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圣墟之主

圣墟之主

圣墟之主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好扬子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4 17:22:51

《圣墟之主》小说的主角是芜巫马羽故事精彩试读:“老头子我呀,去酒窖取酒去了。当然是不会在房间。不过呀,兰儿娃娃的心意,老头子明白,哈哈。来,陪老头子喝一杯酒。”毒老头给蓝兰倒了一碗酒。顿时,酒香四溢。姐姐伤口刚刚愈合,不能喝酒。”蓝兰阻止要为芜倒酒的毒老头。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5章 出城

躲躲藏藏,几日过去,芜带着蓝兰,一直作着乞丐妆扮。幸好,那些官兵将视线放在了小姑**身上,而她们两个做乞丐的妆扮,官兵许是嫌弃她们脏。又闻得这女犯人,是司徒家的侍女,平日在司徒家,仅次于二小姐。

因此,他们都当她们是小姐,吃不了苦,自然不会去妆扮乞丐。这么肮脏的人群。也幸好如此,芜与蓝兰,才有幸一直躲过官兵的搜捕。

“诶,听说了吗。在咱们淼月国边境,那里有处地儿,邪门的很。只要去了那里,多半是回不来了。能回来的,也不长命。据说,那处,不干净。”茶廊,两位歇脚的客官在闲聊。

瞧他们的妆扮,不是本地人,兴许是路过淼月京师的商人。

芜与蓝兰正蹲在茶廊的外面,乞讨。

芜正发愁,她们不能这么下去,官兵盘查的更为详细。不论是男女,都细细的盘查过,就连乞丐,他们都开始注意。

这样下去,她们迟早会被发现。而这两位歇脚的客官的话,引起了芜的注意。她认真的听着。

“当然听说了,这次我运粮食回家乡。就是为了避过那邪地,才转到了淼月国来的。虽然远了近倍的路程,可话说的好,安全为上啊。”听商人的语气,对那邪地,确实是非常惧怕。

“不瞒你说,我跟你是一样的,我从家乡出来,赶了几十头牛,是为了一路换卖物品。走到那邪地周边。牛群不敢上前。我也只好饶道。你知道吗?真的好幸运。如果当时我跟兄台一样,运的是粮草。我此刻也不能在这边喝茶了。”另一个商人心有戚戚然。

“兄台,你的运气还算不错,都说动物懂人性。此次看来,还真的是如此。”先前的那个商人为着他捏了一把汗。

“对对,呵呵。”

芜听到了这里,她已经有了打算。就去那个邪地,她还真不相信,还有哪里,比她还邪的。阿旺的死,肯定跟她有关系。只是为什么会与她有关系。她不知道。需要去寻找她身世的迷,那得安顿好蓝兰再说。

“我们就去他们说的那里。”芜对着蓝兰说道。

“可是,那里听起来好可怕。”蓝兰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子,十二岁的她,可以说还是个孩子。这几天的颠沛流离,都已经让小小的蓝兰不安。这听到要去那可怕的地方。蓝兰还是害怕的。

“不怕,我觉得那里很安全。”芜当然知道蓝兰害怕。此时,怕已经帮不了她们什么忙。所以,不能害怕。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蓝兰也感觉到了京师的动荡。只不过是寻找一个侍女,就算她杀死了人,虽然也是条人命。可这发动那么多官兵。还真让人会误以为,这个案子,是有多大。

“今晚。”白天出城肯定会被怀疑。到了傍晚。许多的乞丐也都是这个时候,会出城,到郊外寻找落脚点。在城内,乞丐是找不到好的落脚点的,谁家喜欢有一个两个乞丐在大门口躺着。多晦气。

“好,我多要些吃的。咱们路上可以吃。”蓝兰年纪小,可她心很细。许多芜想不到的,她都能想到,并且做到。许多时候,芜还多亏了蓝兰。

火红的太阳藏了一半,芜就知道,自己得出发了。要躲过那城门守卫,真不是容易的事情。虽然傍晚许多的乞丐会出城。那守城的守卫,也都有盘查。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安全通过。

“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只要跟着我就好了。”芜吩咐蓝兰。并且在地上抓了把泥土,将蓝兰的脸摸得更黑。

“姐姐,你想要干什么?”蓝兰搞不明白芜的打算。直到看见她将布条从她的手上取下来。才明白她的意图。

第11章 痊愈

芜站在院子中,试着伸了伸懒腰,胸口只有一丝的刺痛,总的来说,还算恢复的很好。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感觉到胸口的位置没有先前的堵得慌。

“姐姐,你身子怎么样?好全了么?都可以到外边来了。太好了。”蓝兰原本给芜送早饭过来。见到芜在院子里,神采奕奕的,她兴奋的跑了过去。

见着精神很好的芜,蓝兰当然是开心不已。芜躺床上有好几日了,此时能出房门,那说明又恢复了不少呢。

“都好了。皮外伤而已。”芜抚摸着胸口的位置。

不知道怎么的,这儿虽然好全了,可是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而那心脏,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她所认知里面,心脏是一个会跳的东西。长在人的胸口。那为什么她没有?

“姐姐饿了么,我煮了饭,今日达奚哥哥猎到了一只野鸡,我煮了给姐姐补身子。”蓝兰将食篮放在一边的石桌子,将里头的饭菜拿了出来。顿时,香味四溢。

“很香。”芜不吝于称赞。

“当然不及姐姐做的,姐姐,来,给你。”蓝兰给神月盛上一碗米饭。

“兰儿,昨夜间,你有听见是谁在叫唤么?”芜想起昨晚,她起夜之时,听见外头许多的吵杂,还有着什么的叫唤。只不过她想着不是自己家中,不好乱走。

“没呢。昨夜我睡得可熟了。”蓝兰咬着鸡肉,吃得津津有味。

“哦。”芜也开始对她的膳食进攻。

“已经吃上了呀?害毒老头还以为能赶上,瞧,我都带了好酒过来呢。”毒老头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芜一惊,她并没有听见毒老头过来。

蓝兰却没有异样,她像往常一样,见到毒老头之后,扬起笑脸:“老**,来,兰儿给你盛饭,方才我有去你的房间,可惜你不在。我就给姐姐送饭过来了。幸好挺多。待会吃着,我再去弄点菜来,足够咱们三人吃了。”

蓝兰一边说着一边张罗着让毒老头吃上饭。

“老头子我呀,去酒窖取酒去了。当然是不会在房间。不过呀,兰儿娃娃的心意,老头子明白,哈哈。来,陪老头子喝一杯酒。”毒老头给蓝兰倒了一碗酒。顿时,酒香四溢。

“姐姐伤口刚刚愈合,不能喝酒。”蓝兰阻止要为芜倒酒的毒老头。

“小娃娃,小酢几杯,是可以的。”毒老头躲开蓝兰的阻挡,还是倒了一碗,放在芜的面前。

芜看着她面前放着的那碗酒,又看了一眼毒老头,心里闪过一丝疑虑。她的伤口才结疤,就让她喝酒,这是安的什么心呢?

“娃娃,我毒老头可得告诉你啊,我这个酒可不是谁都能喝到的。”毒老头他自己喝了半大碗,直呼着过瘾。却没有招呼两女一起喝。

芜低下头,专注的吃着饭。

“兔崽子,看什么看,要吃就一起过来。”毒老头突然高声嚷着,紧接着,从屋顶上跳下来俩男的。还别说,咋一看,挺人模人样的。就是那眼睛内没有一丝的傲气,尤其是看向芜的时候。显得畏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