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鬼医王妃超得宠

鬼医王妃超得宠

鬼医王妃超得宠

来源:麦子云 作者:半夏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14 11:13:58

《鬼医王妃超得宠》在线阅读文章精彩试读:中医学女大学生意外穿越成刚出生婴儿,受尽百般宠爱,正当她决定当一条咸鱼,混吃等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至亲惨死,她被逼下悬崖。 她受鬼医指点,涅槃归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以鬼医之名,艳杀天下! 奈何一不小心招惹到了无赖王爷,黏人又好看,霸道又温柔,幼稚又心细…… 某日无赖王爷深情道

在线阅读

闻言,驻足路人开始议论纷纷。

“沈卿苓?沈卿苓不是早就死了吗?”

“是啊,听说几年前沈卿苓参加韩大人寿宴,有幸逃脱,却坠崖死了。”

……

沈卿苓唇角微勾,“八年前我坠入悬崖,尸体至今未找到,如何断定我已经死了?”

“万丈悬崖,摔下去不是粉身碎骨,也会被下面的豺狼虎豹吃干净了。”

沈鹤祥挥挥手,不欲多言,准备下令将女子抓起来的时候。

沈卿苓却拿出了一块玉佩,“您可认得这块玉佩?”

他当然认得这块昆仑玉佩,是自己的父亲沈临渊送给沈卿苓的五岁生辰礼物。

沈千婳见大家的目光纷纷放在了这块玉佩上,立马道:“一块玉佩而已,谁知道你是不是仿造的。”

“仿造?”沈卿苓讽刺道:“你可知这昆仑玉佩,整个南清国仅此两块,一块在长乐公主手里,另一块则是在我手里。”

沈鹤祥见状不妙,即时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说!这块玉佩你哪儿来的?你把卿苓怎么样了?”

沈鹤祥从一开始的阻拦,到现在推脱其词,沈卿苓可以确定了,沈鹤祥不希望她回家认祖归宗,说明他心里有鬼!

沈鹤祥见沈卿苓不语,继续道:“谋害将军府小姐,又冒充其身份,你可知这是多大的罪!”

“冒充?”沈卿苓抬眼冷笑,“怎么?二叔就这么不希望我回来吗?”

沈鹤祥有些慌了,怒喝道:“来人,此人冒充将军府大小姐,罪不可赦,将此人给我抓起来!”

一众府兵前来,沈卿苓九节鞭一甩,看向沈鹤祥冷声道:“今日可是**的寿宴,二叔当真不怕扰了府中的贵客?”

“你到底想怎么样?”沈鹤祥强压着心里的愤怒,质问道。

“很简单,我要见**。”沈卿苓嘴角勾起,淡然答道。

若不让她见沈临渊,必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可让她见了沈临渊,那他所做的一切岂不都功亏一篑了?

沈鹤祥想出了一个两全的法子,“好,我答应你。”

府兵散退,沈卿苓收回九节鞭,跟随沈鹤祥进门,朝左边的小道走去。

沈卿苓不由得扬起了唇角,她倒是要看看沈鹤祥还要耍什么花招。

不一会儿,沈鹤祥将她带来了偏院,让她稍作休息,他去请沈临渊过来。

沈卿苓也没有撞破他的谎言,因为以她对沈鹤祥的了解,她知道沈鹤祥不会让她见到沈临渊的。

但她若不那么说的话,沈鹤祥又岂会让她进门。

“小姐,门上锁了。”沈鹤祥走后,秋瑜再去开门的时候,门已然被锁起来了。

话音刚落,飞身进来几个来势汹汹的杀手,眸含杀气举剑朝沈卿苓而来!

沈卿苓没有要躲开的意思。

当一名杀手的剑还有一寸就要刺入她的胸口时,冷休纵身一跃而来,打掉了他手上的剑。

“救命啊,有刺客!”沈卿苓微微一笑,随即高声喊道。

此时,秋瑜已将院门打开,有冷休和秋瑜抑制住那些杀手,她只管将戏演到极致。

前院宾客及沈临渊听闻,有所受惊。

沈鹤祥立马上前,“孩儿去看看。”

待他来到偏院,见此情形,不由得暴怒。

“一群**!连一个姑娘都对付不了吗!”

沈卿苓冲沈鹤祥得意的笑了笑,继续大喊,“有刺客,救命啊!”

沈鹤祥上前欲将沈卿苓抓住,但沈卿苓动作迅速,他根本抓不住,只得又派上府兵,在冷休和秋瑜的搅和下,后院一片大乱。

沈临渊坐不住了,宾客也抑制不住好奇心,纷纷赶往后院。

沈卿苓立马朝来人看去,八年不见,**头上添了不少银丝,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但还是原来那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卡在嗓子眼多年的称呼,而今终于能够再次喊出来了。

“你……”沈临渊仔细的打量着沈卿苓。

“父亲,此人竟敢冒充卿苓,扰了父亲寿宴,孩儿这就将人赶走。”沈鹤祥急忙道。

“慢着!”沈临渊呵止道,随后来到沈卿苓跟前,“你是苓儿?”

“**,我是苓儿。”沈卿苓泪眼婆娑的看着沈临渊。

“我的好苓儿,是我的好苓儿。”沈临渊看到沈卿苓那双明亮的眼睛,便认出了她,没想到自己挂念了这么多年的孙女还能够回来。

“**,有人想杀我。”沈卿苓冷眸瞥了一眼沈鹤祥后,一副害怕又委屈的模样对沈临渊说道。

沈鹤祥夫妇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

“本将军倒要看看,谁如此大胆敢伤我孙女!”沈临渊震怒,呵斥道。

“父亲,刺客都已自尽,尚且不知是何人派来的。”沈鹤祥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苓儿回来了,为何不立即前来禀报?”沈临渊很是生气,既然沈卿苓回了将军府,为何没人通知他。

“孩儿在没有弄清楚她的身份之前,不敢随意将人带到父亲跟前。”

“父亲,今日是您的寿宴,相公不想扰了您的兴致。”钟月娇上前帮沈鹤祥辩解。

“恭喜将军,也恭迎沈大小姐回府。”傅丞相上前恭贺,打破了僵局。

一众宾客也齐声附和。

沈鹤祥心有不甘,紧捏起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