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沈卿苓容景弈的小说

主角沈卿苓容景弈的小说

主角沈卿苓容景弈的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半夏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4 11:14:09

沈卿苓容景弈小说书名叫《鬼医王妃超得宠》“我要亲自去。”她要亲自去确认一遍,康堂药房和沈鹤祥是否有合作交易,她更要知道这批货进了京都城之后,又要运往哪里去。更重要的是,她想知道敌方身后的这位用毒高手究竟是何人?沈卿苓等到夜深了之后,换上一身夜行衣,纵然一跃消失在了漪澜院中。与此同时,长辞发现沈卿苓离府的踪迹后,急忙告诉了容景弈。

在线阅读

慕云尘早已经听不下去,打断沈千婳的话,“今日已见到沈小姐,那么我就先走了。”

待慕云尘离开后,沈千婳得意的冲沈卿苓扬起眉。

但沈卿苓只是无甚波澜的看了她一眼。

沈千婳见沈卿苓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怒气更甚,“别自以为是了,世子哥哥这么多年不娶根本不是在等你!”

“不是在等我,更不会是在等你!”沈卿苓冷眼一瞥,转身离开了前厅。

沈千婳看着沈卿苓的背影,暗自握紧了拳头,她发誓,一定不会让沈卿苓得偿所愿!

回漪澜院的路上,秋瑜不由道:“小姐喜欢长的好看的男子,而成王世子一表人才,又在南清美男榜上名列前茅,小姐为何不喜欢他?”

沈卿苓闻言,莫名想起了那日回京都城路上碰见的病娇美男。

“美男榜?”沈卿苓好奇挑眉,“排在首位的是谁?”

“容景弈,弈王殿下。”秋瑜小声的凑到沈卿苓耳边。

沈卿苓有些讶异,“就是昨儿在凉亭中待着的那位?”

秋瑜点点头,“弈王殿下长相极美,但可惜的是他整日游手好闲,饮酒作乐,虽在美男榜首位,但在姑娘理想夫婿排名的末尾。”

“末尾是多少?”

“第三名。”

沈卿苓汗颜,颜值即正义,这个名次果然非常真实。

“小姐,我们根据藤篓散所需的药材找到了一些线索。”回到漪澜院,冷休早已等着了。

冷休告诉沈卿苓偌大的京都城只有康堂药房偷偷进过牛心朴子。

牛心朴子是藤篓散最重要的一味药材,生活在极为干燥的地方,南清国地势优越,并没有能够让牛心朴子生活的地方,也就是说牛心朴子是从别国运来的。

如此费劲心力从别国运来牛心朴子,就是想更好的隐藏身份。

“康堂药房有动作了?”沈卿苓坐下身来,慢悠悠的问道。

“今晚康堂药房要在渡口接货,这批货来源曲折,我怀疑其中应该存有牛心朴子,而且我查到了康堂药房和小姐你二叔有过合作。”冷休直言道。

“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沈卿苓悠然一笑。

一个印记,一种自尽之毒,让她知道了想要自己命的人,一点也不简单。

“属下已经在渡口安排好了人手,观察他们的动向。”冷休道。

“我要亲自去。”她要亲自去确认一遍,康堂药房和沈鹤祥是否有合作交易,她更要知道这批货进了京都城之后,又要运往哪里去。

更重要的是,她想知道敌方身后的这位用毒高手究竟是何人?

沈卿苓等到夜深了之后,换上一身夜行衣,纵然一跃消失在了漪澜院中。

与此同时,长辞发现沈卿苓离府的踪迹后,急忙告诉了容景弈。

来到渡口后,一中年男人举着火把督促道:“都麻利点!赶紧把货搬上车。”

沈卿苓找准时机,正要接近货箱仔细查看时,却被一个男人发现了。

沈卿苓见情况不妙,只好将怀中溜粉洒向那男人,扰乱男人的视线。

那男人见她转身要逃,迅速搭上弓箭,瞄准沈卿苓!

利箭迎面射来,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人从黑暗处冲出来,抱起沈卿苓纵身一跃,离开了渡口。

沈卿苓置身于一个陌生的怀抱中,不免有些不安。

“再动一下就把你丢下去。”一个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沈卿苓停下了动作,因为这个声音,她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两人远离渡口,到达了安全的地方,沈卿苓正想问问来人是谁,却没想到男人竟然晕了过去。

“小姐,你没事吧?”冷休得知渡口发生了变故,便匆忙赶来。

“我没事。”沈卿苓将男人的面巾扯下,一眼便认出他正是之前马车里遇见的美男子。

“他是?”冷休疑惑道。

“将人带回妙医阁。”沈卿苓给男人把了把脉后,发现他中毒了,便对冷休吩咐道。

妙医阁是沈卿苓在京都城中的掩人耳目和搜集信息的地方,这里的药材都是从万鬼谷带来的。

沈卿苓将人带回妙医阁后,立马命人准备药浴。

……

过了一会儿,容景弈在一片蒸汽中睁眼醒来,发现自己正在药浴桶中,忍不住四处打量了一番。

“别乱动。”沈卿苓拿着一张单子,从檀木制的屏风后走了过来。

但她见男人仅仅是醒来时有一瞬的怔然,片刻后又恢复了一副悠哉的模样,不由得问道。

“你就不担心我会害你?”

“我救了姑娘,相信姑娘不会恩将仇报吧。”容景弈双手搭在浴桶边上,嘴角含笑。

虽不着衣衫,但这一副风流倜傥的邪魅模样也惹得沈卿苓心跳加快。

“别忘了我也救过你一次,咱们算是扯平了。”沈卿苓强压下不该有的情绪,将脸转到一旁,避开了他打量的目光。

“所以咱们现在来算算这一次给你解毒的药钱。”沈卿苓打开单子,“黄精一千两,藏红花五百两,金线莲五百两,九牛力四百两……”

“总共是三万五千六百五十两,请问公子要如何支付?”沈卿苓合上单子,转头看向男人。

容景弈较有趣味地挑起一侧眉梢,“我若是支付不了呢?”

“支付不了?”

沈卿苓看清他眸底的打趣,轻笑一声,走近容景弈,伸出食指挑逗似的勾了勾男人的下颌。

“那便肉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