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医见不钟情

医见不钟情

医见不钟情

来源:麦子云 作者:柒月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8 14:36:01

慕程洛竟然被人劈腿了?那个全世界最完美的男人,竟然也会被女人背叛?是什么样心态的女人会放着这样优质的男人不要,然后来跟她抢宁致远?钟晴失笑,“原来那个女人是你的未婚妻啊,还好,还好,我没把她揪成地中海,不然你现在肯定不认识了。”“你跟她动手了?”慕程洛好奇地看着钟晴,只见她摇头,重重地叹气一声。

在线阅读

男人来到了钟晴的身旁,盯着她看了看,伸手移开了她眼前的酒杯,沉声:“喝了不少。”

钟晴眯着眼,定睛一望,顿时失笑道:“我见过你,你是……你,你是慕程洛。”

喝了太多,钟情的舌头都有点打结,不过,在酒精的麻醉下,她心里也暂时好受了一些。

“见过我?”慕程洛吃惊地看着钟晴,“在哪儿见过?”

“杂志上,手机上,还有今天早上在医院,我好像也看到你了。”钟晴迷糊地笑着,她酒喝得再多,也知道这个鼎鼎大名的慕程洛。

丰信集团总裁,有钱,有势,有地位,还有那张令女人疯狂尖叫的俊脸。医院那边的单身女青年天天谈论幻想的对象。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应该说,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奢靡而堕落的地方?

“慕先生也来酒吧找刺激?”钟晴将酒杯端起晃了晃,迷人地笑了笑,眼神就这么顺其自然地闯进他的双眸内。

慕程洛低头看着钟晴,淡定地将几张照片递给她。

钟晴脑袋沉沉地,视线不断地在打转,一圈又一圈,她迷迷糊糊地接过照片一看,竟然是宁致远跟那个女人在酒店激|情一刻被**的照片,还是高清版的。

看到这些照片,她心口再次一痛,自嘲道:“你怎么会有这种照片?你是嫌我今天看现场版的还不过瘾,特地给我再加点料,让我再回味回味吗?”

“有人动了我的未婚妻。”慕程洛话一落,钟晴眉头立马拧成一块。

她听错了吧?

难道那个女人是慕程洛的未婚妻?

慕程洛竟然被人劈腿了?那个全世界最完美的男人,竟然也会被女人背叛?是什么样心态的女人会放着这样优质的男人不要,然后来跟她抢宁致远?

钟晴失笑,“原来那个女人是你的未婚妻啊,还好,还好,我没把她揪成地中海,不然你现在肯定不认识了。”

“你跟她动手了?”慕程洛好奇地看着钟晴,只见她摇头,重重地叹气一声。

“没打,我给她服务费了?我不能让别的女人伺候我男朋……”钟晴痴痴一笑,在想到宁致远时又下意识闭上了嘴。

从今天起,她和那个负心人再无瓜葛。

“你没想法?”慕程洛沉声追问。

钟晴摇了摇头,“能怎么办,难不成我应该拿着我的手术刀,把他们给解剖了?”

“解剖?”慕程洛嘴角微扬,似笑非笑,“不错的主意。”

“可惜我今天下班,忘记带手术刀了。”钟晴的酒精上头了,她扶额,自言自语道:“不过,就算我有手术刀,我也不会做犯法的事。想要报复一个人,最高境界是慢慢折磨那个人。”

话完,钟晴坐吧椅上跳了下来,她踉跄一下,整个身体直接跌撞进慕程洛的怀里。

她愣了一下,撑着他的胸口,拼尽全力站直着,拘束地鞠了躬,“抱歉,我不是故意碰你的,不过你的胸练得挺结实的,呵呵呵,摸上去挺舒服!”

说完,她摇摇晃晃地准备离开。

“你喝醉了!”慕程洛蹙眉。

“不用你管!”钟情摇摇晃晃向外走去。

“你要去哪儿?”幕程洛大声问道。

“找男人。”钟晴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声音呢喃,“这么美好的夜晚,浪费了,不是很可惜,我要去找……”

钟晴话还没说完,就被慕程洛打断了,“你喝太多了。”

“我没醉。”钟晴转身,眼神迷离地看着慕程洛,“你不信?”

慕程洛沉默,他在医院也见过钟晴,她是他外婆的主治医生,有好几次在病房外看到她跟老人家惬意的聊天。

因此,他对钟情印象也一直不错。

有好几次在他外婆病房碰到了,他还主动点头示意一下,不过她总是匆忙离开。

在慕程洛的印象中,平日里的钟医生应该是一个严谨,不苟言笑,说话谨慎而且呆板的女人,可是今日的她,明显和平常大有不同。

再说的直白一些,眼前这个钟晴,竟然有种莫名的滑稽。

“你不信的话,我给你走个猫步,别眨眼,我怕你看歪了。”钟晴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插着腰,一本正经地抬起下巴,昂首挺胸地左右摇摆地走了两步,直接重心不稳,然后倒在地上。

慕程洛额前一黑,皱了皱眉,无奈地上前直接将地上的钟晴捞了起来,只见她闭着眼睛,身子轻飘飘地倚在他的身上。

“你住哪里,我开车送你回去。”慕程洛轻拍着钟晴的脸。

只见她摇头晃脑,呢喃道:“我不回去,我妈看到我这样会担心的,我心里烧的慌,我必须去发泄一下。”

“你要怎么发泄?”慕程洛好奇地看着钟晴。

只见她紧皱眉,痛苦低吟,泪水夺眶,“我要报复,我也要找个男人睡,我要……”

“你真这么做了,肯定会后悔!”慕程洛蹙眉。

“我不会后悔,我……”

钟晴微微睁开眼,眼神朦胧,一双雾气腾腾的眼眸看着他,可怜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着。

突然,钟情伸手摸上了幕程洛的脸庞,从额头一直划到他的下颌,痴痴一笑,“要不,你跟我睡吧,宁致远睡了你的女人,你睡我。”

慕程洛听到如此直白的“邀请”,顿时被唾沫噎到,猛咳好几下。

“钟医生,你真的醉了。”慕程洛低头看着钟晴那双无辜却不自觉绽放媚态的瞳孔,只见她像只慵懒的猫咪一般,将头顶在他的胸口蹭了蹭,继而搂着他的腰,沉沉地靠在他的身上。

幕程洛紧了紧眉毛,半扶半抱着钟晴,向外面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