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陛下又挡我桃花了

陛下又挡我桃花了

陛下又挡我桃花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黄公子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3 09:33:09

《陛下又挡我桃花了》是黄公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陛下又挡我桃花了》精彩章节节选:韩宣婚内出轨,原以为他多么爱安静呢,才会做出那样无耻的事情,却原来他在安静丈夫横死、安静心里充满自责、最需要他安慰的时候,他却和其他女人在月光下约会,玩儿浪漫。他心里所谓的爱,也不过如此。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9章 是不是找错了?

“江淮。”他一进来就先跟江淮打了招呼,随后才看向何蕊。

看到他的时候,何蕊略微有些惊喜,这位民警看上去也是挺帅的,而且穿的制服,又加了不少分。

“坐。”江淮轻咳了几声,有些不悦地看了她一眼。

“你好你好,我叫何蕊,是他的……房东。”她迟疑了一下,也不知道这个称呼合不合适,不过江淮的眉头皱地更紧了。

“你好,这是我的警官证看一下。”刘曦均就显得很官方了,“之前江淮已经说了大概的情况,我们也在查,不过他知道的信息太少了,而且名字也不知道是不是……”

本来谈论的是江淮的事情,但是这两人说起话来,倒是直接把他本人晾到了一边。

江淮托着下巴,不满的看着身旁的刘曦均。

找他,是不是找错了?

“刘警官,真是麻烦您了,不知道您有没有空,不如我们……”

“**应该都挺忙的吧。”江淮适时的打断了她的话,一脸真诚的看向刘曦均。

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像是恍然大悟般地站起了身,“对,我只是凑巧来附近办事,我还得赶快回去。”

何蕊有些可惜的应了一声,“好吧,那我们再联系吧。”

“那不送了。”江淮警告似地看了看他。

“嗯,我先走了。”他礼貌性地看了何蕊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看两人这情况,她顿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你们是不是认识?”

江淮耸了耸肩,摇摇头说:“这不是昨天认识的吗?”

她心里不禁有些嘀咕,可是看两人的样子,明明就不像是刚认识的,倒有几分像是朋友。

“我去一下卫生间。”说完,她就先离开了位置。

虽然对这件事有些怀疑,但是那位民警毕竟是真的,他肯定不会骗自己吧,回头再详细的问问他。

对了,说不定他的手机号就是他的微信呢。

想到这儿,何蕊突然觉得心情舒畅了一些。

第15章 不安分的心

但是,不管她的动机是什么,何蕊都不感兴趣,也不可能对她承诺什么,她已经把苏芹芹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海洋,也相信海洋有处理这件事情的能力。

何蕊辗转了好半天,还是没有办法入睡,索性起来,打开了电脑,继续写她的长篇小说。

写到半夜时,才停了下来,揉着酸麻的脖颈站起身,走到窗口,拉开窗帘,轻轻推开了窗户,想歇歇眼睛,再换一口新鲜空气。

夜空深邃,月亮皎洁,婆娑的树影随着夜风微微晃动,给静谧的夜更增添了旖旎的味道。

就在这时,眼尖的何蕊看见了一对人,一对男女,拥抱着躲在树影里,好像在说情话,不知道是不是怕月亮听见,两个人贴得很近。

何蕊看着那对男女,女人背靠着一棵梧桐树,短发被夜风吹得有些微的乱,苗条纤细。看不清楚脸,但从身材上应该是个挺好看的年轻的女人。

男人比女人高一头,头发浓密,身上穿一件蓝色带浅白色条纹的长袖体恤衫,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衣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何蕊几乎在见到他们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男人是她的前夫:韩宣。

何蕊苦笑着想,还真是何处不相逢啊。韩宣抬头就能看见何蕊,因为这么深的夜里,只有她家的灯亮着,而她趴在窗口上。。

于是,何蕊赶紧缩了回来,轻轻把窗子关上,重新拉上了窗帘。这么深的夜里,韩宣和别人的女人在树影里拥抱,这并没有引起何蕊的不舒服,他们已经离婚了,他所有的行为都和她无关。

何蕊有点好奇,前几天韩宣还纠缠安静呢,让安静离婚嫁给他,导致安静反复纠缠自己,让自己复婚,她好解脱。怎么短短的时间,韩宣又找到了别的女人?

不太可能吧?何蕊想来想去,想到了韩宣的微信通讯,里面不是一妻一妾吗?现在能确认了,那个被韩宣备注为妻的安安就是安静,那么这个在深夜里和韩宣拥抱的女人,应该就是他通讯录里的妾、备注名称为莹莹的女子了?

想到那两个备注名称,何蕊轻声笑了。

想到韩宣那两个备注名称,何蕊轻轻笑出了声,然后又冷笑起来。

韩宣婚内出轨,原以为他多么爱安静呢,才会做出那样无耻的事情,却原来他在安静丈夫横死、安静心里充满自责、最需要他安慰的时候,他却和其他女人在月光下约会,玩儿浪漫。

他心里所谓的爱,也不过如此,自己和韩宣一起生活四年,这一刻彻底明白了他是如此性情薄凉之人。这一刻,何蕊非常庆幸自己处理事情的果断,快刀斩乱麻,用最优美的一个转身,离开了韩宣这个烂男人。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何蕊彻底不困了,决定索性一直写到天亮。刚好何蕊的小说在写一段婚外情,她就把韩宣和那个女人写了进去。

不是刻意营造浪漫,而是在写两个视婚姻如儿戏的出轨男女,而刚刚看见的韩宣和那个女人的一幕,恰巧合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