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摄政王,你家医妃又作妖了

摄政王,你家医妃又作妖了

摄政王,你家医妃又作妖了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天火流星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13 13:43:38

天火流星最新小说《摄政王,你家医妃又作妖了》剧情简介:一朝穿越, 国际顶级的医神成了废材大小姐。 爹不疼娘不爱,继母当家,脸生毒疤。 为了报仇梦凝夕步步为营,最后收获天仙美男一枚。 原本以为秦渊殇是个小白脸,哪晓得是当朝摄政王。 且看她玩转快意人生

在线阅读

梦凝夕仔细一瞧,挺是眼熟。

有幸之年,原主的生母留给她的唯一信物。

在原主眼里皆是视如泰山。

好在秦渊殇捡到,给她送了回来,不然她都感觉她有点对不住原主。

“没错是本姑**,本姑娘十分的感激你,若是行个方便,可以进我院子里做客,本姑娘可以好生招待一下你,你觉得如何?”梦樱蓝浅浅莞尔,亦朝秦渊殇抛了一个媚眼,很单纯的意思。

她刚穿越过来不久,就连镜子她的没来得及瞅。

迷之自信,再正常不过了!

“女人你虽然长得丑了点,不过你成功引起本王的注意了。”秦渊殇剑眉微挑,嘴角划出一抹好看的孤度。

说完并转身离开了。

直留梦凝夕一人站在原地,小脸巴巴气得直跺脚,“人家只不过是脸色有一道毒疮,会治好的!”

什么嘛真的是!

哪天她突然挂了,不用怀疑她一定是被这个男人给被气死的!

一处隔角处,踏星走了出来。

“王爷,刚刚那女人是谁?”

他是秦渊殇的贴身侍卫,对秦渊殇忠心耿耿。

“将军府的废材大小姐梦凝夕。”秦渊殇蹙眉、沉冷。

废材?

真的是个废材吗。

“王爷何时对一个弱女子情到初开了?”踏星自言自语。

还是个废材小姐,他家王爷的口味可真是独特!

稳得一批!

他家摄政王铁树要开花了,这可是件万年难见的事,他需要缓缓。

梦凝夕视线一瞥,“你出来吧!”

一棵树荫旁,梦樱蓝走了出来,“大姐,好眼力,这都被你发现了!”

她目光皆是透着刺骨的恨意。

“你都看到了?”梦凝夕蹙眉,冷道。

“当然,快告诉我,你个丑八怪是怎么高攀上摄政王的!”梦樱蓝咬碎了牙,话从牙缝里一字一句的蹦出来。

梦凝夕这个废材丑八怪,哪点比得上她漂亮的脸蛋了?

凭什么她不但可以和三皇子有一指腹为婚的的婚书,还可以拥有摄政王维护!

就因为这废材是嫡出,她是庶出?

她觉得不公平。

上天对她不公!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喜欢的人是三皇子,你现在是在跟我打听摄政王,你不觉得很愚钝吗?”梦凝夕讥讽一笑。

她知道女人的嫉妒心是可怕的。

但梦樱蓝非要如此,她得意奉陪!

“本小姐也不想跟你废话太多,看到了没,我们的眼前就有一个湖,只要你跳下去了,那么本小姐就原谅你,你看如何?”梦樱蓝脸色一变,刹那间冷意翩飞。

她显然的幸灾乐祸!

这一切放在梦凝夕的眼里,真是可笑至极。

她为什么要她原谅?

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就算做错了,她永远都是对的!

梦樱蓝分明就是想要梦凝夕死,她还以为梦凝夕还是之前的那个蠢蛋,好骗。

“怎么,知道怕了?那你还敢背着本小姐勾引王爷!”梦樱蓝怒火冲天,嚎啕大骂。

她明显就是见不得梦凝夕好。

“二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妒忌我了,不过我现在也给你一个机会,只要自行你投湖了,今日的事就抵消了,我不想说第二遍!”梦凝夕居高临下地看着梦樱蓝,眼眸里皆是刺骨的寒意。

顿时梦樱蓝有点怀疑,眼前的这个梦凝夕,还是当初那个只会跪地求饶的梦凝夕吗?

怎么现在说话还有气场上都不像了?

不对,她脸上那道毒疮不可能有假,她就是梦凝夕!

“呵,你是在命令我?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笑吗?来人把她给本小姐绑了!”梦樱蓝目光皆是阴狠。

丫鬟小厮各各目光不善的朝梦凝夕越发的走近。

“谁敢!”梦凝夕怒道,眸底一闪即逝的杀意。

吓得丫鬟小厮连连后退!

梦樱蓝见此,怒气大发一阵怒喝:“你们还等什么,她只不过就是个**,给本小姐拿下!”

丫鬟小厮四目顾虑,终于鼓起勇气,想要将梦凝夕拿下。

谁料他们还未触碰到梦凝夕任何毫毛,浑身发痒,她们赶忙握地挠痒痒。

越挠越发红肿,重点是没完没了了!

“好痒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这该如何是好……”

梦樱蓝气得瞪大眼睛,皆是咬牙切齿:“你们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她上前一把抓住梦凝夕的领口,还不到一会,她只感觉自己的肌肤就跟过敏似的,浑身发痒得难受。

她松开梦凝夕的衣领,连连后退,好不惊悚:“这怎么回事……难道……**,你身上有毒?”

这怎么可能。

她就是想栽赃梦凝夕!

但没想到这本来就是事实。

“你们想知道解药吗,本小姐今日心情尚好,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梦凝夕冷笑一声,指尖向湖面。

她们应该懂她的意思!

众人理懂,纷纷自行跳湖。

梦樱蓝也是抢着跳。

梦凝夕只不过就是在空气中撒了痒痒粉,洗澡就是解药。

她只是想小小的惩罚一下她们,况且这笔账她要慢慢清。

梦凝夕走后,梦樱蓝浑身湿透爬到了岸上。

她目光歹毒,攥紧拳头:“**,咱等着瞧,本小姐断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唐氏所在院子里,梦樱蓝快步加鞭的走到了这里。

没错她是来向她母亲告状的,让她母亲替她去教训那个该死的**!

“娘,你一定要为女儿做主啊娘!”梦樱蓝眼圈微微一红,楚楚道。

唐氏看到自己的女儿浑身湿透的样子,就跟个猫咪似的颤颤发抖,她心中一急,快步迎了过去,“梦樱蓝,你这是怎么了,身上怎么湿透了?告诉娘,哪个不识好歹的胆敢欺负我的女儿!”

“是梦凝夕那个**,是她把我硬生生的推下湖的,咳咳……娘,你快看我都感冒了!”梦樱蓝一口咬定,目光皆是目的性。

她故意夸大,这样一来,她母亲不帮她都不行了。

她还在埋怨梦凝夕。

铁了心要梦凝夕付出惨痛的代价!

“夫人,还有老奴,今早那野丫头胆大妄为掐老奴的脖子,就连夫人的人她都敢动,恐怕日后要踩在夫人的头顶了!”

身侧的妙嬷嬷跪了下来,满脸的委屈,差点都成苦瓜老脸了。

她本来还要纠结要不要将此事告诫唐氏,谁料二小姐也遇到这样的事情了,这个时候说是最佳的时机。

“岂有此理,既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唐氏气煞咬牙,扯着娟子发皱。

“是啊夫人,那丫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真的很恐怖!”

妙嬷嬷蹙眉,脸色难看凝重,明显的添油加醋。

这**掐她喉咙这笔帐,真是让她恼怒,她想借用唐氏的手除掉梦凝夕,好解了她心头之恨!

梦樱蓝颔首,以表同意。

她相信只要她母亲愿意出马,梦凝夕那**,铁定不得好死!

唐氏冷道,“是吗,那本夫人倒要去瞧瞧,免得她忘记府里的规矩了!”

唐氏脸色复杂,越发难看。

此时她们逐步来到了梦凝夕的院子里。

梦凝夕早有料到,她们会回来找她,这不,都带靠山过来了。

“唐氏,今的怎么有空过来我这破院子,我这儿破旧不堪恐怕是招待不了您了,还是请回去吧。”梦凝夕正坐立在椅子上,看着医书,并没有要抬眸瞧她们一眼的意思。

梦凝夕根本就不把她们放在眼里,不过只是不速之客罢了。

“你别在装蒜了,她们已经把事情的经过一一告诉我了,你还想怎么狡辩!”唐氏怒斥一声。

她打心底就把梦凝夕默认成了那个歹毒之人。

“……”梦凝夕一言不发。

她都这么想了,就算她说太多都没有用。

唐氏,可是梦樱蓝的生母,妙嬷嬷是她的仆人。

本身就带着偏见,她不想废话太多。

“你也知道心虚了?那你还敢这般嚣张法外,没了府中规矩!”唐氏说话都是咬着牙说,看得出来她有很强的恨意。

她跟梦凝夕的生母可是树敌,正因为梦凝夕的生母难产而亡了,如今却是她唐氏掌家。

全府上下,除了将军,就是她说了算!

梦凝夕蹙眉讥笑:“唐氏,就算本姑娘现在再怎么说,都是浪费口舌对吧?”

“既然你无话可说,那就是认罪了,来人呐,赏她20二十大棍!”

唐氏眼眸阴狠闪过,知道就好。

她今日都过来了,那么罚梦凝夕,断然是要罚定了。

任由她开心!

下人亦要拿下梦凝夕。

“等等,你们要罚我,我爹知道吗?”梦凝夕抬眸,打住。

继母掌家就可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