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神医赘婿

神医赘婿

神医赘婿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盖世狂刀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2-10 14:46:22

“住口!你这个狂妄的家伙,中医是你能诋毁的吗?你以为你那所谓的西医是神医吗?你以为你已经治好了我岳父了吗?”一道洪亮的声音蓦然在病房蔓延,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向此人,却发现说话的,竟然是来自夏家的那名废物女婿。原本被夏无双喝吼之后,华云一直是垂着头的,但是此刻,华云昂首挺胸,双手握拳,虎目精光四射,整个人看上去竟然莫名的伟岸,英挺!

在线阅读

华云这话,在外人听来,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对于夏无双来说,也是如此!

即使她知道华云是出于关心,也觉得他太过分了。

按摩就能救醒昏厥之人,你咋不上天呢?

话是随便能说的吗?你不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着吗?

瞪着华云,夏无双委屈至极,娇躯微颤,胸前更是一上一下起伏不停。

“老婆,你,咋跟别人一样,不信我呢?”

刚刚还沉浸在幸福当中的华云,仿佛美梦被人无情击碎那般,惨然一笑。

“叫你闭嘴!你再说话,回去我们马上离婚!”夏无双说完这话,脚下踉跄一步,眼里露出惊愕,仿佛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足以证明她确实太生气了,华云看了看她,无奈只好闭嘴,并且低头。

“姐,你这话够霸气!”夏无雪得意的瞪了华云一眼。

方梅早就巴不得夏无双跟华云离婚了,此刻蓦然听见夏无双的话,顿时喜笑颜开,笑眯眯的对夏无双道:“小双,你终于想通了,这就好,这就好,等**好了,你就跟他离婚!”

说完,就朝着王松挤眉弄眼。

王松秒懂,大喜,两眼无限深情的看着夏无双,轻轻道:“小双,消消气,为这种人气坏身子,不值得——”

夏无双皱皱美眸,看着默不作声的华云,叹了口气,冷冷的歪开了脸,根本不看王松。

讲道理,华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个植物人。

若非华云敢娶她,这世上,根本没有人敢娶她。

重要的是,若非华云,她只怕现在都还是植物人,或者说不定已经死了。

她的命,是华云救的!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猛地听得夏长贵一声喘息,紧闭的双眼,张开了。

“醒了,醒了!终于醒了,莫纳西先生,你真是好医术啊!”

方梅说话的同时,狠狠的剐了某人一眼。

“爸爸!”夏无双姐妹也是赶紧上前扶住了夏长贵。

“谢谢你,莫纳西先生!”

王松跟莫纳西握握手。

“这是小意思,你们华夏的中医,不是博大精深吗?看来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

王松笑道:“那是,这里的中医,根本就是一帮蠢货!哪里比得上莫纳西先生的西医呢!”

“住口!你这个狂妄的家伙,中医是你能诋毁的吗?你以为你那所谓的西医是神医吗?你以为你已经治好了我岳父了吗?”

一道洪亮的声音蓦然在病房蔓延,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向此人,却发现说话的,竟然是来自夏家的那名**女婿。

原本被夏无双喝吼之后,华云一直是垂着头的,但是此刻,华云昂首挺胸,双手握拳,虎目精光四射,整个人看上去竟然莫名的伟岸,英挺!

若非知道他是那个**臭瞎子女婿,只怕大家此刻都会觉得他是另外一个人!

饶是如此,大家还是被他眼里的那锐利光辉,给吓了一跳,尤其是莫纳西和王松。

“你个臭瞎子,你在说什么?”王松反应过来,瞪着华云怒喝。

“你刚刚说按摩能救醒夏先生,现在又说我没治好夏先生,那我请问您,如果我没能力治好夏先生,那夏先生现在为什么苏醒了?而且正在逐渐康复?”

“苏醒?逐渐康复?”

华云上前一步,冷声道:“你使用了那么多药剂,他能不清醒吗?只不过,药不对症,你这是适得其反,非但不能治好我岳父,相反,还会加深他的病情!我岳父,只有五分钟时间了!”

“说的他好像是神医一样的,但他只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臭瞎子啊!各位哦!”王松哈哈大笑,莫纳西等人也是笑了起来。

方梅气不打一处,指着华云怒道:“华云,别以为你师父是个神医,你也是神医了,你就是个**瞎子而已!华云我警告你,立刻马上,给我滚出病房去!”

却在这时候,却只听夏长贵一声痛嚎,全身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嘴角也溢出了白沫。

“爸,你怎么了?爸?”

夏无双和夏无雪吓坏了,方梅也慌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莫纳西瞪着夏长贵的模样,也吓坏了,那么高大的一个人,竟然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此刻他应该上去施救,但是他却在悄悄后退!病房里的所有人,瞧着夏长贵那可怕的样子,一个个都面色苍白,情不自禁的向后倒退。

在他们看来,夏长贵,已然是垂死挣扎,必死无疑!

王松也慌了,看向莫纳西,后者惊恐的摇摇头。

“你们,还愣着干嘛?救人啊!救救我老公啊!”方梅傻眼了。

“你们,快救救我爸,快救救我爸啊!”夏无雪直接哭了。

“爸!”夏无双自然也是泪如泉涌,每个人都觉得,夏长贵这是没救了。

看着夏无双那伤心的样子,华云心头一痛,这三年来,虽然夏无双对他颇有微词,有时候也无情的打骂他,但是,若无夏无双的照顾,他岂能安稳的生活到今天呢?

这世上两个人对他的恩惠最大,一个是师父,不但捡了他,还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养到了十八岁。

而夏无双,则是不离不弃的照顾了他整整三年,虽然其间也生气愤怒,但是面对一个不能自理的瞎子,谁没有一点情绪呢?

此刻,看见岳父危在旦夕,看见夏无双如此难过,华云没法再等。

他决定出手救治夏长贵!

医者仁心,是个人他都要救,何况这人还是自己岳父!

主要的是,他是夏无双她父亲!

华云冲过来!

但是他过于心急,加上眼睛才刚刚好,所以竟然忘记自己已经能看见了,二十一年的习惯,让他伸出两只手,想探探前面的路。

而那王松,则是悄悄的伸出脚绊住他,猝不及防的华云,立即摔倒了。

“看看,这就是**!”王松得意一笑。

“我,我好痛啊!”夏长贵拼尽全力,喊了这么一声,面容更加扭曲。

夏无双忽然站起,一把拉住华云,两眼通红道:“华云,你说过,你按摩能让老爸舒服?老爸现在看来是不行了……我不想老爸这么痛苦!”

说完,美眸之中,珍珠一般的泪水,簌簌落下。

刚刚听见夏无双前面的话,华云心头一喜,但全部听完,却发现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

心里苦笑,轻轻地拍拍夏无双的手,道:“老婆,相信我!”

夏无双哪里相信华云能救活父亲?心里只是想让父亲走的没那么痛苦而已。毕竟华云的按摩手法,的确是有一套的。

“来,这边!”

华云的表现,谁都不相信他眼睛已经好了。

在大家眼里,华云依旧是那个一无是处,只会吃软饭,需要夏无双这个绝世大美人照顾的臭瞎子而已。

华云不再浪费时间,走到夏长贵的头边,伸出手,摸了几下,最终放在他的额头上!

催动无双决,掌心灵力源源不绝的进入夏长贵头部,两只手缓缓来回移动,就仿佛真的是在给夏长贵按摩一般。

而实则,华云是在利用灵力,将缠在夏长贵身上的黑气吸出!

人们都不忍心看,当然,绝大多数都是不敢看,因为夏长贵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感觉那青黑的脸,都快要开始烂掉了一般,四肢还在张牙舞爪的抽搐,这情形,谁不害怕?

所以即使没有人离开,也没有人敢看,眼光都是看向了别处。

方梅,夏无双,夏无雪三人,却是眨也不眨的盯着夏长贵,毕竟,这是她们最亲的人。

“爸爸,你一定要挺住!你会没事的!”夏无双泣不成声。

“爸爸,我们不能没有你啊!你要坚持下去啊!”夏无雪早就是个泪人了。

“夏长贵,家里我最大,我没发话,你就不准死!知道吗!”方梅都有些歇斯底里了。

华云的脸上已经有了无数的汗珠,面色也是逐渐苍白起来,不过,夏长贵的喘息,却是小了下来,面色也由黑变白,然后变红。

……

等待死亡真是一件无聊的事情。

王松等人就是在等夏长贵死亡!

十分钟,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终于,夏长贵的喘息声,彻底没了。

死掉了吗?所有人这时候都抬头,看向病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