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春野小痞医

春野小痞医

春野小痞医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月平阳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2-11 14:52:26

夏柳本能地反手一抓,却被九彩貂避开了,接着又往夏柳的脖子上咬下来,顺势还吸了一口血。恁你娘的畜生!夏柳暴怒起来,心里慌乱得很,只得同时伸出两只手,这才勉强抓住了野貂。这时,看到九彩貂的嘴角上沾满的鲜血已经变为了黑色,尽管闻不到异味,不过足以让夏柳腿软了。被九彩貂咬过之后,没到五秒夏柳就觉得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由脖子直达全身每个细胞。

在线阅读

这时,夏柳身体完全贴着叶春兰娇嫩的肌肤,只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仙境般美好,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春兰姐,我......

夏柳!

不料,叶春兰忽然惊恐地推了推夏柳道:你、你后面有东西啊!

我前面这东西才厉害咧,没人可以妨碍我跟你共度美好时光!

夏柳的手在叶春兰的美背上一摸,用粗壮的臂弯将她抱起,正准备亲下去的时候却觉得有点不对劲。

因为这时候叶春兰本来还火辣辣的身体摸起来拔凉拔凉的,整个人还在发抖。

该不会是我太粗鲁吓到春兰姐了吧?

夏柳正在苦恼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一把打雷般的声音响起顿时把他吓得半死。

他立马转过头一看,妈呀!原来岸边这时站在一头肥壮得像大黄牛般的红尾大山猪,正凶神恶煞地盯着自己看。

嗬!

看到这头山猪,夏柳刚才还燥热不已的身体瞬间降到冰点!

凡是在大山里的人都清楚,眼前这头大家伙的皮十分粗糙坚硬,就像铜皮铁壁一般,而且体力吓人,在这山里除了老虎就数它最凶了。

最要命的是,这时候夏柳身上根本没有带任何可以防卫的东西,而这头山猪看样子正恶得慌,正在苦苦寻找食物呢。

夏柳,这可怎么好啊!

叶春兰看到这头肥壮的山猪顿时吓得腿软,说话大气都不敢出的同时分明在颤抖,就怕稍微大声一点就会惹到这头山猪。

站着先别动!

夏柳压低声音说:这头山猪应该饿了很久了,正愁着找东西填肚子呢!我在前面引开它,你赶紧跑。

叶春兰搂紧了夏柳的脖子,红着眼带着哭腔说:要是我跑了,剩下你一个可怎么办啊?你如果出事了,我也活不成了。

你放心,老子死不了的!

夏柳咬咬牙:我做好准备,等会尽管往前跑,不要回头!

嗷呜!

这个时候,那头目露凶光的山猪等不及开始嗷嗷叫了,一个纵身扑到水里直奔夏柳和叶春兰而来。

嗬!

夏柳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使劲将叶春兰连人带衣服推上岸,自己站在水里一动不动,就等着山猪冲自己来。

等山猪扑向前的时候,夏柳赶紧拔腿往叶春兰的反方向逃命。

嘣!

山猪飞扑过来撞上了夏柳,这一下激起了阵阵的水花,只见一个屁股鲜血直流的年轻人被撞飞到了岸上。

哎呦!

夏柳被山猪撞跌到地面,知觉浑身酸痛,他不禁伸手往屁股上一摸,妈呀,满手都是血。

刚才那一撞,如果没有结缘池的水缓冲一下,如果不是多年来在师父的监督下坚持不断锻炼身体,这次肯定就被撞得直接挂掉了。

我恁**的臭猪,还好老子洪福齐天死不了。

屁股上像皮肉炸开般生痛,夏柳挣扎着爬起对着叶春兰喊道:春兰姐你赶紧跑,下山后通知我爹带人来救我。

好,好!

叶春兰深知夏柳这时候是拿命出来救自己,当然不敢再啰嗦了,再拖下去必然两个人都小命不保。

因此,叶春兰抱着衣服鞋子,一路狂奔直往山下逃去。

这时,獠牙山猪舔了舔嘴角的血,顿时两眼放光,激动地一个飞扑又朝夏柳奔来。

走为上计,赶紧逃啊!

夏柳可不傻,赶紧往山林里飞快地逃跑。

夏柳蒙着头一路狂奔,不知不觉竟然跑到了一个更加幽森的山谷。

再往里面跑了近两百米,刚才还穷追不舍的山猪突然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收住脚步,一脸恐慌的转过身跑掉了。

这样一来,夏柳可就吓破胆了。

因为,他这才看到刚才自己只管逃命竟然无意中闯进了衡谷山里了,这是师父禁止他进入的地方。

惨了,我竟然跑到这来了?!

夏柳只觉背后一阵发寒,赶紧转身就想逃。

不过这时,他眼尾看到前方不远的地方,一只九纹路相间的野貂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

而它的手里正抓着一条人见人怕剧毒无比的眼镜蛇,不过这蛇已经干巴巴的,显然是被吸干了血。

……

看到这情景,夏柳总算明白刚才那头獠牙山猪为什么要飞奔逃命了,因为眼前这只小小的野貂正是传闻中会吸血的九彩貂。

夏柳很小的时候就听师父老徐提起过,狼怕谷里住着以毒蛇毒虫为生的野貂,它是山林里最毒的野兽,人称万毒之王。

它外表虽则娇小可爱,不过脾气却尤为狠毒暴戾!如果不小心被它咬到,用不了三十秒必然会中毒身亡,名副其实的一招毙命。

而很不幸,夏柳突然跑到了这九彩貂的老窝,打扰到它吃美食了。

嗖!

没等夏柳反应过来,九彩貂已经纵身飞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獠牙直接啃到了夏柳的脖子上。

哎呦!

夏柳本能地反手一抓,却被九彩貂避开了,接着又往夏柳的脖子上咬下来,顺势还吸了一口血。

恁**的畜生!

夏柳暴怒起来,心里慌乱得很,只得同时伸出两只手,这才勉强抓住了野貂。

这时,看到九彩貂的嘴角上沾满的鲜血已经变为了黑色,尽管闻不到异味,不过足以让夏柳腿软了。

被九彩貂咬过之后,没到五秒夏柳就觉得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由脖子直达全身每个细胞。

接下来,夏柳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根本站不住,瞬间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想不到逃过了山猪,却逃不过这九彩貂啊!老子还没一圆和春兰姐快活的美梦,真是死不瞑目啊!

俗话说狗急跳墙,还真没说错。

夏柳这时候已没得选择,加上毒气游遍全身,发起恶来扑到九彩貂脖子上用力一咬:你敢吸老子的血,那就血债血还,让老子也吸一口你的血。

夏柳咬紧了九彩貂的脖子接着用力一吸,真的就把九彩貂的血吞到肚子里去了。刹那,只觉得一股莫名的热流直冲夏柳的心肝脾肺肾。

呼!

接着,这些剧毒无比的九彩貂毒血立马化作不同的剧毒,渗透到夏柳全身的血液和气海里。

啊!

夏柳瞬间觉得每个毛孔每个细胞都像被烧灼伤般火辣辣地痛,浑身的脉络胫骨就像被十万只毒虫附着在上面撕咬一样痛苦煎熬。

好热啊、好冷啊,痒死人啦!

夏柳一双眼变得红通通的,跟疯子一样不管不顾地死命挠着皮肤,想缓解一下全身的痛苦。

这样一来,痛楚非但没有缓解,而且更加排山倒海般直涌全身,让他痛苦地满地打滚痛苦地嚎叫。

都怪你,都是你这畜生搞得我这么痛苦。

夏柳中了剧毒,脑子里已经丧失了理智,发起狂来竟然一把抓住了九彩貂,龇牙咧嘴地趴紧它一通猛吸。

就这样,直到人貂一共晕死过去,等到夏柳苏醒过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

嗬!

夏柳深深呼吸了一下,接着用力捏了捏自己的下巴,下巴没掉,而九彩貂的尸体倒在自己身旁,但是已经变成了干尸了,貌似全身的血都被吸光了。

之前听老人家说,人死了之后就没有下巴了,我下巴还原封不动在身上,岂不没有死?

夏柳没料到自己竟然还活着,反而是九彩貂被活活咬死了。

发生什么事!?

夏柳这才站起来上下左右地观察自己的身体,他发现自己脖子上被九彩貂咬到的位置竟然奇迹般恢复了。

……

这样一来,夏柳更加觉得奇怪了,他连忙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摸了摸屁股,发现自己被山猪撞伤的血口这时候也愈合了。

再往下看,只见自己两腿也变得特别粗壮,连同自己的命根子也变得更长、更加坚挺有力了。

我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

夏柳惊讶地倒吸一口气,却察觉到自己的胸腔和肺部变得异常地强健,就像突然增强了几十年功力一样,浑身充满力量。

他握紧拳头,只觉得浑身气血翻滚,感觉有使不完的劲。

我浑身力气......!

夏柳再看看自己的两个拳头,更加惊奇的是两只手居然一下子变成了半透明,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手里的血管、筋骨和脉络。

更夸张的是,手掌里的血液如何流动,气息如何运转都看得明明白白。

我的娘诶!

夏柳不敢置信地扎了眨眼,猛地发觉自己的视力变得尤其清晰,明明已经是黄昏了自己却看得像大白天一样,而且老大远的景物都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这还不止,他的听力、嗅觉还有感应能力都好像一下子有了质的飞跃,说不出来的奇妙。

我、我是在梦里吧?

夏柳不停地提醒自己要镇定,强行逼自己回想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该不会因为我喝了九彩貂的血,所以身体才会变得这么奇怪吧?!

而这时,狼怕谷的最深处忽然传出一阵让人心寒的野兽吼叫声,顿时吓得夏柳浑身不自觉地打了个颤抖。

这地方不能呆下去了,得赶紧跑。

夏柳心里恐惧,拔腿就跑,不过忽然又转过身将已经变成干柴似的九彩貂尸体扛到肩上,准备拿回家跟老徐炫耀一番。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卖了还能赚钱呢。

……

千茶村。

夏柳一路风尘赶到村尾,刚好听到乡亲们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我早就说了那头山猪是个心头患,这不,夏柳肯定被它啃了!

事后将军没用的!之前那畜生三番五次下山偷鸡偷鸭吃,那时怎么不见你出来说话呢?

此时,叶春兰心急如焚的焦虑声音响起:乡亲们先别顾着议论了,抓紧时间救人才是啊!

现在还救啥?夏柳肯定被山猪吃掉了!那小子活该,干嘛非得惹怒那头山猪呢!

说话十分难听的人,正是今天在山上被自己教训了一番的王穆德,他心里肯定认定夏柳已经命丧猪腹了,正幸灾乐祸呢!

呵呵!这混账东西肯定希望老子早点死咯!

夏柳咬咬牙,随即裂开嘴高声一吼,淡定地现身:王穆德!老子大命不死,还活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