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伶伶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10 14:19:46

穿越后的云馥,一直表示我太难了。堂兄虎视眈眈想玩十八禁,堂妹嫉妒推她下河想淹死她。 就连几个叔叔婶婶,都不是省油的灯。 当所有人都以为云馥是只小白兔的时候,她不露声色的露出了獠牙。

在线阅读

莱山县不大,但据说这里山好水好,所以这里的有钱人家不少。

云馥拖着板车在大街上叫卖,倒是有些人来问过,可惜这些都比平时吃的猪肉贵多了,所以人人都摇头走了。

只有一个人以四百文钱买了一只野兔。这野兔肥硕,好在那人出手也大方,整只野兔都买了。

“卖鹿肉咯!”

云馥远远的就看见前面有一座大大的宅子,牌匾上写着几个大字,白府。

瞧那红墙绿瓦的,喝,光是从前门这里看,这白府就不知道有多少个云家这么大。

一想到这些大宅院里的人,就喜欢吃这些东西,说不定她卖力吆喝几声,就有生意上门呢。

正好她也累了,于是她就拖着板车站在了树荫下。

香汗淋漓,她这会儿才有空擦拭,但嘴里还是不停的吆喝着:“卖鹿肉,新鲜的鹿肉!”

白府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一个八字胡的矮小男人走了出来,往地上抛了一些东西。

云馥定睛一看,才看清楚是几个铜板,在灰蒙蒙的地上打了几个转,才静静躺在地上。

“走走走,我们白府的主子喜静,以后别在这儿叫唤了。”八字胡管家斥责道。

云馥好整以暇的望着他,没有弯腰去拣铜板:“怎么,这条路是你们白家的,我们寻常老百姓是走不得了?”

八字胡万万没想到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少女,还敢跟他白府的人叫板,小眼睛露出一抹轻蔑:“你们来白府的门口,不就是想要些打赏银子么。

那倒也是,谁不知道白府人多,买什么东西都是成批成量的买,而且主子们高兴了还会给打赏。”

这话说得,好像云馥就看准了他白家,往白家这里死命凑似的。

云馥嘴角微微勾起:“哟,转移话题呀。这条路又没有写你们白府的名字,难道我就不能在这里歇歇脚,顺便叫卖一下了?”

“胡搅蛮缠,你在咱们白府门口吆喝,难道不是冲我们白府来的?”八字胡明显是不想和云馥多费口舌,挥挥手就叫来了几个小厮,“把这个女人给我赶走。”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么蛮不讲理。你这意思是,只要是你们白府的路,我们普通老百姓就不能走了是吗?”

这里争辩的声音渐渐吸引了路人,无数人将这里围成了一个圈。这些基本上都是过路的人,一听云馥这话,纷纷对八字胡指指点点。

“就是啊,这条路是所有人的,又不是单单你白府的路。”

“凭什么赶人,这条路又不是白家修建的。”

八字胡涨红了一张老脸,狠狠瞪向云馥:“乡野村姑,不知所谓!”

“咱们都是认理不认人的,你说这句话就更好笑了。分明是你白府蛮不讲理,怎么就变成了是我不知所谓了?”云馥摊开手,十分无奈。

她字字珠玑,条理清晰,压根就没有因为这种人而生气,反而有一种淡淡的无奈感。

其实,如今云家穷得都吃不上饭了,那几个铜板云馥是真的想捡起来。

但是,八字胡故意丢在地上,无非就是想要让云馥蹲在地上拣。

以云馥的姿势,衬托出他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肚子饿着饿着,也就习惯了。但是,这种打脸的事情,她是万万不能做的。

做人要有气节,不能因为这几个铜板够买一串糖葫芦就去拣。

就在这时,几个护卫拨开人群,一个年轻的公子走了过来:“白管家,这是出了什么事?”

八字胡就是那白管家,他恭敬的躬身行了大礼:“三公子,这个姑娘蛮不讲理,非要在咱们白府大门口搭建菜摊叫卖。

我按以前夫人吩咐的过来打赏她几个铜板,让她上别的地方去,她反咬一口说我赶她走。”

云馥哑然失笑,微微摇头:“我只不过是在这里躲一会儿阴凉,难道,你们白府还要管我几时离开这条路?

再说了,你们这位白管家一过来,二话不说就将铜板丢在地上,谁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我虽然出身布衣,但品德干净,接人待物向来不会如此。

白管家此举,是不是以为我一个贫穷的农家女子,就会匍匐在你脚下,去拣那几个肮脏的铜板?”

真相大白了,白管家在白府里蛮横习惯了,府里的丫鬟小厮都害怕他。这种侮辱人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

偏偏他今儿没看黄历,对着云馥做了这样的事情,这才翻了车。

白府的三公子虽然容貌普通没啥特点,但一看就是个彬彬有礼的人,他拱手一礼:“既然是我白府的管家有错在先,那在下就给姑娘陪个不是了。

正巧我白府之前采买的肉食已经吃完了,不如就请姑娘将这写都卖给我白府吧。”

云馥心里一乐,心说没想到过程虽然坎坷,但是只要能卖出去,就好了。

“公子谦卑有礼,这笔买卖不用请字,亦可。”云馥淡淡微笑,那白三公子心底却躁动了起来。

“嗯,好。这位姑娘跟在下来吧,在下回去拿银子给姑娘。”白三公子平静的说着,随后在无人察觉的时候,偷偷给了白管家一个眼神。

白管家立刻会意,让小厮拉着鹿肉进后院,而他则往里面去了。

云馥正欲答应进门,眼角却瞥见离开的白管家,他腰间正挂着一个钱袋子,不像是没有带银子的样子。

更何况,管家管家,那就是管这个家的。按理说,这些又不是白三公子自己个人买的,而是整个白府的人买的,应该是管家直接拿银子才是。

怎么会让一个少爷自己掏银子呢,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吧。

白三公子先一步踏入府里,回头见云馥一张小脸纠结在了一起,温声问:“姑娘,怎么不走了?”

云馥讪笑:“我还是不进去了吧,公子只管拿银子给我就是了。”

“姑娘是不是担心在下引姑娘进府,是要更好的报复姑娘?”白三公子微微摇头,“野鹿比较重,要送去后厨称过了才能算银子的。”

听他这么一解释,云馥这颗心才放了下来:“哦,原来如此啊,那就有劳公子了。”

不得不说,这白府还挺大的,白三公子领着她走过了几条廊桥。一路过来,无数小厮丫鬟躬身行礼,可越往后走,人就越少了。

云馥望着前面一望无际的长廊,终于停下了脚步:“白公子,还没到么?”

白三公子也停下了脚步,负手回头,嘴角却勾起了一丝轻薄笑意:“小娘子这就已经等不及了么。嗯,这地方也好,人迹罕至。”

云馥大惊失色,谁能想到在白府外面彬彬有礼的公子,实际上是一头披着文雅皮囊的狼?

“你要做什么?”云馥小脸惨白,眼看着男人已经开始动手解衣裳了,她步步后退,却被阶梯绊倒。

“做什么,鹿肉哪有姑娘好吃?”白三公子黝黑的面容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放心,本少爷向来不是吃白食的。我可以给你银子,给你比花楼多三倍的银子。”

云馥只恨自己真是蠢笨至极,怎么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现在掉入了狼窝!

就在白三公子要扑上来这千钧一发之际,云馥猛地一踢,正中红心!

“嘶!”白三公子被踢到了大腿内侧,差一点点就废了,他却冷笑,“想不到你这么刚烈,是本少爷喜欢的调调儿。”

云馥趁着他痛的时候,就已经往回跑了,反观后者却不慌不忙:“小美人儿,你就慢慢跑吧,这地方已经被白管家下了命令,不准任何人过来。”

看来,早在之前,这白三公子就已经打上了她的主意。

她就说吧,当管家的不给银子,让一个少爷给,这绝对有诈。

云馥拿出了当年高考体考的那股子劲儿,一口气往回跑了三百多米。

眼看着前方的垂花门有两个丫鬟经过,她连忙大喊:“救命啊!”

那两个丫鬟却看向她的身后,恭恭敬敬的行礼:“三少爷。”

白三公子不疾不徐的声音从云馥身后响起:“嗯,把门关上再下去吧。”

云馥不可置信的想要去拉那门,她的手把在门上,不肯松开。其中一个丫鬟竟然伸手狠狠将她推了出去,那扇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

“你还是乖乖的吧,这里都是本少爷的人,没有人能救你的。”白三公子笑得就像个恶霸,也好似是在嘲讽云馥的天真愚蠢和不自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