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分手后我被竹马总裁缠上了

分手后我被竹马总裁缠上了

分手后我被竹马总裁缠上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三山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1 09:29:43

《分手后我被竹马总裁缠上了》小说的作者是三山故事讲述了梁浅姜煜成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男友劈腿,竹马天降,不知名十八流小作家莫名被神级大佬缠上了。 一想到自己的小说男主原型正是眼前这位人人敬畏的孟家大少。 她怂了,她怕了,她……苟了。 本着“只要我不告诉你你就不会知道”的原则,梁浅理不直气也壮,立志将“竹马男主”的故事进行到底。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005章 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仅仅是吃了一顿饭,梁浅就觉得自己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精力。

临走时,孟泽深叫住他。

“我手机没电了,你手机借我用用。”

孟泽深接过后,拨通了电话,站在一边和某人聊着。

梁浅百无聊赖地在门口等着,到点了,她想好好睡一觉。

“咕咚”一声,金属与水面的碰撞声将她吓醒了。

梁浅定睛一看,自己的手机竟然已经沉到了鱼缸里。

孟泽深垂眸,丝毫没有做错事的自觉。

“不好意思,手滑了。”

真是妙啊!

这个理由竟然找不出一点破绽,哪怕这个鱼缸比她还高呢!

“我赔你一个。”

“算了,不用了。”梁浅摆摆手。

姜煜成在她手机上做了手脚,她本来也打算换的。

“下班后在门口等我。”孟泽深说,“我会来接你。”

孟泽深……疯了吧。

梁浅将这个信息消化了半天,孟泽深的意思是,要与她同行?

这要是被人拍到,她就是洗秃噜皮了也洗不清楚。

“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没……我是说,不用了。”

“我很见不得人?”

“不,当然不是!”梁浅立刻解释,“我只是觉得,这样太麻烦孟总了。”

“不麻烦。”

话音刚落,瞬间阻断她所有的后路。

大佬都不嫌麻烦了,她这个小虾米还*什么心。

梁浅走后,孟泽深拿出一个记事本,煞有介事地在前两栏打上了勾。

“第一,吃她剩的食物。”

“第二,陪她逛街。”

恋爱攻略100条,现在的进度为2%。

下班后,梁浅准时赴约了。

开什么玩笑,哪怕是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爽孟泽深的约。

谁让人家现在是握着“生杀大权”的金主爸爸呢。

纵然如此,她特意选了个偏僻的地方等着。

一辆黑色的限定版迈巴赫从眼前驶过,停在了据她三十米开外的地方,正对着恒瑞大厦正大门。

梁浅眼中略有艳羡。

有钱,就是任性。

尔后,那辆迈巴赫鸣笛两声,似乎是某种示意。

梁浅挪开了目光,专心等待着孟泽深。

远处,又是几声鸣笛。

怎么总觉得孟泽深的气息就萦绕在这周围呢。

梁浅紧了紧衣服,突然觉得有点冷。

接着,又是两声。

第017章 怎么还带家属来的

梁浅惴惴不安地看着聊天页面,孟泽深怎么会突然提出送她?

江自衡的车停在景泰酒店门口,梁浅道谢后,一路小跑着往目的地赶去。

她原本是不打算露面的,但公司负责人亲自联系她出面,否则今天的合同就没法谈。

梁浅并不太在意这些东西,本想就此作罢,但一看到那串顶她两个身家的违约金,梁浅瞬间苟了。

今天的事情一谈成,她立马辞去恒瑞的工作。

从此以后走上人生巅峰,孟泽深见到她都得停下来鞠躬敬礼。

梁浅这么想着,抬手敲了敲门。

包间内全是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们,梁浅看了一圈,愣是没找到一个面善的。

坐在主位上的人不以为意地将她打量了一遍,敲了敲桌面:“把桌上的空杯撤掉。”

“作者怎么还没来?”有一人看了看腕表,“我们老板时间观念可是很强的。”

“听说作者是道上的?”一直沉默着的某位冷不丁来了一句。

梁浅不由得停下了动作,一脸震惊地看向说话那人。

岂有此理,不可饶恕,好大的狗胆!

竟然说……到她的心坎上了。

“家产过亿,飞扬跋扈,要是得罪了她,呵……”男人冷笑一下,“100万,让你滚出江城。”

梁浅:“……”

她真的有这么败家的高光时刻吗?

“江总说他快到了,我们准备一下吧。”主位上那人说,“你们也给作者联系一下,让她赶快。”

江总?

梁浅的呼吸顷刻间摒住了。

是她认识的那位江总?!

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以及众人谈笑的声音。

江自衡的声音很好辨认,一听就是要她命的类型。

有人催她赶快出去,梁浅端着酒杯,腿软得走不动道。

脚步声已经响到门口,她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但下一刻,门外的响动全都停止了,江自衡似乎在接电话。

很快,门外的人又闹腾起来,但却离门口越来越远了。

“江总临时有事,不能出席今天的会谈。”

听人转告了一句,梁浅这才松了口气,快步出去了。

看来今天是水逆。

梁浅迅速给责编发了消息,找了个由头躲过了会谈。

江自衡都不出席了,负责人并没有为难她。

脚步轻快地走到酒店门口,梁浅像极了逃过宰杀的羊羔。

迎面撞上那一道身影时,她险些发出野猪的嚎叫。

“孟……孟总?”

孟泽深也注意到她了,见她一脸慌张,看似嫌弃地皱了皱眉:“你怎么也在?”

“我……我是来……来……”

“来表演弹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