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富婆

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富婆

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富婆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我是一只喵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1 17:59:43

前世,舒意安是被父母宠坏的娇小姐,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折腾得程家“家破人亡”,之后,一生过得悲惨,最后死在出租屋里。 再次醒来,一切都回到了新婚那天。 看到大红的“喜”字,燃烧得欢快的一对红烛,舒意安下定决定,这一世一定要好好跟程海峰过日子。 这一次,她要将那些伤害她的人,亲手送入地狱,手撕白莲花,虐打小白脸,带着全家发家致富。

在线阅读

晚饭的时候,坐了两桌,大人一桌,小孩一桌。

舒意安扭头看了眼小孩那桌,眼睛发亮。

程家这七个小子,长大后个个都很有出息,老大程言木当了一名大学教授,弟弟程言森成了一名有名的明星,获得过奥斯卡小金人,他们都是二房的,虽说有个不靠谱的妈,可两个孩子却很争气。

三房家有三个儿子,老大程言凯走了仕途,做了当地的一把手。老二程言珉当了一名作家,老三程言琨成了一个商人,富甲一方。

最有出息的要数四房老大儿子程言轩了,长大后成了一名科学家,老二程言浩成了画家,老三程言帆是一名中学老师。

想到这,舒意安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上一世她没有生孩子,不知道这一世还会不会有孩子。

如果这辈子她有幸当母亲,一定要让她的孩子讨好上面八个哥哥,有这八个哥哥罩着,这辈子一定衣食无忧!

“大伯娘,你做的饭真好吃,比中午的饭还要好吃。”程方琨刚两岁,嘴巴里塞满了菜,腮帮子鼓鼓的,看着舒意安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舒意安看着这个以后成为商人的程言琨,笑得狡黠,“好吃就多吃点,以后大伯娘经常给你做。”

“大伯娘,我也要吃。”程言森看了眼堂弟,不甘落后的说道。

“吃什么吃,就光知道吃,吃完赶紧写作业去。”谢香霁看着自家儿子那没出息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她做了那么多顿饭,这小子可是没夸一句。

程言森缩了缩脖子,小声嘟囔,“谁让妈做的饭太难吃了,大伯娘做的饭就是好吃。”

噗哧,程言森最先没忍住笑了出来,佩服的看了眼堂弟,他可真有勇气说。

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谢香霁的脸憋得通红,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眼角瞪了眼自家没出息的儿子。

“孩子说的是实话,你还不爱听,有空训孩子,不如琢磨着做好饭。”吕淑珍没好气的说道,这个老二媳妇,懒得要命,难得做一次饭,还难吃得要死,别说几个小子了,她也不爱吃。

谢香霁敢怼儿子,却不敢怼吕淑珍,赔笑着点头,忙往嘴里扒拉饭,她是不会承认舒意安饭做的好吃。

舒意安看了眼,蹙眉,老二媳妇爱贴补娘家,她得想个办法让吕淑珍分家才行,不然她们家总以没钱为理由,不交伙食费,亏的可是其他三家。

她是多活了一辈子的人,虽然不在意这些钱,可她心疼老二和两个孩子,如果能让程海峻早些发现媳妇的行为,拿捏住她,是不是就不会以离婚收场了。

舒意安一边吃饭一边若有所思,没注意大门走进来一个人。

当她听到声音的时候,头都要炸了。

“程大娘,你们吃啥饭呀,咋这么香呢,我在家都闻到味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这个男人是村里有名的懒汉,好吃懒做,老天却给了他一张好看的皮囊,如果他不开口说话的话,颇有点像古代的贵公子模样,斯文雅致,但一开口,表情很是**,斯文败类说的就是他。

舒意安僵硬的扭头看了眼男人,慌乱的低下头,心跳得很快。

这个男人叫诸诚,上世勾引了她,最终整得程家不得安宁,还家破人亡!

吕淑珍看了眼诸诚,好好的一个男人,说话娘里娘气的,看着就让人不喜,可再不喜,也是一个村子的,她也不好不理人家,淡淡的说道,“没啥,就是家常饭。”

诸诚走到桌前,抻长脖子看了眼,咂舌,“程大娘,你们家的伙食这么好呀,比我家过年吃得都好。”看着小酥肉,诸诚馋得口水差点淌下来,光是闻着都这么香,吃起来肯定更香。

诸诚的意图太明显,全家人都当作没看到。

换作旁人,吕淑珍可能就会客气的请对方坐下尝个鲜,可对象是这个不男不女的人,她连理都不想理。

诸诚等了半天,只见程家人都埋头吃饭,没一个人搭理他,有些生气,昨天程海峰结婚,他们家肯定买了好多肉,就不能分一些给他吃嘛。

看着看着,诸诚的视线就落在舒意安的脸上,眼睛一亮,好漂亮的小媳妇,这个程海峰可真有福气,明明快三十岁的老男人了,还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小媳妇,看那白嫩嫩的脸,可比这小酥肉有胃口多了。

舒意安已经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了,可这个男人的视线还是看向了她,可她现在已经不是上世的舒意安了,自然不会再被这个小白脸勾引。

饭后,几个小子跟着自家父母回家写作业去了,两个没上学的小的也粘着自己的哥哥,跟着回屋了。

吕淑珍在厨房里洗碗,程海峰也回了屋,不知做什么去了。此时,堂屋只有舒意安跟还赖着不走的诸诚。

舒意安想到什么,嘴角一勾,朝厨房里喊道,“妈,我去村头小卖部给我爸打个电话。”

“去吧。”吕淑珍知道舒意安是舒家的金疙瘩,刚嫁过来肯定不习惯,想父母也是情有可原。

程海峰在里屋听到,走出来,“天黑了,要不要我陪我一起去。”

“不用了,几分钟的路程,我一会就回来。”舒意安甜甜的一笑,将围巾围在脖子上。

程海峰只当是舒意安想要给岳父岳母说体己话,他不方便听,没有坚持,看了眼诸诚。

诸诚忙说,“程大哥,我还有事,就先回家了。”

“嗯。”程海峰看着诸诚走出院门才转身回屋。

*

十二月的冬天已经很冷,风刮在脸上就像是刀子刮一样生疼。

舒意安裹紧围巾,朝村头小卖部走去,刚走了两百米的时候,斜刺里冲出一个人来,这人不是诸诚是谁。

“做什么?”舒意安不意外诸诚会在这里堵自己,淡淡的问道。

诸诚朝四周看了看,天已经黑了,路上连个鬼影子也没有,真是天助我也!

摸着下巴嘿嘿一笑,“海峰媳妇,你咋长得这么好看呢。”说着,手就朝舒意安的胸前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