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成偏执九爷心尖宠

穿成偏执九爷心尖宠

穿成偏执九爷心尖宠

来源:麦子云 作者:鱼非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30 17:10:17

而婚后,秦沐行心里依旧只有唐梦一人,冷落她不说,还任由容宣挑断了她的手筋。更在她怀孕六个月的时候迎来了死期。死时,少女不过也才二十不到。不,不能和他结婚。“在想什么?”“你放心,我会亲自上门和老太爷说清楚的,我们不合适。”男人微微诧异的看着她,随后冷冷的说:“他要见你,时间你定。顺便说吧,要什么条件?”唐苏若惨白着一张绝美的脸。

微信阅读 暂未上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干净明亮的办公室装修得低调奢华,落地窗不染尘埃,从这往下看可以将整个A市都尽收眼底。

桌子旁,冷峻的年轻男人面色阴冷的盯着手上的材料,一边听着手下的报告。

“总裁,我调查了酒店当晚的监控和客户登记表,那个女人确实是和蓝家大小姐还有唐大小姐一起在1号客房喝了酒。”

阿辉说完,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座位上的男人,周围的空气冷得他都想打喷嚏了。

“嗯。”

“总裁,要不要派人……”男子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小声的询问道。

秦沐行淡然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莫名的低哑,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不必!”

看了一眼男人不悦的脸色,阿辉硬着头皮和那道冷死人的目光说完了第二句话。

“第二件事,给总裁下药的酒店服务员抓到了,背后指使的人……是,是唐家大小姐。”

他的面上毫无波动的让他退了下去,但是熟悉九爷的人都知道,九爷越是生气的时候便越是冷静。

翌日。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路,害的她差点就呛到了,“请进。”

门口,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轮椅上缓缓的被伸手的保镖推了进来。

那张立体而棱角分明的脸,带着淡漠清冷的黑色眸子紧紧的盯着自己,不是秦沐行又是谁?

唐苏若突然觉得嘴里的苹果它不香了。

“怎么是你!”

她这表情看上去似乎很不情愿见到自己。

“阿辉,你先下去。”

闻言,他身后那名叫阿辉的黑脸冷漠的保镖利落的便转身出去了,还顺手带上了门。

“砰。”

关门声吓了少女一跳,身子微颤。

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男人缓缓的推着轮椅移到了病床面前,看着她一副如临大敌的躲避模样,秦沐行心里很是不舒服。

她从前远远的看到自己便会脸红,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我**已经知道了我们两人的事情。”

语气很是寡淡,但是唐苏若却是差点要哭了。

原书里,就是秦老太爷和唐老太爷两人做主让他们两人必须结婚。

而婚后,秦沐行心里依旧只有唐梦一人,冷落她不说,还任由容宣挑断了她的手筋。

更在她怀孕六个月的时候迎来了死期。

死时,少女不过也才二十不到。

不,不能和他结婚。

“在想什么?”

“你放心,我会亲自上门和老太爷说清楚的,我们不合适。”

男人微微诧异的看着她,随后冷冷的说:“他要见你,时间你定。顺便说吧,要什么条件?”

唐苏若惨白着一张绝美的脸,脑袋一歪当真思考了起来。

莫名的觉得她这小表情有些可爱的秦沐行淡淡的笑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这样,那个……你,你能不能给我三十万!”

说完,咬着红唇眼巴巴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男人周身都泛着一股冷冽的气息,吓得唐苏若脸色越发的白皙了几分,小心翼翼的道:“额,那要不二十万也行。”

“既然那么爱钱,那天为什么要装清高!”

少女抱着被子,微微低垂了头颅。

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到那抹浓密曲长的睫毛,像扇子一般在她的脸上投下一抹弧形的暗影。

细微的动了一下,一时间,他就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心里也酥酥麻麻的。

原以为她不会回答自己,可少女却是极为认真的道:“不一样,那晚的事情你我都不是情愿的。而去见秦老太爷,是因为你请我去的!”

“呵,你好大面子。”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人?

要不是因为唐老太爷年轻时候救过**一命,凭他的身份睡了一个女人那不过是打个喷嚏的小事罢了。

唐苏若委屈的含着眼泪,雾水朦胧的眼睛盯着他,却还是鼓起勇气开口。

“九爷大可想想,如果我不去。我们就算是名义上也要绑在一起,这样一来,你心里的朱砂痣便只能永远的刻在心口。但是如果我去了,对你对我来说都可以解决一个**烦。”

她这又可怜又偏生要逞强的样子让秦沐九忍不住失神了一秒。

“继续。”

少女最后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一脸的视死如归,“十万!不能再少了。”

男人看了她额头上的纱布还浸润着血迹,满心复杂的沉默了。

良久,就在少女寻思着要不要再降价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倏然在她耳边响起:“可以。”

那双晶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错愕,随即被惊喜多掩盖,光芒万丈。

直到出了医院,秦沐行的脑海里还都是她又怂又逞强的脸。

唐苏若请假一周呆在医院。

期间,除了九爷来过一次,便只有两位好友过来看望过她。

少了唐梦在自己眼前晃,又不用去上课的日子里,她过得还算是舒坦。

明天就要出院了,但是九爷到现在都还没有发消息给她说什么时候见家长**。

他不会觉得十万太贵又反悔了吧?

“若若,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蓝嘉应热心的帮着她将行李提上后备箱,转身问道。

少女一张瓜子脸,黑长直的长发穿着jk校服,朝着自己笑着,这应该是原主的好友之一蓝嘉应。

蓝家,是A市内有名的豪门,主要经营茶叶、香料等业务,表面低调却实力雄厚。

然而,蓝嘉应却是个没有什么架子的小姑娘,天真快乐。

“喔,没什么。我在想咋们待会去哪里吃饭?”

一提到吃,少女的眼睛顿时就明亮十足起来,“不如就去东百三楼那家海底捞吧,好久没有吃了,怪想念的。”

闻言,小周立刻否决了她的提议,“若若刚出院,身体还需要回复。海底捞不合适。”

说话的,是原主的另一位好友,周家打大小姐—周慧霞。

“没事,我也想吃。”

一行三人便开车来到了海底捞,眼下吃饭的人不多,她们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吃什么,今天我请客,庆祝若若出院。”蓝嘉应大手一挥,豪气十足。

知道她不缺钱,所以两人也没有和她客气。

唐苏若无聊的看着窗外繁华的街道,倏然,一抹熟悉的身影印入她的眼帘。

女子穿着一件红色吊带短裙,她的身旁站着一位身姿挺拔的俊美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