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老婆大人不好惹

老婆大人不好惹

老婆大人不好惹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若心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5 15:41:14

《老婆大人不好惹》是作者若心的一部优秀之作,小说选取内容新颖,结构合理,流畅连贯,情趣盎然,可读性强。我别扭的挣脱了他双手的管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于我根本就不想把事情闹大的本心,我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地告诉楚易刚刚发生的事情。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更改是非,我以着旁观人的角度去表述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当然也包括我的确是。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八章 生活大爆炸

"妈,你别怕,现在我来了,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半点欺负了!"小姑握着婆婆的手柔声安慰道,两只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我,目光凌厉得简直就想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

咽了一口唾沫,我的心中就要燃起大火,月兰这算是正式向我开战了吗?

对于小姑的冷眼,我丝毫不带怕的,应着里屋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把篮子一把扔到地上,便冲到了婆婆的面前,拉着她的手故作糊涂的急声问道:"妈,你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这就去找他算账去!"

王丽梅黑着脸看我,滔天的怒火就要喷到我的脸上,但在看到从里屋里走出来的楚易,话到了嘴边,只能讪讪的收了声。

下一秒,婆婆就冲我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用以慈祥的表情对我轻轻摇了摇头道了句:"没什么!"两人却用着一副极为冰冷的目光望着我,里面全是深深的恶意。

出门瞧见沙发上那张久违重逢的脸庞,楚易有些激动地走到月兰的身边,有些的激动的喊道:"妹,你来啦!"完全忽视了一旁的我的存在,便自顾着同二人嘘寒问暖了起来。

许久,他终于感受到了我的存在,慢半拍的转身看我,高兴的指责了我一句,老婆,你也真是的,都说了让你记得叫我起床,你怎么还是给忘了呢!

冲楚易使了个白眼却被他轻而易举的躲过,继续同小姑津津有味的聊起了从前,故事的内容对于我来说,未知得就像上个世纪一样遥远。

砸了砸嘴,我没趣儿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又走回了屋里,不再搭理三人,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我在这三个人的眼里根本就是一个透明人。

进了屋,我猛地关上了房门,丝毫也不顾及外面人的感受,便自个儿坐到女儿的身边儿躺了下来,打算睡一个午觉再接去医院上班。

许久,我在浅薄的睡意之中做了个梦,我梦到自己变身成了紫薇,双手被细小的鱼线紧缠着,就要勒出血来,抬头便瞧见我的婆婆王丽梅穿着老佛爷的衣服珠光宝气的坐在高位上,居高临下的藐视着我。

而小姑月兰则变身成了她的得力助手容嬷嬷,此刻正拿着一扎细而长的银针微笑向我步步紧逼,那笑容真让人发怵。

我想逃,身后却是一堵厚实牢固的墙壁,无路可退,我像反抗,却四肢发软得脸手都抬不起。

我尖叫了一声:"尔康!"那根闪着寒气的银针便狠狠地朝我的胸膛扎了下来,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溅了容嬷嬷一身,却依然模糊不了她那种狰狞得可怕的笑脸。

我忍不住尖叫了一声睁开了眼睛,醒来只瞧见头顶那段白花花的天花板和女儿望着我,担忧的表情。

我从床上弹了起来,坐在床口,惊魂未定的大口喘着粗气,背后是一边薄薄的冷汗,右手还下意识的捂住我的胸口,仿佛此刻真的有鲜血流淌着。

"妈妈你怎么了?"悦儿瞪着双眼睛,怯怯地问我。

"啊!还好只是个梦!"我揉了揉冒着冷汗的太阳穴,传来的痛感让我

第十四章 别忘了你的身份

月兰竖着眼睛看我一眼,眼里却满是挑衅,看完,我只觉得心头一紧,突然开始害怕她金口一开,直接挑起这场大战的祸端。

我想开口制止些什么,奈何我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小姑子就不负众望的点燃了火柴,这间屋子从这一刻开始,瞬间枪林弹雨。

月兰抱着手,向楚易走进,眼睛里透着伤,幽愤地痛斥道:"哥!没想到我走了以后,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吗?要早知道是这样,我就是在那边再怎么受苦也把妈接过去,省着在这受你们的欺负!"

小姑子的话让楚易的脸羞愧得忽然就红了脸,他略微思考了一下,便抬起清凉的眼睛看我,眼神却忽然变得冰冷得可怕,骇得我直打了个冷颤。

"小妍,我说了多说次了,妈她是长辈,就算她做了再怎么过分的事情,你这个做媳妇的就不能稍微让着妈一点吗?为什么总是要故意惹妈生气!"当着这个小姑的面,不问是与非,楚易便转过身对我历声呵斥,声音寡淡。

对于楚易忽然转变的态度,我抬起头不可思议的望他,呼吸一窒,心里就要燃起大火,正当我开口要辩解些什么,婆婆用她锐利的余光洞察到,抢先了我一步。

"易儿啊!别怪小妍了,我没事儿,也是怕我摔到要伸手来扶我,才无意伤到我的,她也是好意,别错怪她了,要不然以后又得落人话柄,觉得咱们气量狭隘,容不了人了。"婆婆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膝盖上喘着粗气,极力地为我辩解道。

我一时间没有听出她暗藏杀机的话,还真就以为我的这位婆婆是在为我用心的辩解来着,心里还十分的感动,心想,老天有眼啊,她终于对我放下偏见了,这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只是这样的好感还没维持到五秒,我那小姑子却像是吃了一记炮仗一样,咬牙切齿地嘟着嘴,插着腰冲到了我王丽梅的面前,着急得喊了起来,"妈!你说什么呢,她刚刚明明就是想要打你被我给拦下来了,你为什么不说实话,你究竟在怕些什么呢?"

月兰一副就快要被气死的模样,叉着腰就像是个怨妇一样,楚易看着月兰愤愤不平的模样,眼神变了变,他似乎是忽然顿悟一般转过身,握住我的肩,斜眼问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别扭的挣脱了他双手的管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于我根本就不想把事情闹大的本心,我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地告诉楚易刚刚发生的事情。

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更改是非,我以着旁观人的角度去表述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当然也包括我的确是对婆婆王丽梅动手了的事情也丝毫没有隐瞒,我奢求楚易能完全相信我,但也不愿意他什么也不懂,就对我一通乱麻。

他受不了我给他添乱,我也受不了他不问是非曲直就动用他那权威的勒令将事情轻轻带过。

在我和婆婆的这场二人大战之中,我也实在弄不清楚易究竟在其中扮演个什么角色,他总意志不坚的左右摇摆,相互打着太极,从未把我与婆婆之间的争吵当做一会儿事,认真对待。

对于这个家,他总是这样的不负责任。

我尽可能的平息心里的怒火,耐心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