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如烟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0 09:55:04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小说的作者是苏如烟故事讲述了季若愚陆倾凡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妇幼保健院的那条路上。”直到她说出这一句,果然是要和自己专业搭边的地方他才知道位置啊,男人的眉头终于是展开来,了然地点了点头,“知道了。”然后车子就已经开出了部队大院的大门去。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六章 婆媳初见

原本带着范云睿一起回来,是不在陆倾凡的计划中的。

只是自己从民政局送了若愚回去,再赶到医院的时候,刚走出进住院部,就看到她了。

范云睿是长顺人民医院妇产科的主任,也是陆倾凡的妈,从没见过陆倾凡上班迟到的,自然就是一番盘问,盘问下来就得知了领证的事儿,哪里还坐得住,中午一下班就在肝胆外科门口等着他了。

季若愚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明明之前连电话铃声都没能吵醒的她,硬是在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时瞬间就清醒了。

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眼睛怔怔地看着门的方向,只是门一打开,却不是陆倾凡一个人走进来。

范云睿走进来的时候,若愚有些愣,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她的身份,于是慌张就更加扩大了,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搓了搓手,却实在找不准一个合适的称呼。

张了张口终究只吐出来一句,“您好。”

范云睿看上去并不是个和蔼的模样,一副金边眼镜架在鼻梁上,倒是有些睿智的感觉。

若愚只觉得一瞬间,和自己远在纽约的妈,两人的脸似乎重叠在了一起一样。

陆倾凡还在低头换鞋,就感觉到一束目光朝着自己看了过来,抬起头来,就看到季若愚一脸可怜巴巴的求助神情。

“咳,这位……这是我妈。”陆倾凡语气没有什么变动,只是指了指范云睿,介绍给若愚。

几乎是一道天雷直接从天灵盖砸下来一般,若愚瞬间愣住了,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但是那口型,显然是要叫阿姨了,只是却思路猛地转了个弯,原本张着嘴的“阿”的口型,猛地闭上,变成了“妈”字的口型。

“妈……我……我是若愚,季若愚。”她赶紧伸出手去,有些惶恐地看着眼前这个表情看上去有些严肃的中年女人。

范云睿的眼神打量了一遍季若愚,她的确是算不上什么倾国倾城的,但是季若愚从来觉得,五官端正眉清目秀这两个词自己还是当得起的。

听着这么一声妈,范云睿只觉得怎么听怎么顺耳,再看着眉清目秀的若愚,心里头也更加喜欢起来,她脸上猛地露出笑容来,这个大逆转的表情让若愚原本吊起来的心,稍微放下去了一些。

“乖乖乖,原本小凡还想藏着掖着不告诉我,要不是我逼问,今天就见不着你了。”范云睿说着,已经低头到包里去翻,心中只觉得这姑娘合自己的意,她一直就不想陆倾凡找个漂亮得太过的女人,毕竟小凡工作太忙了,女人要是太漂亮了,就容易管不住。

一个信封被范云睿从包里掏了出来,“来不及去买红包了,你别见怪,这是妈给你的见面礼。”

第十二章 早会迟到

若愚顺从地点了点头,已经坐到餐桌旁边来,抬起手将耳边的发丝别到自己的而后去,然后就端起了粥碗。

清爽的清粥小菜,若愚很快就吃饱了,拿过纸巾擦了擦嘴就满足地笑了笑,看向文宛珍,“文姨,我吃饱啦。”

文宛珍也没多和她再寒暄什么,直接就将夫妻两人赶去上班了,原本若愚还乖巧地想把碗刷了都被文宛珍拒绝了,只得拿起包包乖乖地跟着陆倾凡出门,在玄关换好鞋之后,文宛珍迎了出来,正好就看见了陆倾凡在轻轻抓着季若愚的手。

文宛珍的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来,心中只想着,等会得让老喻去老崔家好好说说这两个孩子的事情,不管怎么看,文宛珍眼下都觉得,这两人,倒真是般配极了,在一起看着就舒服。

季若愚没有注意到文宛珍的表情,同她道别之后便和陆倾凡走出门去。

陆倾凡不是话多的,所以一直到上了车,车子开出停车场之后,他才侧头看向季若愚。

他要说什么?见陆倾凡这么盯着她看,她心里忽然有些慌张起来,不知为何,和他独处的时候,还是会有些许的紧张,毕竟真正算起来,除去相亲那一次,再除去那晚喝醉那一次,再除去昨日领证,这才是他们的第四次见面而已。

想到先前和文姨说话时被他听到,心中总想着,他该不会是要问关于她妈**事情了吧?

季若愚抿了抿嘴唇看向他,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开口,试图揣摩着应该如何回答他将要问的话。

只是陆倾凡却是侧头看着她,眉头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然后低声问道,“说起来,你单位该怎么走?”

季若愚愣了。

她所供职的单位,名叫慕然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还算是很有名气的杂志社。

警报解除,她脸上的表情怔了怔,“在玉阳路上。”

他依旧疑惑地皱着眉,似乎是在思考这个玉阳路的位置。

“就……就是融泰百货的那条路。”季若愚补充一句。

陆倾凡依旧在思索。

“妇幼保健院的那条路上。”直到她说出这一句,果然是要和自己专业搭边的地方他才知道位置啊,男人的眉头终于是展开来,了然地点了点头,“知道了。”

然后车子就已经开出了部队大院的大门去。

陆倾凡开车很稳,每一个红绿灯的停车起步,都从容不迫,这种平稳让季若愚有些昏昏欲睡,眼皮子半睁半闭地耷拉了好一会儿,终于是忍不住闭了下去,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