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漫漫深情藏岁月

漫漫深情藏岁月

漫漫深情藏岁月

来源:微阅云 作者:木子槿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08 09:15:56

病房再次恢复安静时,顾心悦抹走眼角的水珠,恨自己还为梦中的陆择城落泪。她已经知道,他骗自己给景澜献血,其实要了自己一个肾!伤口拆线后,顾心悦就坚持出院,她想去看丞丞!可她找遍医院,都没见到儿子。难道陆择城带丞丞出院了?她打车回了陆择城的别墅,里外翻遍,都没找到。情绪牵动伤口,顾心悦坐在楼梯上,艰难地喘气。许久,她联系陆择城。

在线阅读

医生震惊,在陆择城的催促下拿起手术刀……

顾心悦做了个冗长的梦。

梦里天色正好。

她抱着复习资料,急匆匆赶去考试,忽然听到微弱的猫叫声。

是脏兮兮的奶猫,缩在草地上。

她一看就心软,决定考完试带回家养。

画面一转。

小奶猫被一个男生抱起,远远的,她只看到他好看的侧脸。

后来,陆择城捧着恶俗的九十九朵玫瑰告白,她认出了他。

恋爱。

结婚。

生子。

丞丞是早产儿,一直体弱多病,可他是她的命,她要守护他、陪他长大。

泪水不断滚落。

脸上骤冷。

昏睡几天的顾心悦,终于醒了。

“你醒了?”护士关怀道,“我帮你喊医生。”

她想说话,张了张口,声音嘶哑,喉咙灼痛,便放弃了。

医生检查后说了一大段话。

什么九死一生。

什么脱离危险。

病房再次恢复安静时,顾心悦抹走眼角的水珠,恨自己还为梦中的陆择城落泪。

她已经知道,他骗自己给景澜献血,其实要了自己一个肾!

伤口拆线后,顾心悦就坚持出院,她想去看丞丞!

可她找遍医院,都没见到儿子。

难道陆择城带丞丞出院了?

她打车回了陆择城的别墅,里外翻遍,都没找到。

情绪牵动伤口,顾心悦坐在楼梯上,艰难地喘气。

许久,她联系陆择城。

“怎么,没死?”

男人凉薄的口吻,像是巴不得她死在手术床上。

她无心质问他的欺骗,着急地问:“你把丞丞藏哪了?”

“无可奉告。”

陆择城扔下这句,撂断电话。

顾心悦再打,对方不接。

她心急如焚,忍着尖锐的疼痛跑出别墅,打车去陆择城的公司。

出租车上,她飞快地给陆择城发短信:陆择城,你敢伤丞丞,我就跟景澜拼命!

沈氏大楼矗立眼前。

顾心悦下车,冲进去对前台说:“我找陆择城。”

前台小姐笑容甜美:“陆总不在。”

毫不迟疑,就想预演好的。

顾心悦恳求:“程小姐,我是陆择城的妻子,我找他有急事,你能让我见一见吗?”

程小姐笑容依旧:“不好意思,陆总不在,请你离开。”

顾心悦见前台滴水不漏的模样,准备守在电梯处,不料却被突然出现的两个保安挡住去路。

“你们干什么?”她声音发抖。

两人不发一言,架着她走到门外,重重一扔。

“请你不要再踏进沈氏半步。”

顾心悦摔得眼冒金星,伤口处更是火烧火燎的疼。

陆择城是要把她逼到绝路!

肾给了,血捐了,他还不赶紧去和景澜恩爱缠绵,为什么要抢她的丞丞?

不。

她不能放弃丞丞。

丞丞是她的命。

这几年陆择城不归家,丞丞大病小病,都是她照顾。

他还是奶娃娃时,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妈妈”。

她相信陆择城就在沈氏,踉踉跄跄爬起后,躲到不远处的广告牌后,时刻关注门口的动静。

暮色渐浓。

顾心悦眨了眨干涩的眼,绝望至极。

脚面忽然一重。

她低头,见到圆滚滚的小团子。

眼眶发热:“丞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