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宋以宁邢穆琛小说完整版

宋以宁邢穆琛小说完整版

宋以宁邢穆琛小说完整版

来源:麦子云 作者:章鱼肉丸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9 16:17:26

“秦家?现在当家的还是你爷爷,你又算什么东西?还是你觉得你的继承权已经稳操胜券了?”邢穆琛轻嗤一声,秦家里边的弯弯绕绕或许其他人不了解,但是他邢穆琛可是了如指掌。秦昊不是秦家的长孙又想争继承权,大学毕业后就脱离秦家出来创业,表面上说自力更生,说白了就是让老爷子看到他的能力继而转变继承权的规则,立贤不立长。

在线阅读

秦昊怔住了,眨了好几下眼睛,不敢相信邢穆琛居然会这么护着她。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

他神情不变,开口的语气有无尽的寒意:“你们向她道歉。”

到了此刻秦昊和许思晴若是看不出来邢穆琛在为宋以宁出气,那他们就是傻子了。

她低头,不甘心。

“邢少凡事不要做得太狠,我怎么说也是秦家人。”秦昊胸口剧烈起伏了几次,狠狠吐出一口恶气,咬牙道,秦家在京城虽然比不上邢家,但也是大家族,他以为无论如何邢穆琛就算不给他面子也会给秦家,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女人和秦家为敌。

邢穆琛显然没了耐性,掀起眼皮扫了他一眼,秦家怎么会出这么个东西。

“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商量?”

“秦家?现在当家的还是你**,你又算什么东西?还是你觉得你的继承权已经稳*胜券了?”邢穆琛轻嗤一声,秦家里边的弯弯绕绕或许其他人不了解,但是他邢穆琛可是了如指掌。

秦昊不是秦家的长孙又想争继承权,大学毕业后就脱离秦家出来创业,表面上说自力更生,说白了就是让老爷子看到他的能力继而转变继承权的规则,立贤不立长。

简短两句话让秦昊和许思晴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秦昊这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邢穆琛的铁血手腕在商界里无人不知,如果不是他行事不够狠辣也达不到今天的位置。

秦昊硬生生的扯着唇角陪笑:“邢少说的是,是我嘴上没把门一时嘴*,在这里郑重的向邢少的未婚妻道歉,对不起。”

说完还扯着许思晴向宋以宁低头鞠躬了,可见诚意十足。

宋以宁看着面前的两人顿时觉得可笑,刚才还在她面前嚣张辱骂她的人现在像个舔狗一样卑躬屈膝。

“滚”。

邢穆琛掀起薄唇淡漠的吐出一个字。

“邢穆琛谢谢。”她是真心的感谢。

这是他第二次帮她,她第二次向他道谢。

“麻烦。”他语气冷淡,好像刚才帮她的人不是他。

“我发现好像跟你结婚也还不错。”宋以宁笑眯眯的看向他。

只是还不错?

邢穆琛看着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她是不知道邢太太的位置有多少人抢着要坐吗?至少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不敢再故意刁难她,而她居然只是还不错。

“你看男人的眼光真差。”想到秦昊是她的前男友邢穆琛忍不住开口吐槽。

“你说我看男人的眼光差,意思是说你自己很差吗?亲爱的未婚夫。”宋以宁直接顶回去,她可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刚说完舞蹈音乐就响起了,今晚的慈善晚宴正式开始之前会有一场开场舞。

宋以宁看着邢穆琛伸在她面前修长干净的手掌,此时的他就是一名十足的绅士。

可是她却愣在了原地脑子一片混乱,他没说过还要跳舞,如果早知道她可能会找个理由拒绝这次的晚宴。

周围满是参加晚宴的人,邢穆琛的身份又摆在这里,周围人的目光统统聚集在他们身上。

大家都很好奇像他这么出色的男人带来的女伴会带来怎样的开场。

她努力压下心中的不适,虽然很惧怕,但是她更惧怕邢穆琛会因为自己而尴尬。所以此时的她,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她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那段日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如果可以她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想起。

邢穆琛握着她的手顺势把人拉的离自己更近了些,另一只手则扶在她的腰后。微微倾身在她耳边说道,“把手搭上来,一会儿跟着我走。

她听话的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轻声回应道:“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帮了她两次,这回她就算帮不了他什么,但是也不能让他丢脸。

她要让全场的人都知道邢穆琛这个出色男人身边的女伴也是非常优秀的。

随着音乐响起两人开始了这场舞蹈盛宴。

她优雅、美丽、自信,像英国皇室里的女王。

她开始跳的第一步邢穆琛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她的舞姿让现场的人惊艳,甚至是叹为观止。

许多的高难度动作她都完成的如行云流水般自如

一曲终了,掌声如雷声般震耳,全场都在为两个人的这支完美舞蹈鼓掌欢呼。

“出乎意料,宋以宁。”邢穆琛没想到她这个落魄的小医生居然会这么高贵标准的国际舞蹈,她身上似乎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有趣。

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热气呼在她耳边酥酥麻麻的让宋以宁不禁红了脸,还佯装淡定的开口:“我都说了不会让你失望。”

开场舞结束正式进入今晚的拍卖环节。

坐在前排的两人对于拍卖品兴致缺缺,邢穆琛是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他这种身份的人想要得到什么根本不需要到这里拍,动动手指就有人送到他面前。

而宋以宁看着眼花缭乱的珠宝或者字画古董说不喜欢是假的,只是她明白自己几斤几两,妈**手术费医药费都是她把自己卖给邢穆琛才凑到的,她又怎么可能有闲钱来买这些外表华丽的东西。

“怎么?喜欢?”邢穆琛坐在身侧的小女人看着台上的珠宝粉钻项链发呆,微微低下头声音略显慵懒地问她。

身旁有声音响起她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嗯?没有,在想事情。”

他挑了挑眉没再说话。

台上的粉钻项链也开始拍卖,起拍价八十万,每次举牌增加十万,不是什么特别的珠宝叫价的人不多,一开始会有两三个,叫到最后一百三十万就只剩下秦昊了。

拍下这条项链是他今晚参加这场慈善晚宴的目的。

他最近想要吃下的大客户特别难缠软硬不吃,他上门拜访一直被拒绝,如今好不容易打听到这个客户的妻子是个珠宝收藏爱好家,最近一直在找想要收藏的就是这条粉钻项链,如果他能拿着这条项链去拜访这单生意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只要一想到这笔生意给他带来的利润,这一两百万根本不算什么。

看着即将到手的项链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

“还有人要竞价吗?”主持人出声问道。

“两百万。”

价格一出,全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