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80小辣妻

重生80小辣妻

重生80小辣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赚钱买肉肉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10 14:41:05

死了80年的美艳女鬼,一朝借尸还魂成了死了男人的小寡妇! 婆婆耳根子软?让她再嫁老光棍?! 那好!什么事儿都不让她做主,一边晾着她! 妯娌姑嫂刁难?让她不得安生?! 简单!该怼,怼!该揍,揍!保证老实。 改革开放致富风,她绝密酿酒配方在手,车子、房子、票子全都有! 正当她准备潇洒过着单身富婆包养小白脸的日子时,某大佬毛遂自荐。 “夫人,你看我

在线阅读

“别打了,别打了,诶呦,误会啊,别打了。”

宋德邻趁着田秋禾的双手被拉住,狠狠的扬起巴掌对着她的脸就是两下。

“啪啪!”

“你骂谁小*子,你说谁丧门星?”

被抽了两巴掌的田秋禾像是条野狗发了狂,她到底是个供应社管事的老婆,别人见到她都是客客气气的,哪里受过这种委屈,此时脸火辣辣的疼,心更是火辣辣的烧。

她的手脚被压制着,便张着嘴朝金秀兰的胳膊咬去,金秀兰‘啊’一声,被咬的松了手,田秋禾得空一把掐住了宋德邻的脖子。

宋德邻也不怕也掐住了田秋禾的脖子,就看谁手更黑。

老太太眼瞅着动静闹得越大,左邻右舍听了动静都来看热闹,伸着拐指着:“快、快把院门闩上,把她们俩拉开啊!”

吴好菊、董小晴忙着上前拉架,顾世国去闩门。

“诶呦,亲家嫂子冷静点。”

“德邻妹子,别打了。”

田秋禾被拽开之后,还恨不得上前狠狠咬宋德邻两口,却被吴好菊按住,上前不得。

“亲家嫂子,好了,别打了,你还是赶紧先去看看晓霞吧。”

她头发蓬乱、眼睛瞪得像个铜铃,伸手朝着宋德邻一指:“你个小*货,很好、可以,你给我等着,迟早收拾你。”

“恩,我好生等着。”宋德邻一边理了理头发和衣服,一面轻嗤回道。

田秋禾冷哼一声,往北屋方向走去。

宋德邻把顾贤拉过怀里安抚着,一点都不怕田秋禾报复。

众人此时发现宋德邻真的变了,如果说从前的宋德邻是朵柔柔弱弱的小花,那么此时的宋德邻就是个火辣辣的辣椒,沾染一下,都叫你辣到心坎儿里去。

眼瞅着田秋禾进屋,老太太赶紧上前拉住宋德邻。

“邻丫头,要不,你先带着馅儿出去躲躲?这件事情虽然和你无关,但是晓霞的嫂子向来蛮横惯了,待会儿要是再喊人来,你可咋办?”

咋办?这是她家,她要是在家被群殴了,那她家人都是死的么?

宋德邻再次为这个原主默哀了一遍。

“放心吧,奶奶,现在的社会可不是原来的阶级社会,难不成她还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死我?”宋德邻朝着老太太笑道,便拉着顾贤回了屋。

坐在镜子前,宋德邻看了看自己脸上五个巴掌印,找了块儿帕子粘了点水冰了冰。

“嘶~”宋德邻按一下吸了一口气,骂道:“死婆娘,下手真黑。”

“妈妈,你没事吧,那个女人好可怕。”顾贤张着小藕臂抱住宋德邻的双腿,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宋德邻摸了摸他的脸颊把他抱起来:“放心,没事,她不会比妈好到哪儿去。”

田秋禾到了秦晓霞的屋里。

秦晓霞额头上绑了一根白麻布,斜斜的倚在床上,眯垂着着眼,扶着额,低声哀喘着,脸色惨白,看起来就好像生了大病一样。

“哎呦,我的妹子,这是怎么了?”

秦晓霞微微睁开眼,看见田秋禾脸上的巴掌印和嘴角的青紫也是吓了一跳:“嫂、嫂嫂,你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被宋德邻那个泼妇给打得呗?没有想到胆子这么大,居然连大嫂都敢打!” 顾世国在后面看似不忿,实际挑事的说道。

坐在秦晓霞床边的赵淑芬吃惊的喊道:“啊?刚才我听着楼下院子里的动静,还以为是亲家嫂子在教训宋德邻呢,没想到居然是被……”

田秋禾原本也是得了自家公婆和老公的指示来讨公道的,没想到公道没讨到,倒是被打了,面上也有些过不去。

“放心吧,晓霞,这事儿不会儿这么完了的!宋德邻那*子,我要她好看!”

“嫂嫂~我对不起你,自己受欺负了,自己没本事讨回来,还得让嫂嫂跟着受气。我、我就是想到昨天的那事儿要是传了出去,我、我就……”秦晓霞说着又哭了起来,好不悲戚,就像是还得死上一回似得。

田秋禾听了更是一巴掌拍在床沿上,“别难过,你哥马上就来了,看她还能不能这么硬气下去。”

她倒是义愤填膺,想着要给自己妹子出气,却没看到秦晓霞眼底的那一抹得意。

婆媳两个把田秋禾当傻子哄,田秋禾居然还不知道,硬当了出头鸟,可笑可叹!

临近中午时分。

秦晓霞的大哥终于来了,穿着棕色皮夹克下面搭着的确良的裤子,虽然搭配的有些辣眼睛,但是却能凸显他是个有钱人。

金秀兰匆匆的跑进屋里,宋德邻还在哄着贤哥小憩,赶紧扯住了她的胳膊,“邻丫头,快、快从后门带着贤哥走,秦晓霞的大哥秦文建过来了,他真不是个好惹的,已经上秦晓霞那儿去了,估计过一会儿就要到我们这来了。”

见宋德邻不懂,金秀兰急得不行,又是推着她的背。

“好了,婆婆,这合作社的管事,到底是个读过书的吧,怎么会这么不讲理呢?要是讲理,那秦晓霞的事情,和我就没什么干系,他凭什么找我的麻烦。”

宋德邻不以为然,慢悠悠的都不起身。

忽然,一声巨响“哐”,房门被一脚踹了开来,接着一声厉呵响起。

“宋德邻!你给我出来,居然做出这种龌龊事情,你去给我妹妹跪下道歉!”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宋德邻站起身来,朝着外面看过去,就看见了秦文建蹩脚的装束,险些笑出声来。

“秦家哥哥啊,怎么过来不去堂心坐,来我一个寡妇的卧房来了?”

秦文建之前逢年过节来顾家走动的时候,和宋德邻也打过几次照面,所以也有一些了解,怎么今儿一见她,整个人都变了?

昨天他听顾世国说宋德邻做出这样事情来,还有不相信,毕竟宋德邻之前一直给人的感觉都是斯斯文文,说话都没有蚊子声音大的感觉,此时他确实信了,宋德邻虽然长相没变,但是眼角余光流露出来的却是精明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