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杀手王妃

穿越之杀手王妃

穿越之杀手王妃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郁蓝也馨梦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0 15:41:10

疯妈发病,将范语诺打死,她竟穿越到一个小女孩子的身上,而女孩却身陷杀手组织.......唯一给她温暖的姐姐也失足坠崖,从此她便学会隐藏自己的感情,因为,杀手是不需要感情的。可是,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一抹幽魂,要真正的做到无情又谈何容易?经过努力,她终于成为组织里的头号杀手,这一次,组织里让她刺杀的是位高权重的王爷,她,会怎样选择呢?

在线阅读

语诺品着杯中的雨前龙井,思绪慢慢飘远,回忆起自己穿越而来的那一天还真是心有余悸。

寂静,充满着药味的病房里,范语诺静静的躺在那里,默默的看着医生在用各种仪器抢救自己已然不多的生命。心脏的位置那一阵阵的绞痛她早已习以为常,这种窒息的疼痛已经伴随了她22年。或许只有心脏位置那里继续有疼痛传来,才会知晓自己原来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而非是已死之人。

其实语诺感觉自己的这22年人生还真是没有什么波澜,可能是因为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语诺从小就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平静的对待生活中的事,人生中的人。不大喜大悲。养成了淡然疏离的心性。

或许早已看惯医院里的生死离别,对于自己在最后的意识中听到医生的叹息。其实语诺并未感到太多的悲伤,只是她终于得到解脱了,自己的父母也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得以解脱,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本以为自己的这一生就这般结束了,但是当语诺再次醒来,竟然发现身处一辆华贵的马车之上。而并非阴曹地府。而语诺也发现自己所在的身体并非是自己原来的身体。心脏那熟悉的绞痛并没有出现。心脏正努力的跳动着,那般鲜活。

对于自己这第二次的生命,语诺惊奇之余,更多的是感激。从小淡然的心性让语诺拥有了处变不惊的能力。把所以害怕的情绪都隐藏起来。所以当秦天诺对语诺起了杀心时,语诺自己是知道的。自从醒来之后,身边的人都称秦天诺为相爷。语诺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不会有谁愿意让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留在身边。何况是一个位高权重的相爷。

所以当利剑落下时,语诺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恐惧只是淡然的说了一句:“相爷,语诺只是一个孤苦无依之人,相爷既然救下了语诺为什么就不能留语诺一命,语诺只是想平淡的活着。”

当时的秦天诺静静的看了语诺许久,当她以为剑会再次落下时,却听见了一个清冷的声音沉稳的说道:“带语诺小姐下去休息吧!好生伺候。”

因为秦天诺的一句话,语诺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看着前来搀扶的婢女,语诺柔声的说了一声“谢谢。”这一声谢谢似乎是对她手下留情的秦天诺,又似乎是对一旁的婢女。

此后的一段日子里,秦天诺没有再做威胁她生命的事。反而一有空闲之时就来与她聊聊天,喝喝茶。知道她喜欢看书,他每次前来都会带些有趣的书。以解她旅途的苦闷。渐渐的,语诺也开始明白秦天诺对自己并没有恶意。而她也并非像下人说的那般的冷酷无情。相反的,语诺在与之相谈之时,觉得秦天诺其实是一个心怀天下之人。只是身处相爷之位让他不得不稳重果断,恩威并重。收起那一份优柔寡断。

入口的茶水已凉,换回了语诺的思绪。忆起过去的种种。语诺清丽的面容上浮现淡淡的微笑。

语诺收起思绪,回身向屋内走去,想着这般久都未见兰儿,想来那丫头又不知道在哪里偷懒了。

便唤道:“兰儿,你在吗?”

语诺步入屋内,而她并未看到那不远处的屋顶之上,有一个黑衣男子注意了她许久。看到语诺进入了屋内,黑衣人沉思片刻,也在片刻之后消失了,无影无踪。

这个少女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靖洛为招待秦天诺的驿馆之中。

他可是非常清楚这次秦天诺出使,可是没有带什么女眷的,那这女子又是谁竟然可以在这落秋院出入自如。

一身黑衣的林羽墨轻触眉头,看来自己对东临这边还真是需要盯紧一点了。不然出了什么差错,惹怒了宇宸。受苦的还是自己。

而身在落秋院的语诺对于自己也被人盯上的事情还是一无所知。然而她也更没有预料到她将在不久之后遇到与她一生纠缠不清的人,也因为这次相遇让她不得不卷入各种阴谋之中。

如果说佛前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那么要多少次的回眸,多强的执念,才换来今生的生死纠缠,相知相爱呢?

缘起缘灭,也总是在转瞬之间。却已牵绊一生。

白楼

“主子,东临右相来了。”

听了暗卫的禀告,君宇宸眉头一挑,搁下正在作画的笔,原本平静无波的双眸里闪过一丝锋芒,本来就清冷的面容上荡起一抹冷笑,这般快就来了,还真是沉不住气啊!

“请秦相到大厅吧,我随后就到。”淡淡的语气辩不出喜乐,暗卫听到命令,快速领命而去。

大约一盏茶后,君宇宸一身玄白锦衣,八风不动的出现在大厅之中,轮椅缓缓的划入大厅中央,君宇宸身旁无一人相伴,却让秦天诺有了一种他似乎是带着千军万马而来的王者,让他心里不禁一震。眼前这个身困轮椅的男子似乎与生俱来就拥有那一份尊贵之气,让人会不自觉的臣服脚下。

然而眼前的尊贵男子却只是一个不良于行的人。

现在大厅之内只有秦天诺和君宇宸两人,君宇宸俊逸的面容清冷异常,淡淡的看了一眼在一旁悠然喝茶的秦天诺一眼,淡淡的道:“秦相,今日怎么这般有兴致来拜访君某。倒是出乎君某的意料。”淡淡的语气,客气的话语却生生的让人听的极不舒服。

无视君宇宸的暗嘲,秦天诺淡淡一笑,一身墨衣长袍加上温和的笑容让他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儒雅的气度。“君相,秦某今日冒昧造访,没有提前送来拜帖是秦某的不是,只是此前与君相交手几回,倒是在君相这里吃了不少的暗亏,对君相有心心相惜的感觉上次在彼国陛下的寿辰之时并未与君相有过多的交流,让秦某觉得甚为可惜,所以秦某今日就冒昧前来了。”

君宇宸不动声色:“哦,那秦相今日前来就是为了与君某切磋和叙旧的吗?还是前来我这里想确认秦相心中的某些事情呢?”说完这话,君宇宸看着秦天诺的眼神里满是戏虐。

秦天诺心里一紧,淡然面容快速闪过一抹淡淡的不自然,随之也快速的被他的淡然儒雅掩盖。

“是的,今日秦某前来的确是为了确认某些事情,君相可知,君相与秦某认识的一个故人长的十分相像。”秦天诺观察着君宇宸的神色,只是至始至终君宇宸都是一脸的清冷淡漠。并未有任何的异样。

“哦,是吗?只是君某只能遗憾的告诉秦相,君某并非是秦相你所认识的故人。君某自小被师傅抚养长大,与秦相至今也只是见过两面,加之世界如此之大,人有像似也不是没有的。想必是秦相认错了。”淡淡的语气,听不出喜乐,却莫名的让秦天诺感到了丝丝的寒意。

看着神色清冷的君宇宸,清贵无暇,一双眼眸似要将人看透,当被这双眼睛注视着的时候,秦天诺似乎就好似被当年的那个孩子注视着一样,两个身影在眼前重叠,让他有那一瞬间的愣神。

忽略心里的那一份不适,秦天诺淡淡的道:“可能是在下认错了,实在是在下的不是了,打扰了君相。”

“秦相言重。”君宇宸淡淡的道。

“那秦某就告辞了,不打扰君相了。”秦天诺笑道,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扣击着扶手,举止还是那般的优雅。

身在暗处的影一默默的看着屋内两个同样温文尔雅,身份高贵的男子,忍不住心里打了个寒战,他怎么感觉气氛这般的冷啊!果然身为两国的右相的两人的对话并非是他这种小小的暗卫可以理解的。只是似乎还是自家主子比较厉害。

显而易见,影一对自家主子的崇敬又加深了一个不少的层次。

君宇宸淡淡的点头,手指轻轻的在空中打了一个手势,一名黑衣少年出现在门口,“主子。”

“送秦相出去。”

秦天诺俊眉轻挑,没有多说什么跟着少年出去了。

大厅之中,只剩下君宇宸,君宇宸一脸冷然,对着空气淡淡说了一句:“让林羽墨马上来见我。”

收到指令的影一飞快的向远处掠去,不敢有太多的停留,刚刚在暗处,他已经感觉到主子的强大杀气,阁主啊,阁主,您就自求多福吧!

而在将军府里熟睡的林羽墨在睡梦之中也不禁打了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