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绝世宠妃凤倾天下

绝世宠妃凤倾天下

绝世宠妃凤倾天下

来源:麦子云 作者:千苒君笑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16 09:33:37

主角是敖缨、安陵王的小说是《绝世宠妃凤倾天下》“小姐啊,奴婢知道你不跟四小姐争啊抢啊,大爷早年间去了,你是念在那楚氏和四小姐可怜,才对她们格外好。可她们压根就不是知恩图报的货,骑到小姐头上不说,现在是想害小姐的命啊!”“小姐就打算一直住在这寺里吗?等侯爷回来,小姐一定要到侯爷面前拆穿她们的狠毒心肠才是!

在线阅读

“不要!不要死!!!”

敖缨边喊边挣扎着,猛然间坐了起来。

入目之中,已没了安陵王,自己正坐在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褥,四周是闺房的模样。

见她醒来,一个圆髻脑袋的丫头扑过来,对着她又哭又笑,眼睛红红的直抹眼泪,嘴巴一张一合说个不停。

安陵王呢?

自己这是……

被褥的触觉,身体的痛觉,以及来自骨子里的凉意,都告诉敖缨,她,现在是活着的!

而面前这个小丫头,越看越像她的贴身丫鬟扶渠十来岁的样子。

难道说……自己重生到了十来年前?

扶渠小嘴不停说着,让她逐渐回忆起了这段时光。

现在是她十五岁那年,主仆俩过得十分潦倒落魄,都住在了山上的寺庙里。

敖缨生了一场大病,久病未愈,家里婶母就做主抬她来寺庙里静养,说是得佛主保佑,说不定能够痊愈。

而敖缨生的这场大病,是源于冬日里掉进了冰窟窿。

她是怎么掉进冰窟窿的呢,是为了救她的妹妹茹儿,后来被妹妹踩着头自个爬出了冰窟窿,而她却因此沉下水里,险些一命呜呼。

本来再次醒来是记不得这些的,可一经扶渠提起,敖缨又隐隐绰绰感觉好似是有这么一回事。

寺庙里清静,耳朵正常的人可以听见前堂传来的木鱼声。可敖缨她耳朵不正常啊,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陈年留下的耳疾还是前世灵魂出窍落下的后遗症。

总之扶渠要是想和她交流,必须大声点说话。

“小姐,四小姐心怀鬼胎的!她把小姐往水下拖,硬是踩着小姐爬出来,出来以后她又坐在塘边不出声不喊人,眼睁睁看着小姐在水里挣扎,那分明是想要害死小姐的!”

扶渠一边说一边抹眼泪,“奴婢差点就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还有那个楚氏,趁着侯爷军务繁忙不在家,竟然把小姐发落到这寺庙里来,说什么佛堂清静利于静养,后面就再也不管不问,别说送什么汤药补品了,连多两个仆人都不许带!她分明也是想让小姐自生自灭了的!”

敖缨听了许久都不出声,心中的恨意已然滔天。

上一世自己太傻,竟没看出敖茹的狼子野心,这一世,自己定不会再任敖茹欺负!

思及此,脑海中便不由得浮现出那个头戴银质面具的安陵王,眉心微微蹙起。

前世他帮她报仇,陪她一起死,情深义重。

他说和自己从小就认识,安陵王,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找到你!

随后的日子里,敖缨一改之前的任性,变得淡然许多。

但凡是经历过前世那场浩劫变故以后,重活一世,她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呢。

这心头一松,身子自然也跟着一日日恢复起来了。

敖缨的耳疾时好时坏。

起初扶渠摸不到准头,突然在敖缨耳边嚎一嗓子,吓得敖缨一连摔碎了几只药碗。

敖缨闭了闭眼,叹气道:“那么大声做什么,我听得见。”

下一次扶渠就细声细气地跟她说了一通,敖缨又抬头瞅她,道:“你欺负我耳背啊?”

扶渠挠了挠头,大概清楚她家小姐的耳朵是时而灵光时而不灵的。后来跟敖缨说话时,就先细声细气地说一句,她若没反应,再嚎一嗓子。

每天扶渠就要在敖缨耳边碎碎念一番:

“小姐啊,奴婢知道你不跟四小姐争啊抢啊,大爷早年间去了,你是念在那楚氏和四小姐可怜,才对她们格外好。可她们压根就不是知恩图报的货,骑到小姐头上不说,现在是想害小姐的命啊!”

“小姐就打算一直住在这寺里吗?等侯爷回来,小姐一定要到侯爷面前拆穿她们的狠毒心肠才是!

“小姐不能再忍让下去了,小姐就是再不争不抢,也不能让她们……”

敖缨收回眼神,落在义愤填膺的扶渠脸上,笑了笑道:“谁说我不争不抢了?”

扶渠瞪了瞪眼儿,继而红了红眼圈儿,道:“以前不论奴婢怎么说,小姐就是不听劝的……现在怎么突然想通了……”

“我不弄死她们,她们就要来弄死我。”敖缨幽幽道,“想想,还是我弄死她们好了。”

山里的雪光映不透敖缨略显幽深而清冷的眼,扶渠看得一哽一哽的。她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小姐醒来以后,就和以前大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