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君情妾意付水流

君情妾意付水流

君情妾意付水流

来源:微阅云 作者:浮烟若梦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9 09:54:05

《君情妾意付水流》小说的作者是浮烟若梦故事讲述了秦浅兮傅之衡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经过几个小时马背上的折腾,秦浅兮全身都像散了架,尤其是一醒来还被人打扮成了这样勾魂的模样,不用说,也知道给她穿衣打扮的人是想做些什么。再看傅之衡,此刻的他,脸上的浮肿已经彻底退尽,留下的,只有一张完美到令人窒息的脸。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七章 破庙

“走吧,你们想去哪里?”不忍再看梧桐悲痛欲绝的表情,秦浅兮别开头催促两名杀手。

“哈哈,比我们哥俩儿还心急。”钳制着秦浅兮的黑衣人说话的时候故意蹭了蹭秦浅兮的背,闻着美人芬芳越发按耐不住,赶紧催着另一人走。

一人将秦浅兮扛在肩上,一人殿后,两人迅速翻窗离开。

梧桐瑟缩在床角,泣不成声,好几次想冲上去和他们拼了,却终究抵不过心中的恐惧而驻足不前。

窗外,风很大,雪花随着风飘进了房间里。

一个黑影闪过,梧桐还来不及看清眼前的人,就听一个清朗的男声传来。

“出了什么事?”

梧桐抬头,看见是傍晚遇见的那个老者,立刻嚎啕大哭起来,“小、小姐,被人抓走了……”

在这种情况下,但凡是一个熟面孔,都能勾起人心底最深处的脆弱。

“小姐?”老者目光清明,有那么一瞬仿佛闪亮过,“往那里去了?”

梧桐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指着窗外,只是那里,早已经没了几人的身影,如今去追又哪里还有痕迹?

见她已经被吓得失了魂,老者眉头紧皱,立刻冲身后的随从道,“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出去追!必要时可以动用本地我们隐藏的人!务必,要将人带回来!”

跟在他身后的晋楚脸上诧异一闪而逝,他们的势力遍布大江南北,可是却都是极其隐晦的存在,不到万不得以,谁也不敢擅自使用。

为了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人,主子要动用本地势力?

“还愣着做什么?听不懂我的话?”老者眼睛微眯紧,吓得晋楚立刻后退一步。

“属下遵命!”

老者负手站在窗边,看着院中的梅花,难怪她笑起来的时候比女人还要美上七分,原来,竟真是女人。

“一个女人,精通机关武器,有意思。”老者的呢喃很快消散在风雪中,他转过身,迈开步子,也不见什么特别的动作,下一瞬,他的身影却已经出现在了院子边缘。

梧桐被这一幕吓呆了,心底却突然升起希望,这些人武功这么厉害,一定能将小姐救回来吧,一定能……

这样想着,梧桐瑟缩着痛哭了起来,谁也不知道,就这个时候,内疚悔恨的梧桐在心底默默的立下了一个足以改变命运的决心。

天边,已经泛起微微的白。

云城的城门已经打开,两名杀手将秦浅兮带出城后,本想随处找个没人的地儿把秦浅兮给办了。

可是,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官道上每隔一会儿就有大批军士来回,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们这行的,最怕的就是官家人,所以他们立刻警惕起来,带着秦浅兮一路急行,足足行了十里,才没有看见军士活动。

“真他么倒霉,这都到了十里坡了。”走在前面的杀手啐了一口唾沫。

另一名杀手挟着秦浅兮往前走,“别废话了,我记得这拐角后有间破庙,我们将这娘们儿带过去,我的家伙都要憋坏了。”

“走!快走!”

他的手已经有些按耐不住的放在了秦浅兮的身上。

秦浅兮的双手被他用绳子捆了起来,只能在他们的推搡中踉跄前行,身上的那只手让她一阵作呕,可她骨子里已经是个熟透了的女人,所以知道生命里还有一个字,叫做“忍”。

第十二章 多少人求之不得

“体力如此不堪,看来以后得多练练。”傅之衡又恢复冰冷的面孔,猛地一夹马腹,骏马冲秦浅兮撞了过去,眼看就要撞上她,马背上的傅之衡却伸手一捞将她甩在了自己身前。

这一连串的动作,将秦浅兮吓得花容失色,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耳边却传来此起彼伏的马蹄声。

官道上,几十匹快马全力急行,尘沙漫漫,蹄声震天。

秦浅兮被傅之衡当做货物一样放在身前,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可身后的将士们对此似乎都没有任何的疑惑,或许在他们眼中,这样的武宣王才是正常的。

一连几个时辰的疾行,一行人在天快黑时终于来到了一个边陲小镇。这小镇不大,可却人气很旺,即便入了夜,街道上的行人也不少,更有卖货的货郎还在吆喝叫卖。

当武宣王一行人在镇上的一个院子里停下来的时候,秦浅兮已经彻底晕了过去。

傅之衡翻身下马,抓住秦浅兮的衣领将她往金木的方向扔了过去,“找人清洗干净。”

男女授受不亲,金木极不情愿的将人接住了,又为了避嫌,双手打平,让秦浅兮躺在了他的胳膊上,唯恐和她有一丝多余的接触。

金木仍心有余悸,上次不过多嘴评论了这女人一句,王爷就险些将他扔到疆北,如今,他说什么也不敢再逾矩了。

他的动作,让傅之衡看得有些好笑,冷声道:“不过是个玩意,你的胆子未免小了些。”

金木嘴角一抽,聪明的没有接话,不过看秦浅兮脸色苍白,他犹豫了一下又问:“王爷,要不要找个大夫来给她瞧瞧?”

傅之衡头也不回,率先走进院中,“瞧什么?又死不了。”

金木一怔,没有说话,只是僵硬着手臂跟进进了院子。院子里的管事嚒嚒见金木带着个女人进来,脸上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就连跟在她身后的丫鬟婆子,都没有一个人露出诧异或好奇。

不过一个边陲小镇的院子,这里的人,竟然训练有素,俨然有大户人家的风范。

两名丫鬟上前从金木手中接过秦浅兮,就进了洗浴室,尽管秦浅兮已经气息奄奄面色苍白,可是她们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麻木的将她当做货物一般清洗。

冬日的夜,总是冷得让人牙齿打颤。

卧室里,摆放着三个暖炉,炭火燃烧发出滋滋轻响,窗户开了一条缝,点点凉风进入屋内,没有降低屋内的温度,反倒让屋子里的空气清新了一些。

秦浅兮却是被冻醒的,她睁开眼,看见陌生的环境,她没有慌乱,而是冷静的打量。

她的身上穿着薄如蝉翼的绸衣,被子整齐的叠在一旁,却没有人好心的替她盖上。

她打了一个哆嗦,正要伸手去拉被子,想用被子取暖,可指尖还未触及棉被,房门就被人打开。

一身墨色锦衣,肩披狐球披风的傅之衡走了进来,他的目光落在她透明的绸衣上,瞳孔微缩,嘴角一抹嘲讽的笑。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而是取下披风随意仍在一旁,然后走到屋子正中的火炉前,伸手优雅的烤火。

经过几个小时马背上的折腾,秦浅兮全身都像散了架,尤其是一醒来还被人打扮成了这样勾魂的模样,不用说,也知道给她穿衣打扮的人是想做些什么。

再看傅之衡,此刻的他,脸上的浮肿已经彻底退尽,留下的,只有一张完美到令人窒息的脸。

“你想做什么?”秦浅兮拉过被子替自己盖上,上等的蚕丝被,不过一会儿就让秦浅兮感觉到了暖意。

傅之衡凉悠悠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本王有没有说过,你的身体,让本王很满意。”

这个时候,他自称本王,有那么一刻,秦浅兮觉得,此刻的他,似乎和林中初见时的他有些不一样,似乎,越发冰冷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