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如果爱你是原罪

如果爱你是原罪

如果爱你是原罪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东二爷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5 17:58:15

《如果爱你是原罪》小说的作者叫做东二爷故事精彩试读:“警察同志,我朋友流血了,问了三遍你有没有卫生纸了!”小霜气愤。那警员瞪过来:“哪那么多废话,敢打架还怕流血?老实做笔录!”顾爽爽拿袖子捂着被顾子艺高跟鞋划破的颈部伤口,“不严重,小霜你坐下。”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才知道之前对他的认识可笑的浅薄!

他讲课温文尔雅,学识渊博,平素冷着一张脸,有她这个年纪女孩看不懂的深沉复杂的眼神,藏着往事,偶尔流露阅历沧桑,气场矜贵逼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是牛郎,但今天,他变成了发狂的雄狮,怪兽,危险可怕可恨至极!

不知道冲了多久,顾爽爽麻木地关掉水。

外面手机响了好几遍,她知道是小霜打来的,今天周六,说好一起兼职。

受再大的委屈惊吓,生活仍旧残酷,仍旧要继续,她没有钱,需要赚钱。

-

顾爽爽到的晚了些,被咖啡馆经理骂了一顿。

小霜拿着托盘过来,一眼见到她眼周围的红,客人多,小霜没问,让她去厨房干轻活。

忙到下午四点,顾爽爽把碟子餐巾整理好,小霜进来,握住她的手,叹气,“又被顾子艺蒋蓉虐了?”

顾爽爽摇头,脸上苍白。

小霜拉着她去了洗手间,反复逼问,她才吞吐地说了。

“这社会上的男人都是变。态吗?我不明白,他以se侍人,对那种事不厌烦吗?虽然没有真的那个,但他亲了我全部,包括……那,最后,他还在我身上……”

她实在说不出口了。。。

“牛郎也有私生活吧。”小霜也不太懂,这么分析道。

沉默了一会儿,小霜脸有点红地低声说,“爽爽,你别太吓坏,其实……江州也对我这样过。恋人间这样不奇怪。我奇怪的是,你和这男公关陌生人吧,他不必珍惜你啊,居然不动真格,这很费解。”

顾爽爽听她前半句,心里的疙瘩稍微好了丁点,总算不是只有那变。态对她做奇怪的事,江州和小霜也有。

至于后半句,她没深想,谁知道那混蛋是不是求刺激换花样什么的。

总之,再也不想看见他!

可是,下周一就是他的课……

-

五点半,两人结算了工资下班。

咖啡馆在市中心,周围很多商场,路过一家內衣专柜,小霜叫住她,“我有个同事在这干过,说有E号的,要不要进去看看?”

五点半,两人下班。

咖啡馆在市中心,周围很多商场,路过一家內衣专柜,小霜叫住她,“我有个同事在这干过,说有E号的,要不要进去看看?”

顾爽爽是心动的,E的太难买了,一般店没有,贵的她也不能勤换,所以总共三件来回穿。

今天这件,顾爽爽看见他摸过,居然还闻,大变。态!虽然舍不得,但还是果断扔了!

看这店面装潢就不便宜,身上加今天的工资共三百块钱,能买上一件吗?

踌躇时,被小霜推了进去,顾爽爽问了型号,专柜小姐说有,拿出来,顾爽爽一看价格标签,妈蛋,750!

正想砍价,门口一阵高跟鞋伴随着年轻女人冷冷的声音:“你们店怎么回事档次越来越低,什么人都能进来?”

店长一见来人,立即上前,“顾小姐,您可好久没来了!”

顾爽爽闭了闭眼,出门没看黄历。

一张锥子脸栗色长卷发的漂亮女人走过来,站在顾爽爽跟前,瞥一眼她手中內衣,轻笑,“750都买不起?哦,忘了,你那个二婚老头丈夫没露过面给过你一分钱,寡妇当了两年,真可怜。”

小霜一动,顾爽爽眸色寡淡按住她,放下內衣,“走。”

顾子艺拦住去路,红唇妖娆,“知道皓轩喜欢我穿多少钱的內衣吗?两三万的,他说摸着和我的肌肤一样舒服。”

店面很大,顾爽爽使劲拽着小霜,绕路继续往出走。

没走几步,突然背后砸过来一堆东西,顾爽爽低头,洒落一地的暂新內衣。

走道上行人迅速围圈看起热闹。

顾子艺走过来,高跟鞋踩上一件纯白的,直到布满脚印捡起,往顾爽爽头顶上轻轻一忍扔,“几个鞋印而已,你小时候连我吐痰的饭都吃过,这件2600呢,可要好好穿,免得你天上那个狐狸精妈说我们顾家没好好待你!”

不等小霜撸起袖子,顾爽爽上前就是一巴掌!她今天心情糟糕透顶,提她妈妈是撞她枪口上了。

顾子艺一愣,很快反应过来,狰狞当即还回去更重的两巴掌,顾爽爽没躲,准备开干。

马路上三个女人打起来。

-

天晚,盛世大厦灯火通明,会议室,高管们战战兢兢,不敢看他们家脸黑了一天的大总裁。

大总裁脖子上有道暧昧抓痕!大总裁一副X生活后的精神焕发!可是大总裁五官阴霾,气场冷艳一直在冰点!

会议室门打开,张青快步朝主位走过去,“沈总,太太她……”

之后的声音众人听不见,只见他们家大总裁保持了一整天的冰脸,表情终于变化。

男人站起,双手插着西裤口袋,长腿迈出会议室。

张青边跟着边细说,“现在双方都在警局,是顾大小姐先挑衅,拿內衣侮辱太太,”

男人脚步不停,薄唇冷冽掀动,“顾大小姐?那个绿茶*?”

张青震住足足五秒!嘖嘖抽气,“沈总您居然知道绿茶*?!”

“我还知道裁人。”

“……”

“还杵在这?开车去!太太在警局呆久了会害怕!另外联系张局长,说我二十分钟后到。”

警局审讯室。

顾子艺进门报上顾海的大名,不一会儿,警员就端了杯热茶过来,“顾小姐,压压惊。”

“**同志,我朋友流血了,问了三遍你有没有卫生纸了!”小霜气愤。

那警员瞪过来:“哪那么多废话,敢打架还怕流血?老实做笔录!”

顾爽爽拿袖子捂着被顾子艺高跟鞋划破的颈部伤口,“不严重,小霜你坐下。”

顾子艺挂彩的地方不少,此刻却像斗胜的母鸡,“好好写啊,我律师马上到,两个人打我一个,这事儿完不了!”

“你个**信口胡诌!**同志,她先侮辱我朋友……”

“别吵!”警员吼,转头又是另一个态度,“顾小姐放心,我们会处理好。”

小霜气的眼睛红!

顾爽爽脸惨白地把她拉坐下,内心害怕且冰凉,她是顾二小姐,但地位真的还不如一条捡回的狗,有爹生没爹疼。蒋蓉的虐。待可以写一部后母毒史了,现在打了顾子艺,虽然是相互掐架,顾爽爽却料到结局,这个牢,百分之九十是要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