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沈星阑霍又樘小说最新章节

沈星阑霍又樘小说最新章节

沈星阑霍又樘小说最新章节

来源:微阅云 作者:唐糖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4 09:57:26

沈星阑霍又樘小说最新章节在哪里看:她要收拾的东西不多,她给弟弟收拾了他需要的衣物,喜欢的零食,出门前,又将他最喜欢的变形金刚也带上。半个小时后,母女两人下楼来。沈星阑拖着两个箱子,她的,弟弟的。苏云婉拖着一个大箱子。沈岭拦上来:“你们这是干什么?”沈星阑护在母亲面前,回答道:“当然是去医院陪弟弟。”说着,母女俩拖着箱子往外走。

在线阅读

她扶着母亲进了主卧,母亲一个踉跄,跌坐在床上。

扶她坐稳,她才上前去,轻轻将门推上,上了锁,与外界隔开来。

苏云婉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眼泪在眼眶里进进出出,终究还是流了出来,喉咙里发出呜咽声,浑身颤抖得厉害。

她上前去,紧紧地抱着母亲。

现在的她,能够体会母亲此刻的痛苦。

关于母亲的家世,她知道得不多,只知道她是京城人,嫁给父亲后,独自跟着他来到云城,这十七八年来,都没有跟娘家联系过。

曾经,父亲是她的一切,是她两个孩子的父亲。

她全心全意地经营着这个家,爱着这个家里的人。

如今,父亲却用弟弟的命来逼她签字离婚。

若不是她坚强,根本扛不住这样毁灭性的打击。

“妈,别难过,不值得,你还有我和弟弟。”

提到弟弟,苏云婉很快平复情绪,天大的事,也没儿子的病情重要。

“可不签离婚协议,拿不到钱,耽误了熠熠的手术,他……”会有生命危险的!

母亲现在一心担忧着弟弟,还有些迷糊,但她心里很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弟弟的手术是什么时候做?”

“明天一早。”苏云婉心急如焚:“我手上卡里的钱,都被转走了,就连车子,也被送去护理了……妈妈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啊!”

就在这短短的两天里,父亲联合孙兰柔,转移了母亲手中所有可动用的财产。

“妈,你别急,咱们还有时间。”

“这是他们算计好的,他们不会让我凑到钱的,他们竟然做得这么绝……”

“妈,他们这么做,就是逼你签离婚协议。”

“可现在……我只想先救你弟弟。”她不笨,也想到了这一点。

“现在签了离婚合同,你只能拿到一百万,他们会将我,你,弟弟一起扫地出门。”

“到时候你再回来分财产,打官司,他们就会找各种理由无限制地拖延下去。”

“合同签了,我们三个人的生路,就被堵死了!”

苏云婉只觉当头一盆冰水浇下,僵坐在床上。

她握着母亲的手,胸有成竹地说道:“有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了,我手上还有些零花钱,我还认识一些朋友,二十万不算多,我能借到。”

她脑海里闪过霍又樘的身影,第一时间想到去找他帮忙。

沈云婉看着女儿,她向来溺爱孩子,女儿是她从小养在温室里的娇花儿,她从未想过,要让她在这个时候来承担这些。

可看她如此冷静,眼神里透着坚毅,她心里莫名踏实下来,点点头。

“妈,我们先收拾些必需品,去医院看弟弟。”

“好。”她重新打起精神。

沈星阑从柜子里拿出箱子,开始帮母亲收拾。

“阑阑,你去收拾你的吧,妈自己收拾。”

这个家是呆不下去了,她们都有东西要收拾。

“好,我连弟弟的一起收拾。”

沈星阑出了主卧,去了自己的卧室。

她要收拾的东西不多,她给弟弟收拾了他需要的衣物,喜欢的零食,出门前,又将他最喜欢的变形金刚也带上。

半个小时后,母女两人下楼来。

沈星阑拖着两个箱子,她的,弟弟的。

苏云婉拖着一个大箱子。

沈岭拦上来:“你们这是干什么?”

沈星阑护在母亲面前,回答道:“当然是去医院陪弟弟。”

说着,母女俩拖着箱子往外走。

沙发上的孙兰柔站起,跟了上来。

沈星阑突然回来,事情发展跟他们计划的不一样,她和沈岭都不甘心,不想让苏云婉就这么走了。

他们刚出大门,一辆车缓缓开来,停在前方。

车门打开,一个男人先下车来,二十一岁,白衬衫,黑西裤,英俊贵气,他就是沈星阑的未婚夫,宋元勋,比她大四岁。

宋家是来自京城美食世家的一个分支,云城半数以上的星级餐馆都是其旗下的,曾登上云城富豪榜。

宋元勋则被称为云城的小太子爷,是无数少女心中的梦想。

两人小的时候,沈、宋两家有重要的生意合作,给他们两人定了娃娃亲。

现在,他刚大学毕业,在家里的公司担任重要的职位,眉眼间已经隐隐透出老辣和深沉。

突然看到他,沈星阑想起上一世的事,拉着箱子拉杆的双手不由攥紧,指骨森白,手背上青筋暴起,眼底泛起幽暗的火光。

宋元勋看到她,也是一愣。

“砰!”

副驾的车门推开,一个身影下车来,高跟鞋,粉色的连衣裙,红色的手包,钻石首饰,一身名牌,珠光宝气,艳丽动人。

最醒目的,是她身上披着的黑色西装,是男人的。

她就是孙以彤,孙兰柔的女儿。

她比沈星阑大一岁,已经成年,继承了母亲的狐媚长相,长着一张小巧的瓜子脸,着装成熟,妆容艳丽,透着一股子妩媚,最是吸引男人。

车上又下来两人,秦可和苏晓雪,身上穿着新的裙子,手中拿着新包,妆容比平时更浓艳。

两人想到昨晚的事,有些不自在。

孙以彤眸光一转,走到宋元勋的身边,脱下身上的外套,往他身上披,动作亲昵。

“星阑妹妹,你别误会,是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回来的时候有点冷,元勋哥哥才把外套脱给我穿的。”

元勋哥哥四个字,叫得格外亲密。

“今天有个新商场开业,元勋哥哥家有新餐馆在商场开业,我们去捧场了,元勋哥哥送我们回来。”

她的声音带着点娃娃音,说话的时候,婉转出独特的语调。

女人听了觉得做作。

男人听了,却是别有一番风情。

一个月前,肚子大起来的孙兰柔登堂而入室,整个沈家混乱不堪,孙以彤和母亲经常来沈家,和宋元勋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

他们其实认识已经一年多了。

孙以彤知道母亲和沈岭的关系后,就一直在关注沈星阑,自然就知道了宋元勋。

她早就找机会认识了他。

在沈家再遇到他之后,他们的关系很快变得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