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凤女谋嫁

凤女谋嫁

凤女谋嫁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千苒君笑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9 09:29:38

《凤女谋嫁》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凤女谋嫁》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她太了解这个草包嫡女了,她太知道用什么东西便能将敖宁拿捏的死死的了,只要她随便拿出一封魏公子写给她的信,假装是魏公子写给敖宁的,便能将敖宁哄的几个月魂不守舍。这次她更是亲自给魏公子写信,一番权衡利弊,扬言是为了江山社稷。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09章 二哥,疼……

月儿亦是含泪道:“二叔,月儿与姐姐的感情一向深厚,若是早知如此,月儿恨不得代姐姐受过。哪怕是让月儿双耳失聪、双目失明呢!”

敖宁一声冷笑:“那我便接着问问月儿妹妹,为何你这么一个畏寒的人,偏偏要叫我去那冰湖上冰嬉?若不是你莫名其妙的非要拉着我去冰嬉,我怎会被你拖进水里?若我没落水,也不会有后面这些糟烂事!”

敖月一顿,见着敖宁那仿佛含着刀子的眼神,竟有些害怕。

莫不是敖宁看出了什么?

敖月心里有点慌,却还是稳下心绪开口:“那几日我见姐姐跟敖彻拌嘴心情不好,想着姐姐喜欢冰嬉,才忍着寒冷想叫姐姐去玩一会,开解一下心绪。姐姐你难道忘了吗,往**被敖彻气的连饭都吃不下去,都是妹妹想法子逗你开心,帮你解闷的。”

月儿情真意切,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一时间,敖宁竟也找不到什么破绽。

眼看着敖月和楚氏就要把自己摘干净,敖宁心中更是不甘。

威远侯知道敖宁一直待敖月好,也不想刁难,便看向唯独没有为自己做辩解的敖放,威严尽显道:“我让你管理柳州,你却剿匪不力,若不是敖彻及时赶上,谁替你收场?”

敖放低声下气道:“这次是侄子之过,甘愿受罚。”

威远侯不敢往下想,若要是敖彻去得慢了一步,让那些匪徒伤害敖宁,后果会怎样。

威远侯道:“你去军营里领一百军棍,柳州,交给敖彻来管吧。”

“是。”

敖宁抬头看了她这位堂兄一眼,敛着眉眼,倒是能忍。

那伙土匪强盗究竟如何盯上她的,只怕他心知肚明。

“爹,这事情还没完……”敖宁见威远侯要结案,有些情急。

“好了。”为了家宅安宁,威远侯终究只能选择在中间打个圆场:“说到底也只有你大哥有错,至于你婶母和月儿,她们到底也是真心对你好,只不过最终结果出了些差错,便不要不依不饶了。”

敖宁的心沉了沉,终究这许多事情爹还是没看透,不然前世也不会被敖月买通身边的亲信害死。

只怕她爹这太过顾念亲人的性子,终有一日会成为楚氏一家害他的软肋。

敖放下去领罚,楚氏急的直绞手帕,谁能想到,本来是想趁今日这个机会把敖彻管辖徽州之权交给敖放,却没想到却让敖放把管辖柳州之权交出去了!

敖宁这个丫头,何时变得这么精明了!

今日这几问,竟然险些把他们一家子都搭进去!

见终于为敖彻平反,敖宁眼神示意威远侯:“爹!”

威远侯这才干咳一声:“敖彻,起来吧。”

敖彻这才站起来,却依旧一声不吭,只是眉目间,已经不似最开始那般阴沉了。

楚氏和敖月也悻悻的想要赶紧离开。

“都站住。”

敖宁叫住他们,义正辞严的看着威远侯:“爹,既然事情已经明了,自然是要赏罚分明,长兄已经受罚,二哥你要如何补偿?”

第12章 魏氏来信

拳头骤然狠狠攥紧,怒气瞬间涌上心头,敖宁整个人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在敖月看来,却以为敖宁是在高兴激动。

“姐姐,你与魏公子书信来往多时,早已借信定情,只可惜相隔甚远,无法相见,惹得你日日相思,看了这封信,便能解你这许多年的相思之苦。”

“快拆开看看,定叫姐姐万分惊喜。”

敖月把信塞给敖宁,信落到敖宁手里,骤然被攥成了一团废纸。

敖宁想起来了,前世,通过敖月牵线,敖宁从十几岁就开始与魏云霆通信。

前世敖宁心思单纯,魏云霆又极其善于伪装,不仅在心中将自己写成胸怀天下的谦谦君子,还颇有一些撩拨无知少女芳心的手段。

由是她便如痴如醉的爱慕又期待着魏云霆。

当时,她甚至还立誓说,嫁人当嫁魏公子这般心有抱负的壮志男儿。

可其实,魏云霆根本就是个阴险至极的奸诈小人!

这封信,她不用拆开都知道是什么内容,魏云霆为了牢牢的抓住敖宁,亲自从千里之外的京都来到了这里,要与敖宁私定终身!

前世,敖宁兴高采烈的去见了魏云霆,却在魏云霆即将脱敖宁衣服的时候,被敖彻赶来打断。

敖宁被敖彻带回去,威远侯得知此事大怒要打断那辱她名节的狂徒,敖宁却说她已经成了魏云霆的女人,此生绝不再嫁给其他男子,才让威远侯知道一直以来把自己女儿迷的神魂颠倒的人竟然是大魏的皇帝。

更是逼得威远侯不得不接受了魏云霆和敖宁的婚事,从而开启了她悲剧的一生!

而敖宁在嫁进皇宫之前,因为记恨敖彻打断了她和魏云霆的好事,极尽能事挑断了他的手脚筋,废了敖彻的武功,将他赶出了侯府,任他自生自灭。

现在想来,都是她,活活的毁了敖彻本该顺遂的一生。

她不敢想敖彻被赶走后经历了多少苦才成为了那样名震天下的大人物,她只知道,若没有她,他本不需要吃这些苦。

颤抖的深吸一口气,敖宁连信封都没拆开,便直接将这封信撕了个粉碎。

敖月顿时急了:“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你是不是太激动了?那我便将魏公子信里的话说给你听——

魏公子亲自从京都前来,只为见姐姐一面,与姐姐定情。他现在人就在城外的山寺中,我已经帮姐姐备好了马车,姐姐快些去吧,晚了魏公子该着急了。侯爷这边我帮你拖着,你放心吧。”

敖宁一声冷笑:“那我倒是该谢谢你了?”

“咱们姐妹之间还说什么客气话,这世上只有妹妹是真心希望姐姐能幸福的。”

敖月虚伪的笑着,全然没听出敖宁语气中的憎恶。

她太了解这个草包嫡女了,她太知道用什么东西便能将敖宁拿捏的死死的了,只要她随便拿出一封魏公子写给她的信,假装是魏公子写给敖宁的,便能将敖宁哄的几个月魂不守舍。

这次她更是亲自给魏公子写信,一番权衡利弊,扬言是为了江山社稷,才终于把魏公子请了过来,还请魏公子给敖宁写了一封肉麻到不堪入目的信,保证敖宁看了恨不得当场跟魏公子私定终身!

敖宁对她们一家有什么不满又怎样,维护敖彻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等着盼着魏公子的书信,还不是要听敖月的摆布!

这些年,敖宁是对她不差,但是她受够了她的施舍,只要有敖宁这个侯门嫡女在,就永远没有她月儿的出头之日。别人只会称呼她为“敖家的堂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