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许你万里河山

许你万里河山

许你万里河山

来源:微阅云 作者:山谷俗人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14 10:13:03

《许你万里河山》小说的作者是山谷俗人故事讲述了刘玥顾南封小说精彩试读:舞台上刚才那些飘渺的白色幕帐已经撤离,换了一些悬挂在顶梁上的暗红色的纱幔。在乐曲响起,大家还未缓过神来时,只见碟夜姑娘腾空而降,她缠绕着正中央的纱幔,在空中盘旋飞舞,像一只轻灵的蝴蝶慢慢地缠绕飞翔,然后降落。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7章

刘玥一进封府,老管家从上到下打量了她半晌,最后冲客栈大娘满意的点头

“这丫鬟不错,又瘦又瘪,肤色又黄,少爷准瞧不上,带她到少爷房内打杂正好。”

客栈大娘连声回答

“是是是。”然后拿着银两欢天喜地的走了。

六兮则跟着老管家去那封少的院落。这一路上,她低着头,谦卑的跟着走,但已把封府的地理位置,结构都用心记下,以防万一要跑路,不至于像无头苍蝇。

一路上,管家也跟她说了几样注意事项

“在府里干活,尤其是少爷那,嘴要严实点,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别问,记住了吗?”

老管家颇为威严,比甄府的徐管家严厉了许多,说话间不带任何情感。

“记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

“刘玥。”她说了自己现代的名字。从此以后,她在通朝,在天城,只有刘玥这个人。

“你擅长做什么活?”

这个问题倒把刘玥问住。她在这一世,确实养尊处优,出入有丫鬟伺候,而在现代的生活,也只会简单的家务,而她赖以谋生的手艺,在这个时代,连路边的修鞋匠都比不上。

眼下这个情况,她只能说

“做饭,洗衣。。。”

还没说完,管家打断了她的话

“以后跟着好好学。刚才跟你说的,你记住就好,不该想的别想。”

“是。”

这一路跟着管家到了封少的庭院,还没走进,便听到里面传来嘤嘤哭声。

管家皱眉:

“又是哪个下作的东西在这吵。”

一推门,果然见两个年轻姑娘正在吵,发鬓散乱,衣衫也不整,似刚动过手,此时都哭的梨花带雨,而她们面前是一个男子,似完全不受两个姑**影响,一派悠闲的坐在石桌旁品茶。

他穿着一袭白衫,腰间缀着一块翡玉,熠熠生辉。身型高大,举手投足间,自成风流。

两个姑娘在他面前为他争吵,哭闹,而他却从容置身事外。仿佛这天地间,就只有他一人在,慢条斯里的品着茶。

两个姑娘见他完全不为所动,更没有打算出手偏袒任何一方时,才停止了哭泣,泫泪欲滴,满眼惆怅的看着他,娇滴滴的喊了一声

“爷…”

这一声,简直能酥麻进人的心里,纵然是在现代见惯了风月场所的刘玥,也忍不住心里咯噔了一下。全身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而那封少,也终于起身,捏起其中一个姑**小脸,指尖在她的脸上摩挲,擦干了泪水。那动作温柔的能滴出蜜来。姑娘脸便红了,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另外一个姑娘也呆住,望着他。

就在大家以为他会对姑娘做什么亲密动作时,他忽然放手,附身在姑娘耳边,用很轻,很轻,但保证在场的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

“长成这样,还妄想第二次爬上我的床?”

第11章

此时,舞王之争已经开始,念白在舞池里,一身纯白飘逸的服饰,而台中亦是挂着薄薄的纯白的纱幔,与她的舞姿在空中缠绵,如烟如雾,像是来自天上的仙子,美的梦幻,与那夜在房内撞见的女子判若两人。

一旁的顾南封大概也是被这种纯净不含杂质的美所震撼,破天荒的一直坐着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念白姑娘在所有人惊呼,拍手叫好的掌声一片之中,慢慢退了下去。

接下来,是另外一位,所谓新来的碟夜姑**舞蹈。相较于念白有很多的观众基础而言,碟夜是全新的。

舞台上刚才那些飘渺的白色幕帐已经撤离,换了一些悬挂在顶梁上的暗红色的纱幔。在乐曲响起,大家还未缓过神来时,只见碟夜姑娘腾空而降,她缠绕着正中央的纱幔,在空中盘旋飞舞,像一只轻灵的蝴蝶慢慢地缠绕飞翔,然后降落。

像是一只暗夜里飞来的碟,而她脸色蒙着黑色的面纱纵使看不清脸颊,但能感受到是一位出尘的美人儿。

她全身缠着暗红色的纱,整个身体缠绕的曼妙婀娜,像是一只破茧而出的飞碟,她的美,带着一股极致带着一股魅惑,让人看的心潮澎湃。

碟夜姑娘下了舞台,许久之后,所有人都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大呼叫好。

两个姑娘都已经跳完,进入选票阶段,顾南封似从神游之中回神。台下行成两队人马,各有支持者,一直坚持不下。

而阁楼上,刘玥这才发现,这阁楼不止他们这一间。是东西南北各有一间,只有达官显贵才能坐在那欣赏。

所以也就是说,除了顾南封,还有另外三位。

台下已投选完票,念白与碟夜势均力敌,所以轮到阁楼上的人来投票定夺。

顾南封似乎并不着急下定论,气定神闲的喝起酒来。

刘玥心想,他一定会投给他的老相好念白,没什么悬念。

“对面是二王爷。”

顾南封兀自跟刘玥介绍起另外三个包间里的人。他说的很轻,但是却如一锤大棒敲在刘玥头上。二王爷?寅则?当年一心想至寅肃于死地的狠辣的二王爷。

她还没回神,顾南封又说了另外一个重磅的消息

“左侧包房是甄大将军之子,甄六正甄将军。”

她哥哥?

这下刘玥心都颤抖,身体也险些控制不住颤抖,她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强迫自己镇定的看着顾南封。

就在她以为顾南封会继续说出什么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时,他却轻松的说

“他们也是这的常客。”

刘玥沉默不语,她现在脑子很混乱。不仅是因为哥哥是绯翠园的常客,而是,二皇子为什么也在这,哥哥也在这?他们之间是凑巧在这,还是有关联?

如果有关联,为了什么事?

如今通朝是太平盛世,经济上百国来朝,兵力上亦是无以匹敌,她怕哥哥一步走错,没有回头之路。

无论他们是巧合还是有意,刘玥想,的找个时间回甄府跟爹娘好好说说。

她这边想的心神涣散,早忘记投票这事,更忘记顾南封带她来的目的。

“刘玥,你再摸摸我的心。即便看到绝世美女,也无动于衷就是我。”

他说的大言不惭,都不知道那个花名在外,睡遍天城稍有姿色的女人的说法从哪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