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误惹大佬情难禁

误惹大佬情难禁

误惹大佬情难禁

来源:微阅云 作者:兔子不吃素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9 09:36:10

《误惹大佬情难禁》是兔子不吃素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误惹大佬情难禁精彩章节节选:将手腕从他的手掌中抽了出来,苏轻语并不去看他那张让自己整整痴迷了6年的脸。说道:“不用了,就在这里说吧……”陆易白皱起眉角,注视着她。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9章:你解我腰带做什么?

左君洐低着头看着她笨拙的手势,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震撼,他还是头一次在水下被女人迫不及待的解开腰带……

按住苏轻语的一双小手,左君洐的眼中有戏谑闪过,朝着苏轻语的胸前指了指。

苏轻语这才恍然大悟,原本里面只穿了件保姆递给她的男士衬衫,此时衬衫又因为过于宽松,在水的浮力下,全部飘了起来,自己的黑色蕾si纹胸就暴漏在男人的眼前。

这些她还能忍受,可不能让她忍受的是,他竟然还恬不知耻的一直盯着她看。

左君洐伸手揽过她的小腰,有意无意的在她腰上还摸了一把后,才带着她朝着上面游去。

……

很快,桥上一片欢呼,苏轻语被左君洐紧紧的抱住,两个人的头一起露出了水面。

水中,苏轻语一把将紧贴着自己身上的左君洐推开,瞪着他,道:“你干什么?!”

左君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勾着嘴角,不要脸的说道:“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女流氓!”

话不投机半句多,苏轻语转身朝着岸边游过去,左君洐很快超过了她,先上了岸。

司机老赵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左君洐的西装和大衣外套,问道:“左先生,您没事吧?”

左君洐摇了摇头,从老赵手中接过大衣披在了身上,蹲在岸边是笑非笑的俯视着还在水中扑腾着的苏轻语。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苏轻语才爬上了岸,连抬起头都觉得困难了,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恨恨的瞪了男人一眼。

身旁有围观的人,赶快将她扶起了起来,火警和急救车就停在不远处,不时的有医护人员过来询问她身体情况,苏轻语都摆了摆手,无力再说话,

全身湿透的苏轻语很快在寒风中打了个冷颤,而一下秒,一件她熟悉的男款大衣就披在了她的肩上。

抬头望去,是左君洐一张欠揍的脸。

苏轻语轻易不会去讨厌一个人,可即使左君洐将他的外套留给了自己取暖,她依旧喜欢不起这个男人来。

不等苏轻语拒绝,左君洐似乎就已经看穿了她的想法,挑着嘴角说道:“你里面穿的那一件也是我的,你要不要现在也一起脱下来还给我?”

苏轻语张口结舌,低头看向穿在自己身上的男士衬衫。

再次抬头时,左君洐已经朝着他的车走了过去,老赵正帮他拉开车门。

收回了目光,苏轻语将身上的大衣紧了紧,一股好闻的男性气息,还参杂着淡淡的烟草香……

再一次拒绝了身边医护人员的热切询问,苏轻语朝着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走去。

司机站在车外,还没有从这场虚惊中醒转过来,就看着苏轻语已经拉开了后排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司机二话不说,赶紧坐进了驾驶位置,回过头,问道:“小姐,您要去哪?”

“淞山区潮汐路……”苏轻语说出了家里的地址。

车内暖风被司机开到最强,并不时的转过头关心的问道:“小姐,你还觉得冷吗?”

苏轻语的确冷,牙齿一直在打颤,即便司机将空调的温度一再的调高,依旧暖不起来。

第15章:陆易白,我们分手吧

清早,苏轻语被顾凝强行的按在椅子上画了妆。

看着镜子如同换了一个人的自己,苏轻语拧起眉头,回身看向顾凝,道:“凝凝,你把我画成这样,我还怎么出门?”

顾凝一边趿着拖鞋,一边将自己的车钥匙递给苏轻语,道:“就算要分手,你也不能是最狼狈的那一个,给我精神的去,精神的回来。”

其实,顾凝说的对,既然已经决定分开,还要可怜给谁看?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起码还要给自己留下点尊严。

想到这,苏轻语从顾微的手里接过车钥匙,转身朝门口走去。

……

陆氏集团前,临时车位已经没有了空位。苏轻语只好将车开进地下停车场。

地下停车场内,苏轻语将车停好,伸手推开了车门。

这里她来过几次,相对不算陌生。

回头朝着寂静的四周看了看,苏轻语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陆易白那辆香槟金色的世爵跑车。

攥着手里的东西,苏轻语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转身朝着不远处的电梯走去。

只是她刚刚经过陆易白的那辆车时,很快停住了脚步,缓慢的转过身,疑惑的朝着车里面看去。

香槟金色的世爵在有节奏的颤动,里面传出琐碎凌乱的声音。

透过世爵的挡风玻璃望去,苏轻语的心仿佛正在被一刀一刀的凌迟。

里面的男女忘情的纠缠在一起,丝毫没有注意到车前的苏轻语。

“陆总……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你未婚妻一点……都不知道吗?”一个气喘吁吁的女人声音从车内传了出来。

“那你希望她知道吗?”车内响起了陆易白低沉且有些暗哑的声音。

“啊——讨厌……”女人娇嗔着叫道。

苏轻语闭上眼睛,侧过头去,不忍再看。

在来的路上,苏轻语还天真的以为,或许陆易白没这么绝情,会挽留一下她也说不定。

可一刻,她才彻底明白,陆易白究竟是有多厌恶自己。

车内,陆易白不经意间的一抬头,发现苏轻语就站在不远处。

一把将身上的女人推开,他从容不迫的将西装整理好,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在苏轻语面前,陆易白并没有表现出半分不自然,完全没有被老婆当场捉奸后的窘迫,目光淡淡扫过她苍白的脸,平静的拽起她的手腕,道:“你来了,有事去我办公室说。”

对于这样的陆易白,苏轻语瞬间觉得齿寒。

将手腕从他的手掌中抽了出来,苏轻语并不去看他那张让自己整整痴迷了6年的脸。说道:“不用了,就在这里说吧……”

陆易白皱起眉角,注视着她。

苏轻语将一个蓝色的首饰盒递到他眼前,沉声说道:“陆易白,我们分手吧!”

陆易白的瞳孔猛缩,错愕的看着眼前的苏轻语。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苏轻语会离开自己,他也自信即便自己将她伤的体无完肤,她也一样会留在身边。

可是他错了,他低估了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