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冷酷王爷腹黑妃

冷酷王爷腹黑妃

冷酷王爷腹黑妃

来源:微阅云 作者:尹流曲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5 09:46:25

《冷酷王爷腹黑妃》小说的作者是尹流曲故事讲述了古湘瑜宸言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宸言的房间里一阵哐哐乱想,把门口的小丫头吓的半死,看着湘瑜远远地走来,便像看到救星一般:“湘瑜,你快进去看看,少爷他怎么了,在里面砸东西呢。”宸福已经背着少爷吩咐了上上下下的人不许对湘瑜不敬,更不可以叫她十三,于是这些小丫头们也都记下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9章 满天星斗也唤不醒此时的她

失神地坐在门外,即使已是满天星斗也唤不醒此时的她。

究竟是为了什么?让他对自己如此的厌恶?因为自己是妾生的丫头?因为自己不够漂亮?还是因为自己太不听话?她想了又想,百思不得其解!在她的眼里言哥哥看人从来不分贵*,想当初他待阿福不也像亲兄弟吗?甚至因为帮助阿福而顶撞亲生大哥宸健;如果是自己不够漂亮,这的确是事实,和他房中挂的那幅闭花羞月的美人比起,自己实在逊色太多,可是自己从来没有奢望他能爱上自己啊,从小她就明白是自己一相情愿,可是她就爱守在他的身边。现在也是如此,她依然没有奢望他会爱上自己,只希望他可以对自己温柔一切,只要这些就够了……为什么连这些也得不到,想到他对自己的冷漠眼神,她就难过的想哭……好想哭……

泪水滑落脸庞,滴在地面渐成冰冻。

“怎么?想宸言了?”一个身影飘然而至。

湘瑜擦了擦眼泪,抬头一看,原来是大姐宛心,于是连忙摇头。

宛心笑了,轻轻拍了拍小妹的头:“你呀,别不承认,除了宸言,我从来没有见过为谁流过一滴眼泪。”

是吗?湘瑜惊疑地看着姐姐,自己一向爱哭啊,怎么会全是为了言哥哥呢?

“你好好想想,认识了你这么多年,除了因为宸言,我只在九**葬礼上看到过你流泪……”

九娘是湘瑜的娘,原本是古家的下人,后来擅自越礼后怀了湘瑜,于是被古老爷收为九夫人。湘瑜记得葬礼那天所有的姨娘和姐姐也只有大姐一个人到来行礼,其余人全不见了踪影……

宛心扶着妹妹坐在冰冷的台阶上,继续説道:“你自己难道没有察觉到吗?连我这个外人都看出来了,难道你自己反倒不知道?”

湘瑜迷惑的摇摇头:“我自己没有留意过,或许是吧,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那是因为你迷失了自己,在我们跟前的时候,你是古湘瑜,面对姐妹们的嘲笑你不动声色,在柴房里受尽委屈你也隐忍不言,甚至被明嫂她们用火钎子扎破双臂也不见你的一句求饶,可是一旦宸言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就完全迷失了!那时候你不再是古湘瑜,就好象一只……一只狗一样……就好象一个想要得到主人宠溺的动物一样,不由自主的想去讨好他,甚至低声下气。”

“我?是这样吗?”她更迷惑了,大姐説的这个人,真的是自己吗?

“你好好想想吧……也许我形容的太不够恰当了,但是那个时候,你真的,一点点也不像你自己……”宛心又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起身准备离去。

湘瑜急忙拉住她的群摆:“可是大姐,我好爱好爱他啊,我怕一不听话他就会抛下我……”

“你是爱他,可是你那样的爱让人无法感觉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没有了自我的人,只是一个提线木偶,你觉得,如果是你,会喜欢那样的人吗?”

第12章 冰封

门外的雪纷纷扬扬,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为自己呼吸的感觉是那么顺畅,她不再为,只要为自己就够了,这样不是很好吗?

不管他要怎么对付她,她都没所谓,因为他要如何,已经不关她的事了。

晚上吩咐了守夜的丫头几句,她就离开回到自己的住处了,再没有踏进他的房间。

清晨,院子里被刷的雪白,裹紧了衣服到廊檐下去看看大姐宛心现在怎么样。

屋子里暖融融的,比起后院的茅屋怕是好了不知道几千百倍了,想必其他人也不会差很多。

正在梳洗的宛心看见妹妹进来,连忙起身行礼:“管事来了,我这就准备好了去前厅。”

湘瑜的脸红了:“姐姐这样説不是要折杀妹妹吗?”

凑近看看妹妹已经羞红的脸,宛心笑了:“是吗?昨天在后院里对芈心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哦。”

“妹妹是不是太过分了?”

宛心拍拍她的小脸:“不会,你知道吗?虽然你们同是我的妹妹,但是看到你的那副样子,我是真的为你高兴,要知道,总有一天我是要离开你的,虽然我可以一直护着你,但是一旦我不在你身边了,那十一个丫头要怎么对付你,连我想来也后怕,不过还好,你现在学会保护自己了,昨天的你就是一个例子,相信我吧,她们今后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湘瑜摇头:“我不管她们,我只希望姐姐你不要疏远我。”

“不会的。我一直在你身边。”宛心的眼神始终如一,清心淡定,心无旁骛……

宸言的房间里一阵哐哐乱想,把门口的小丫头吓的半死,看着湘瑜远远地走来,便像看到救星一般:“湘瑜,你快进去看看,少爷他怎么了,在里面砸东西呢。”宸福已经背着少爷吩咐了上上下下的人不许对湘瑜不敬,更不可以叫她十三,于是这些小丫头们也都记下了。

湘瑜继续走着,没有停下脚步:“你进去看看就是,他又不会吃了你!我要去厨房取早点。”

小丫头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她?死命地拽着她的裙摆不撒手:“好姐姐,你就去看看吧,就当是救小妹一命,厨房我去,我这就去。”説完,一溜烟的跑了。

湘瑜无奈地摇摇头,走到主房门口,敲了敲门:“少爷,是奴婢,可以进来吗?”

“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