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神医小甜妻

重生神医小甜妻

重生神医小甜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猫可爱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6 17:41:22

《重生神医小甜妻》小说的主角是江浸月李宗煜作者是猫可爱故事讲述了:江浸月听明白了,心里小算盘打的哔啵作响,道:“王爷,这只是缓兵之计,我没有要您一定娶我,也没打算嫁进王府,我只是要您一个婚约,要的是预备十二王妃这个身份,能暂时在江家立足,保住两个孩子,一年,只要一年的婚约,一年后我主动退亲,绝对不耽误王爷您抱美人。”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6章 猎物撞网

傍晚的时候,江有才回来了。

江有才虽然只是个正四品礼部右侍郎,但是去年刚承袭了定国候爵位,马车软轿都是按照爵位规制定做的,很是风光。

小厮拎着马扎放在他脚边,苏若水带着江浸月在中门的地方迎接他。

说实话,见到江有才容貌的时候,江浸月有些微微的失望,当年能把她母亲迷的七荤八素的渣男,好歹也要长着一张让人终身难忘的脸呀?

可惜,江有才真的是普通,普通到江浸月盯了好几眼都没记住他长什么样子。

苏若水笑的很是柔弱,甚至有些风情,“浸月,你爹回来了,快对你爹问好。”

江有才看到了江浸月,脚步一顿,脸上顿时浮现了几分厌恶的神色。

江浸月穿着银灰色碎花薄衫,头上戴着略微庸俗的宝蓝色步摇,搭配有点土气,这是苏若水的意思。

但是那张脸,出落的跟她母亲越来越像,精致又带着玲珑艳光,生生的把衣服都带着暗香浮动。

江有才看着越发生气,“你还有脸回来!”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甩袖就进了院子里面。

“浸月呀,你父亲就是嘴硬心软……”苏若水拉着江浸月的手臂,眼中分明满是讥笑。

江浸月暗地里撇撇嘴,她来的时候就做好了这种准备,反正苏若水只叫她来现眼,就是这么个目的。

因为江浸月刚回来,晚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出来了。

江家除了江浸月还有五个孩子,大哥江陵前年从军去了边疆,剩下的有大姐江清歌,二哥三哥江嵩江梓,最小妹妹江木苒,剩下的还有没有子嗣的七个姨娘。

不得不说,苏若水是个狠人。

江浸月低垂着眼,不动声色的打量所有人。

姨娘们莺莺燕燕的很快露个面就都退下了,能坐在堂中吃的,只有江家人。

晚饭的时候,坐在身边的小妹妹江木苒冷不丁的开口:“二姐姐,你这个步摇还是你怀孕之前外婆给你的吧?”

江浸月抿嘴,柔弱的笑笑。

还没等说话,坐在首席的江有才重重的搁下了筷子,不悦的对着江木苒说道:“食不言!”

二女儿未婚先孕,弄丢了一门顶好的亲事,这个事情已经成了江有才心底里的一根刺,碰一下都不行,江木苒偏偏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是个蠢的。

江木苒被江有才吼了一句,坐在位置上捏着筷子泪眼花花的,她才九岁,一张小脸长的很像江有才,一哭,江有才就心软了。

“爹爹,小妹不懂事,您消消气。”一直温柔笑着的江清歌很有眼色的给了江有才台阶下,伸手给他倒了一杯清酒,然后转过脸对着江浸月盈盈一笑,“二妹也别生气,都是自家姐妹,说话没个顾忌的。”

江浸月眼风掠过,微微一笑。

大姐江清歌,长相清秀气度高华,这才是不动声色的高段位啊,既是抚慰了父亲,又是在说,小妹讲的这些都是事实,江有才要气,也应该气江浸月才是。

果然,江有才更生气了,一个晚饭几乎都没吃,看都不愿意再看江浸月一眼。

晚饭之后,江浸月去跟外祖母请安,绕着路往自己原先住着的庭院揽月轩走。

她晚饭见江有才被气着,心情大好,吃了不少,这会慢悠悠的往揽月轩晃悠,身后跟着外祖母刚给的刘妈妈,顺便熟悉一下侯府的地形。

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见拐角处叽叽喳喳的有人在说话。

第13章 你需要报恩

没婚配好呀,正好正好。

江浸月激动的有点想搓手手。

她最会打蛇随棍上蹬鼻子上脸了:“那王爷可曾记得……四年前,您说要报答的来着?”

因为时间隔着太久了,再加上那天夜里情况紧急,江浸月刚穿越到这个一看就很落后的朝代,万分懵逼,哪里会记着一个朝廷逃犯对她说过什么话。

就在刚刚,她闻见了这王爷身上的药草香气,这才想突然想起来。

那夜,这个男人手捧烛火,眼神深邃,对她说过,“你救了我,来日若有机会,我会应你一件事情。”

“可到京城远山侯府寻我,就说找十二叔。”

十二叔?

江浸月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男人竟然是李宗煜?老皇帝最小也是最宠爱的儿子十二王?

老皇帝年龄大,辈分也大,江浸月的外公定国侯白向宇就是跟随老皇帝打江山的旧部,所以即使李宗煜才二十多岁的年纪,却在京城沾亲带故的都得叫一声十二叔。

人说一孕傻三年,她江浸月穿越过来就赶上个生孩子,竟然也傻了吧唧的脑子坏掉了不少。

明明这么大的靠山,可以帮她在京城站稳脚跟,为什么非得自己折腾?

江浸月悄悄的往李宗煜身边靠了靠,笑容愈发谄媚。

李宗煜轻巧的吹了一口杯中冒着热气的清茶,问了一声,“孩子们可还康健?”

江浸月有点得意忘形了,声音都有些发飘:“好好,好的很,活蹦乱跳的……我的意思是,很好。”

这忽然碰到个这么大的靠山,给谁都给高兴坏了。

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江浸月僵住了嘴角的笑。

李宗煜在这时候问她孩子的事情,自然是已经明白了她这么赔笑谄媚的意图,她一个带着两孩子破了身子的女人,凭什么能进他王府的门?

李宗煜,是唯一一个成年之后还没有搬离皇宫的皇子,也是手握兵权,外界传言杀伐果断谋事老辣的少年天才,满京满荣坤的风云人物。

老皇帝丝毫没有溺爱老幺,听说李宗煜十岁开始征战沙场,至今无一败绩。

这样一个条件最优秀的男人,就算是报恩,也不至于以身相许吧?特别还是她这样的女人。

江浸月听明白了,心里小算盘打的哔啵作响,道:“王爷,这只是缓兵之计,我没有要您一定娶我,也没打算嫁进王府,我只是要您一个婚约,要的是预备十二王妃这个身份,能暂时在江家立足,保住两个孩子,一年,只要一年的婚约,一年后我主动退亲,绝对不耽误王爷您抱美人。”

一年时间足够了,足够她在京城培养起能立足的暗中势力,到时候就算不能扳倒江家,让江家每个人都恨不得羞愧的去死,也足够她名正言顺开府另住,带着外婆和孩子徐徐图之。

“再说,王爷您难道就不想要定国侯府在京中的势力拥护?”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定国侯到了江家手里再怎么破败,当年老侯爷白向宇的门生势力不可小觑,真的要折腾起来,怕也是个麻烦。

话被江浸月说的百转千回,要不要报恩,怎么个报恩法,主动权还是在李宗煜手里。

江浸月没有躲闪,直视李宗煜。

她之前略微打听过李氏王朝的事情,顺带听了点这家族的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