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豪宠律政娇妻

豪宠律政娇妻

豪宠律政娇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锦黎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5 18:03:43

《豪宠律政娇妻》是锦黎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豪宠律政娇妻》精彩章节节选:男人似来了兴致,伸手撩起身旁女人的下巴,“艾维尔,你说,该开出什么条件才好呢?”艾维尔听见墨景琛的话,顿时欣喜若狂。伸出纤长的指甲,指了指桌面上的一排排排列整齐的红酒,“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二三四五,总共是三十五杯酒,把这些酒都喝了吧。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8章 不需要

“墨少?”

突兀间,一旁有人忽然喊了一声。

两人寻声看去,便见着不远处站着一名西装革履,带着金丝边框眼镜,温润如斯,文质彬彬的男人。

“靳言?”

“学长?”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话音落下,两人回首四目相对,看着彼此,眼中却多了些许诧异。

墨景琛收回了手,笔挺而立。

慕浅则站直身体,理了理衣服。

司靳言朝着两人走了过来,温润一笑,眼神却落在慕浅身上,“浅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告诉我?”

慕浅耸了耸肩,爽朗一笑,“昨天回来的,闺蜜的订婚典礼,陪了她一天,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这样啊,真是好久不见。”

司靳言上前一步,展开双臂,那温柔似水的眼神落在慕浅身上,让她倍感温暖。

慕浅微微一笑,张开双臂与他来一个朋友之间的礼仪拥抱,而后松开。

“好久不见,学长又帅了。”她不吝夸赞。

“你还是那么能说会道。”司靳言揉了揉她的脑袋,眼底满满的都宠溺。

见此,被晾在一旁的墨景琛脸色越发的阴沉。

握拳的手置于唇前,清了清嗓子,“咳咳……”

司靳言收回眼神,看向墨景琛,“景琛,你怎么在这儿?你们……认识?”他挑了挑眉,蓦然想起刚才看见的那一幕,心下疑惑。

“小宝过敏了,带他来医院看看。”说着,墨景琛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这事儿说来话长,回头再说。对了,你不是去了欧洲么,怎么今儿就回来了?”

司靳言前些天有事去了欧洲,所以昨天他的订婚典礼他没能参加。

自然没能遇见参加订婚宴的慕浅。

“事情处理完了,我就回来了。我的一位学生住院了,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你们。”说来,还是缘分使然,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慕浅。

“小宝怎么样?还好吗?”他问道。

提及小宝,墨景琛冷眼一瞥慕浅,眼底说不尽的厌恶。

摇了摇头,“不清楚,还在急救室。”

不多时,小宝被推了出来,医生说暂时没事了,只需要在观察观察。

于是就转到VIP病房,输着液,小宝已经睡着了。

见着小宝并无大碍,只是身上红疹子还未消,墨景琛就坐在陪护椅上,寸步不离的陪着他。

“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儿陪陪小宝。”

病房内一阵沉默,墨景琛率先开口说道。

第15章 想让我饶了你

“这谁啊?说话很犀利啊。”

“不知道呢,连墨少都敢怼,真是太年轻了。”

“什么年轻啊,根本就是不知所谓。”

“嘘,不一定哦,看着司少跟她关系还不错,没准会有大反转呢。”

……

一旁作壁上观的那些男男女女们窃窃私语,似乎都在等着看慕浅的笑话。

墨景琛慢悠悠的品着白兰地,似乎并没因为慕浅的指责而生气。

须臾,抬起眼眸悠悠问道:“慕小姐,公司破产了,很闲?”言外之意无非是在讽刺慕浅,说她公司已经破产了,所以才会闲的来多管闲事。

慕浅气的双拳紧握,抿着唇瞪着墨景琛,“我公司怎么破产的你会不知道?墨景琛,你到底什么意思?还是不是个男人,对我一个女人犯得着这么不择手段?”

“亏得你还是律师,麻烦下次说话注意点,什么叫做我对你不择手段?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看上了你。”

墨景琛冷哼一声,“还有事吗?没事就滚!”

“我……”

他无情的驱逐,气的慕浅火冒三丈,但又无处发作。

强隐忍着心中的愤怒说道:“墨景琛,如果你对我个人有意见,尽管对我来,我保证二话不说。但公司有一百多号人,你等于毁了他们的饭碗。”

说完,见墨景琛仍旧垂首盯着他手里那一杯白兰地,无动于衷。

慕浅只好继续说道:“这一次,算我求你高抬贵手,成吗?”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回国之后竟然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

公司是她跟好闺蜜锦甜甜两人合伙创立的,虽然后期甜甜撤了不少的份额,但她也是合作人之一。

从创立之初到现在,她们共同经历过多少风雨坎坷。

若今天公司砸在她的手里,她要怎么跟甜甜和公司的所有员工交代?

此时,司靳言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些什么事情。

但碍于是墨景琛和慕浅,一边是兄弟,一边是学妹,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暂时静观其变。

“求?”

矜贵冷傲宛如帝王一般的男人挑了挑眉,视线落在慕浅的身上,“你就是这么求的?”

“我……”

纵然知道墨景琛一定会刁难,慕言也只能咬牙认了,“条件,你开。”

“呵,有点意思。”

男人似来了兴致,伸手撩起身旁女人的下巴,“艾维尔,你说,该开出什么条件才好呢?”

艾维尔听见墨景琛的话,顿时欣喜若狂。

伸出纤长的指甲,指了指桌面上的一排排排列整齐的红酒,“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二三四五,总共是三十五杯酒,把这些酒都喝了吧。这样才能表达出你的诚意。”

慕浅微微垂首,扫了一眼面前的三十五个杯子,满满的都是红酒,三杯半一瓶,差不多是十瓶红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