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填房小娇妻

填房小娇妻

填房小娇妻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岚溪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08 16:52:51

十六岁的沈云薇原先是要做秀才娘子的, 可一次意外的溺水, 让她被村子里的樵夫秦时中所救, 秦时中,来历不明,性情古怪, 去做他的填房,做他孩子的后娘, 沈云薇心里可没底.......

在线阅读

待沈云薇和秦子安都是洗过之后,秦时中上前,将那一盆热水端了出去。

沈云薇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念起他这一份体贴,倒也觉得,自己这门婚事,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坏,而秦时中,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可怕。

秦时中回到新房时,秦子安已是让沈云薇安顿着在床上睡着了,身上的被子掖的好好的,脱下的衣裳也都是整整齐齐的在床头摆着,而沈云薇则是坐在一旁,刚看见他进来,新妇洁白的面容上便是浮起一阵惶然,手指情不自禁的攥在了一处,面对秦时中,她仍是惊慌失措的。

秦时中看在眼里,心下也是了然,他知道,自己虽然救了她的命,可也毁了她的姻缘,在此之前,两人连话也不曾说过,他又是这般来凶恶冷僻的样子,如今骤然做了自己的媳妇,她这小小年纪,又哪能不害怕。

念及此,秦时中将脚步放缓,他走到了沈云薇面前,与她低声道:“你不用怕我,我不会欺负你。”

沈云薇听着他这一番话,心中忍不住微微一震,她抬起头,就见男人站在自己面前,他的脸庞逆着光,显得五官尤为英挺,眉宇间隐含着一股说不清的威势,这样的威势,实在不该出现在一个寻常的农夫身上,沈云薇怔怔的看着他,只觉得他和村子里的其他男人都不大一样,可究竟是哪不一样,她又说不清。

要说起来,这秦时中并非是秀水村本地人,在两年前的一个晨曦,他抱着孩子蓦然出现在了村口,秀水村地处偏僻,住的人不多,家家户户彼此也都认识,骤然来了一个陌生人,大家都是人心惶惶,里正也曾带人去盘问过秦时中的来历,才知他本是关中人,家中发了洪灾,大水冲跑了他的房子,父子二人没有了活路,才一路逃荒来到了这里。

他并没有提起过他的妻子,村民只纷纷猜测他的婆娘要么是生孩子时难产死了,要么就是让大水给冲跑了,丢下了他们父子两。

村民们大多淳朴,见这爷俩身世可怜,便是接纳了他,未过多久,秦时中便在村东头赁下了一间院子,带着孩子在村子里住了下来,平日里以砍柴为生,也不与村人来往,见他这般古怪,村人倒是忍不住私下嘀咕,只觉此人不好相与,就连秦子安,村人也不大让自家的孩子和他玩的。

如今,见他娶了沈云薇,村人私下谈起来,倒也多为沈云薇不值,嫁给谁不好,嫁了这般个性情孤僻的汉子,往后还能有她的好日子?也有一些长舌妇只说这就是沈云薇的命,人家既然救了她,她就该以身相许,填房也好,后娘也罢,不都比她没了性命要强?

见自己的小媳妇带着两分怯意的看着自己,烛光下,她的身段柔若细柳,肤色白皙如玉,引着人情不自禁的想去将她抱在怀里。

秦时中的眼睛渐渐变得幽暗起来,他俯下身,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自己的小新娘一把抱了起来。

沈云薇发出一声细小的尖叫,她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虽然在成亲前,嫂嫂和媒婆都曾在她的耳旁隐约的说过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也曾给过她“压箱底”的小物件,可临到头来,她却还是害怕的不成样子。

“别怕。”秦时中低语了两个字,怀中的女子柔弱无骨,只让他的眸光透出一股灼热,刚说完,他便是俯下身,吻住了她。

沈云薇的心砰砰跳着,男人的呼吸扑面而来,属于他的气息霸道的钻进她的鼻腔,让她手足无措,只能任由男人轻薄,她的唇瓣柔软,既让人不忍心用力却又不由自主的越吻越深……

沈云薇只觉自己透不过气来,她的肌肤素白绵软,秦时中看在眼里,双眸中仿似燃起了一把火……

沈云薇惊慌极了,她的身子颤抖了起来,她不敢大声喊,只怕吵醒一旁的孩子,她的眼睛里噙着泪,只能小声祈求着身上的男人:“我害怕,求求你,别这样,求你……”

听着她的祈求,秦时中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他支起身子,看着身下因着害怕,一张秀脸都变得苍白的小人,男人的呼吸仍是粗重的,看着她眼角的那些泪,秦时中终是叹了口气,低哑着嗓子告诉她:“好,我不碰你。”

说完,男人伸出粗粝的手指,为她拭去了眼泪,他看着她的眼睛,又是与她说了一句:“我去地上睡。”

话音刚落,男人果真翻身下床,从柜子里取出了一床被子铺在了地上,而后和衣躺了下去。

沈云薇一动也不敢动的睡在床上,她渐渐止住了抽泣,却是竖着一双耳朵,只听着男人粗重的呼吸声隔了许久才慢慢变得平稳,她困得厉害,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身边的男子起身为自己和和孩子掖好了被子,他仿佛一直都没有睡着,可也终究没有再去碰她的身子。

清晨。

沈云薇醒来时,映入眼帘的便是高高的房顶,她有些恍惚,直到听到一旁的呼吸声,沈云薇转过头,便瞧见了秦子安睡得正香的小脸。

沈云薇这才回过神来,晓得自己昨日已经嫁给了秦时中,做了他的娘子。

她从床上起身,一旁已是没了男人的身影,沈云薇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看着孩子睡得香,沈云薇并没有吵醒他,只穿好衣裳,去了院子。

院子里也是静悄悄的,除了当中的三间厢房外,院子里还有一间灶房,烟筒已是飘起了炊烟,沈云薇进了灶房,就见锅里煮着粥,热着馒头,秦时中竟是将早饭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