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农门双宝:锦鲤医妻种田忙

农门双宝:锦鲤医妻种田忙

农门双宝:锦鲤医妻种田忙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金微恬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7 13:13:57

《农门双宝:锦鲤医妻种田忙》小说的主角是童妍,萧启故事精彩试读:钱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完全找不到话来反驳,好半天了才干巴巴的问了句:“你说这样的话,跟你爹他们商量过了没?他们能同意你跟你大伯一家断亲?”童妍刚想回话,就听见童松熟悉的声音响起:“我为什么不同意?”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5章 系统也来了

钱氏是真抠,不但没分一文钱给他们,就连房子都没分一间。

童妍他们暂时住在老宅里,以一年为限,等他们有了自己的房子就要立刻搬走。

这种不公平的条件童妍本来不想答应,可奈何童松铁了心要远离老童家的人,还是咬牙应下了。

忙活了一下午总算安顿了下来,月色下,童妍看着破败的茅草院子,深深的叹了口气。

前面的穿越者最多都没待超过三个月,她还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多久,只能先凑合着住。

不过童妍也察觉出了自己与之前那些人的不同,她有前面所有人的记忆,包括他们在现代社会的记忆也都清清楚楚的印在她脑子里。

而她自己在现代是死在大爆炸之中的,如果不能留在这里,那她估计也不可能穿回去了。

不管如何,童妍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能活着谁又想死呢?至于能活多久,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今晚的童家非常安静,随便吃了点东西便歇下了。

童乐和童悦自然跟童妍住在一个屋里,两个小家伙看着很是高兴。

“娘亲,以后我们是不是都不用再去祖爷他们那了?”童悦眨巴着大眼看着童妍问。

童妍不自觉的扯出一抹浅笑,捏捏她的脸道:“悦悦不想去祖爷他们家?”

童悦皱着小鼻子嘟着嘴道:“不想!坏姨姨和大头他们都欺负我!”

今天的娘亲有些不一样,童悦本能的就想亲近她,童妍问起,她便将平日里在老童家被欺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童乐躺在童妍的左边,听见童悦的话也没阻止,默默的闭着眼。

童妍皱了皱眉,看看单纯的童悦,再侧头看了看童乐,却发现他眼角竟然淌出了泪,顿时心头有股火蹭蹭的往上冒。

两个孩子因为没有父亲,一直都被村里的孩子看不起,村子里没人跟他们玩。而老童家那些孩子在童娟的挑唆下,更是将他们看成耻辱,不但不跟他们玩,反而比外面的人更变本加厉的欺负他们。

童妍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怒火压下,一手搂着一个孩子郑重道:“以后娘亲会保护你们。”

这身子频繁的被穿越,每任穿越者对孩子的态度也不同,所以两个孩子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知道什么时候该亲近她。

“悦悦相信娘亲!”童悦拍着小手甜甜一笑,转头就在童妍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口。

童妍的心都快萌化了,也在她没什么肉的小脸上亲了亲。

刚躺好,左边的脸就被童乐也亲了一口,带着浓重鼻音的娃娃音响在耳边:“我也相信。”

童乐说话时透着一股别扭,背对着童妍,声音还有些闷闷的。

可童妍却毫不在意,也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没想到,童乐对着她的整只耳朵都红透了,看得童妍闷笑不已。

这一刻,童妍的心被陌生的愉悦情绪填满,嘴角高高的扬起。

入睡前童妍习惯性的想打开系统,却想起自己穿越了,可没想到念头刚刚闪过,熟悉的界面就出现在了童妍的脑海中。

童妍愣了一瞬后,心中狂喜,整个人险些从床上跳起来。

太好了,她的医药系统也跟来了!

第11章 断亲

一直到此时,她们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院子里早已站满了人。

站在前面的是童老头和童树等人,后面的却是村子里别的人家,金氏还眼尖的看见了好几个碎嘴的妇人。

完了。

金氏和童娟心里不断闪现这两个字,母女两个浑身瘫软的坐在地上。

“娟子,老大媳妇,你……你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童老头一张老脸烧得通红,又气又急,说完这句话后就掩面飞快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如果这事只有自己一家人知道也就罢了,可现在村里这么多人看着,这让他以后怎么有脸见人?

金氏回神后,和钱氏一起检查童娟的伤势,见她身上并无血迹,心下稍稍松了口气。

可童娟却哭得撕心裂肺的呼痛:“阿奶,娘,我的腿好疼,好疼啊!肯定断了,你们快去请大夫,快去……疼,好疼……”

童妍冷眼看着地上的的三人,如果不是怕牵连童松等人,她绝不会临时改了斧头的方向,只用斧头的背面敲断了童娟的腿。

“唉哟,我的娟子,**心肝肉,你疼娘更疼啊!娘,您可要为娟子做主啊!”金氏抱着童娟呼天抢地的对着钱氏哭喊。

钱氏冲着门外吼了一声,让人去请大夫,转头就怒视着童妍厉声道:“你个孽女,还不跪下!”

童妍冷笑,完全不理会钱氏,紧紧的握着斧头转身,对着院子里的村民高声道:“各位乡亲,还请大家为我做个见证,从今日起,我童妍与童树一家再无任何瓜葛!像这样心肠歹毒的亲人,我们家不敢要也要不起!”

“什么?你要跟老大一家断亲?”钱氏一脸震惊的盯着童妍,显然没料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童妍嘲讽道:“他们这样的亲戚,不断了关系,难道让我留着过年吗?还是阿奶觉得,我应该等着人家把我的孩子卖掉,再帮着他们数钱?”

“哈哈,妍丫头干得好!这样的人就该这样对待。”

“这事搁我身上我也这样干。”

“童树也太没种了,看看都把媳妇儿和女儿惯成啥样了。”

钱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完全找不到话来反驳,好半天了才干巴巴的问了句:“你说这样的话,跟你爹他们商量过了没?他们能同意你跟你大伯一家断亲?”

童妍刚想回话,就听见童松熟悉的声音响起:“我为什么不同意?”

抬头看去,就见童松正带着童忠几兄弟和吴氏两妯娌站在老童家大门口,脸色沉沉的看过来。

“爹。”童妍立刻小跑着过去,顺手将斧头扔在墙角,心中暖融融的看着童松他们。

这就是她这一世的家人,历任穿越者那样不靠谱都一直包容着,如今听到她要跟童树一家断亲,竟然也半点不迟疑的站在她这边。

在古代,断亲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并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还需要开宗祠,找里正和一众祖老做见证,还有一系列的后续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