眼里心里只有绾绾一人!唉,不过都是负担。”世萧杀风轻云淡地说着,却在心底深深叹了口气!

裘仞上前拍了拍世萧杀的肩膀,他什么都帮不了!

昆陵宫。

终余苦苦哀求,看着一桌子没动过的饭菜,“小姐,你就吃点吧。皇上固然重要,但你也要注意自己身子啊!”

纳兰若修只是一愣一愣地瘫坐在椅子上。也不是她不想吃只是实在是没有胃口。

她爱了世萧杀那么多年,为什么世萧杀就是感觉不到呢?她苏落卿有什么好的?迷得世萧杀神魂颠倒的!

承言殿。

“萧郎,能不能让阿梦常常入宫陪陪我?”

苏落卿环上世萧杀的脖子,往他怀里蹭,像只乖巧的小猫依偎在最爱的主人怀里。

“让花梦自由出入皇宫?”世萧杀可是读懂了苏落卿的言外之意。

“好不好嘛萧郎!”这声音可以腻死人了。

世萧杀怎么招架得住?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也只怕着皇宫里,能得这殊宠的,也只有她苏落卿一人了。

世萧杀下意识轻抚着苏落卿的腹部,甚至傻傻地把耳朵贴进,想听听里面的声音。

苏落卿笑开了花,推了推世萧杀,“才两个月呢,萧郎怎么急?”

世萧杀小心翼翼横抱了苏落卿进内殿。

在耳边轻声道“因为这是我和你的孩子!”又顽皮地亲咬了苏落卿的耳朵。

苏落卿轻嗔“萧郎你好坏!不许咬我!”

世萧杀听了这话反倒又咬了一口她的耳朵,坏笑着。

其实这样多好!真有点岁月静好之态。可一想想他是皇帝,这里说皇宫,一切都不一样了。是不是?她终究不属于这里?可她真的爱他!爱得无可救药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的苏落卿已经不会再问眼前的人,对她说宠或是爱了。如何问答案都是一样的,可现实又是那么样的残忍。有些话,还是得烂在肚子里的好。

清晨,用了早膳。苏落卿拒了所有人都探望。不过是场面话,说的人累听的也累,不如不说也不听。对大家都好。

苏落卿坐在梳妆台前,今日不想出门连头发也懒得梳理整齐了,三千青丝随意散落。

苏落卿手里握着一只很简单的琉璃灯,心形的很是玲珑。

玉言上前玩笑道“这是不是皇上给娘**定情信物啊?”

玉言坏笑着,越发没了规矩。不过她苏落卿就是喜欢玉言这样的放肆,也允许她这样肆无忌惮!

“是呢。是在王府的时候,那一年的乞巧节。”苏落卿答应着。

这只琉璃灯一看就是民间的艺术,是那年乞巧节世萧杀和苏落卿猜灯谜赢来的。

“娘娘多好!皇上待娘娘可是真心的,旁人都看得真真的!”

苏落卿只是笑笑,没有答应。很多事情,只能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罢了。

花府。

宫里的公公宣了圣旨,允了花梦自由出入皇宫。

花梦心里美美的,苏落卿真真切切是皇上心尖上的人。

花家的人也是受宠若惊,一脸茫然看着花梦。

花家夫人拉着花梦的手,“丫头啊!你是不是被皇上看上了?”不知道花家夫人这句话是担心还是欣喜,或者都有一点。

花梦还未来得及回话,花家老爷就出声了“被皇上看上是好事!看苏家那姑娘不就被皇上看上了吗?人家都生意现在就是托了那位娘**福,风生水起啊!”

花梦无奈地撇撇嘴,她怎么单纯,哪里想到了男女情呢?更何况当今圣上是她最要好的姐妹的丈夫!

“爹爹,娘亲。你们都想错了!皇上允了我自由出入皇宫,是为了陪承卿夫人,就是你们所说的苏家丫头。”

花家夫人似乎松了口气,花家老爷到不怎么高兴了,还小声嘀咕了一句“你怎么就没人家的福气呢?”

花梦当日就赶了马车进宫。

“你这娘娘面子真大!我都受宠若惊了呢!”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花梦还未走进承言殿就大喊了,苏落卿也习惯了她这样的无拘无束,和她待在一起总觉得舒心。

花梦进了承言殿,是直接坐了下来。

苏落卿微微皱眉“姑娘,你尚未向本宫行礼。”

花梦起身,刚刚想蹲下去,便挥了挥衣袖“玩玩就算了。”

又潇洒地坐了回去。

两人不邀而同地笑了。

花梦又神秘兮兮地靠近了苏落卿“我们今日出宫玩玩吧。你住进皇宫后,都没有陪过我逛街了。”

苏落卿斟酌着,她又何尝不想出去?困在这金丝笼里,难受得很。可她又怎么能逃脱呢?

“要是萧郎知道了怎么办?”

花梦想了想,“无妨,我的马车是不拦的,早些回来便好了。”

苏落卿觉得有些不妥,但还是答应了花梦。

苏落卿换了身简单的衣裙,随花梦顺利出了宫。

京城繁华如旧,吆喝声一阵一阵地挠着耳朵,苏落卿喜欢这样的自由喜欢这样的热闹。

可她偏偏爱上了一个不能给她自由的男人。

花梦把手臂搭上苏落卿的肩膀,一脸没心没肺地说“出来了就被想那么多了。该好的会好,坏的怎么也扭曲不到好。”

苏落卿无奈笑笑“阿梦,你知道我的,身上都是敏感的刺。”

她喜欢自由,可他爱上的男人给不了她自由。她会敏感,也她生活的地方定会消磨了她的刺。这会很疼很难受。

“得了你,面瘫了吧你!都出来了,再说世萧杀也不是故意的。那情景你也知道世萧杀也不得不这么做。落卿,我知道你还爱他,你一定会放下的。”

每一个在生命里都会遇到一个人,打破你的所以原则,改变你的所以习惯。续而成为你的原则,成为你的习惯。

花梦轻轻抚摸着苏落卿的腹部“你们爱的结晶,可要好好珍惜。”

“怎么可能不珍惜!”苏落卿瞪了瞪花梦。

“让开!让开!”

苏落卿和花梦还走在街上,就被一个官兵推到了一旁。

官兵一排排站好,拦着百姓,让出了一条宽敞的官道。

花梦狠狠瞪着那个官兵。竟长了狗眼!这可是皇上的承卿夫人!

花梦换了脸色,好奇地问了问旁边的妇人“这是怎么了?”

那妇人答应着“今日纳兰将军纳兰翰班师回朝了。”

另一位女子在旁激动地**了话“听说纳兰将军大胜了长阳国的**,皇上要褒奖呢!而且而且!还听说纳兰将军貌比潘安!”

“纳兰翰?纳兰荣的长子?皇后纳兰若修的哥哥?”苏落卿自己小声嘀咕着。

花梦点点头。是他。这人战功赫赫,而且家世又那般好,真不知道怎么样的女子能陪得上这个男人!

花梦和苏落卿都期待这这个神一样的男人。苏落卿有意无意看了看官道旁,大部分围观的都是女子,纳兰翰的魅力竟这么大!倾倒了万千少女!

那男人骑着汗血宝马,走在最前头,这男人确实气宇轩昂,脸庞精致得很,如一块美玉,菱角分明。

旁边的少女都勾着眼,竟还有女子往纳兰翰身上扔香囊。

纳兰翰厌恶地甩掉了,拍了拍自己的衣裳。

旁边的副将笑着别过的脸“将军,你看你倾倒了多少姑娘啊!你也该挑个姑娘了,我不急着叫将军夫人,可你家里那位老夫人急啊!”

纳兰翰狠狠瞪了一眼那个副将,闭上了眼,不在说话 那个副将只好乖乖闭上了嘴。

“这个官道是直通皇宫的。”

“将军班师回朝见的当然先是你夫君啦!”

花梦看完了热闹,便扯了苏落卿继续逛。

苏落卿突然看向花梦,一脸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花梦。吓了花梦一跳。

“苏落卿!你发什么神经?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吗?”花梦连忙摸摸脸,可是没有啊!

“阿梦,你觉得那位将军怎么样?我可以帮你牵条红线!”苏落卿一脸兴奋看着花梦。

花梦先是一愣,而后毫不犹豫抛了个白眼给苏落卿“我不喜欢那个什么将军。你这条红线啊!留给你肚里的宝宝吧!”

“我说,我的花大小姐,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快告诉我,是哪家公子如此有福气能让我们的花大小姐看上眼啊!”苏落卿一脸兴奋看着花梦,却不想换来的是花梦两个大白眼。

花梦没有回答苏落卿,一屁股走了。要不是看在苏落卿是两个人,不放心把她扔在大街上,才不得已回了苏落卿身边。玩够了好好护送这宝贝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