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倾城王妃要休夫

倾城王妃要休夫

倾城王妃要休夫

来源:微阅云 作者:夜焰如初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14 09:39:38

主角叫燕墨染李云初的小说是《倾城王妃要休夫》,是作者夜焰如初所编写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李云初心中骂道,这是什么样的变态啊,喜欢趴在马车底下,偷听人小两口墙角。这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重点是自己竟然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的存在。特种部队队长的警觉性怕是喂了狗,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的体能和武力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8章 王爷,你不会真有隐疾吧

“王爷,咱俩房都圆了。你现在来问我是谁,是不是有点那什么太无情了。我虽然是死皮赖脸嫁进王府,你也对我爱搭不理,可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啊。不过呢,你们这些皇子王爷的那个不是妻妾成群,昨天跟谁睡的,不记得也很正常。”李云初觉得自己只是换了个核芯,身体还是原装的,谁又能说她不是原来那个李云初。

燕墨染用右手捏住李云初的下巴微微抬起,他挑了下好看的眉毛,薄唇轻启:“那你现在想重新回味一下圆房的乐趣吗?”

**!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这是将自己军啊。李云初汗毛倒立起来。

她李云初怕过谁!

“王爷,那你可要轻一点,上次圆完房我可三天下不了床。”李云初表面平静地与他对视,其实心里还是很慌,毕竟那是自己第一次跟男人亲密无间,而且这个男人十分的危险,自己一直都能料敌先机,可却无法预判出这个男人下一步会做什么。

燕墨染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这段时间变化很大,可王府里到处都是自己的暗卫,她要真是移花接木的,不可能一点痕迹不露,而且刚刚也确认了她没有易容,所以她还是那个李云初。只是有一点自己非常确定,就是这个女人的眼神不对了,以前看自己时痴迷狂热,现在却是冷漠淡然甚至还有带着挑畔。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本王今天出门没把药带上。”燕墨染松开她的下巴,诸多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嘘!王爷小声点,这种话不要在外面随便说,要让外人听到王爷要吃了药才能行闺房之事,皇家的脸面怕是要被王爷掉尽了。”李云初暗暗松了一口气,可说出的话却是寸步不让,这该死的胜负欲啊!

果然,燕墨染的脸色变了变,眼神变得有些轻蔑,“闭嘴。”

“我可以处处为王爷着想,皇城里还是不少姑娘想嫁给王爷做小妾的,要是得知王爷身患隐疾不能让她们尽兴,可能要伤心欲绝了。”李云初不知道为什么晋王没有纳妾,诺大的晋王府到现在也只有她一位正妃。难道真的身患隐疾,被自己说中了。啧啧啧,真是浪费了这一身好皮带囊。

“滚出来!”燕墨染翻掌向下一挥,怒喝一声,萧瑟肃杀之气顷刻腾起。

噗嗤!啊哈哈哈哈……一个爽朗的男人笑声从马车底下传来,“别打,别打,是我。”

李云初心中骂道,这是什么样的变态啊,喜欢趴在马车底下,偷听人小两口墙角。这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重点是自己竟然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的存在。特种部队队长的警觉性怕是喂了狗,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的体能和武力简直弱爆了,如果自己勤加锻练应该可以恢复,毕竟技术和招式是不会忘的,李云初暗下决心。

趴在马车底下听人墙角的安王燕墨洵笑得停不下来,此刻被发现一点也不尴尬,一个闪身就骑到了从夜色中奔来的高头大**马背上,一边弹了弹衣袍上的灰,一边笑得全身颤抖,“对不起,三哥,我正不是有意偷听的,只是担心你才……”说着又大笑起来。

燕墨染脸色已经很难看了,都是被这个女人气晕了头,一开始没有发现这小子躲在马车底下。虽然从来不在意任何人对自己的看法,可这小子也是个嘴*的主,怕是要笑他一辈子。

再说这种事也没法解释。

第17章 娶了她晋王永远不能当储君

大周朝建都临安。

泰承宫大型宫殿群富丽堂皇,矗立在临安城中部,夯土板筑的城墙让它固若金汤。彰显着大周国的强大兴盛。

李云初被大理寺林大人押到泰承宫侧殿,第二次见到周元帝。

昨晚宋管家走后,李云初已经将自己穿越过来发生的事情一桩一桩理了一遍,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引着自己向设定好的圈套里走,这个是谁?目标是什么?她都不清楚,所以她才同意了晋王的提议,第二天林大人来提审时就直接承认了太子的蛊毒是自己下的,求皇帝赐自己死罪。

于是,帝后二人就在景怡殿召见了蛇蝎毒妇李云初。

“是你对太子下的蛊?”皇后娘娘身着华美大红底色绣金凤凰纹凤袍,一派掌凤印六宫之主的霸气惊艳,看到跪在台阶下的李云初问道。

“是,这一切都是罪民所为。”李云初一身囚服跪在大殿中央,佑大的殿宇空阔阴冷,让她感觉寒冷无比。

“是什么人指使你的?”周元帝明黄黄的龙袍,让殿宇里的阴冷之气有了缓解。

“皇帝陛下,没有人指使罪民。”李云初有问有答。

“那你为什么要给太子下蛊?”周元帝继续质问。

“罪民关在王府别院,每日游手好闲,无事可干,就琢磨着干坏事,想引起王爷的注意,于是就想到给人下蛊,好让王爷跪下来哭着求我去给别人解蛊,想想就开心。可那些平民百姓怕是入不了王爷眼,只有太子和太子妃才是最好的人选,所以就起了邪念。还请皇帝殿下赐罪民一死。”李云初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你又是怎么让太子贴身丫鬟帮你的?”

“哦,有一天逛街遇上了吧,给了她一笔巨款,她就同意了。是人都抵不过巨款的诱惑。”李云初双腿有点发麻,这身体果然是娇身惯养出来的,睡了两天硬木板腰痛,跪在地上一会腿麻。

“那你又是怎么会下蛊的,何人教你的?”周元帝双眉微微蹙起。

“回禀皇上,罪民从小天姿过人,聪慧机敏,有过目不忘之智,有一学就会之能,所以前些日子在逛街时买了本杂书上面就有写蛊术,回去看了两天便学了放蛊、解蛊一点皮毛。”李云初觉得忽悠古人真是一件愉快的事。

“放肆,简直一派胡言,你可知戏耍君王罪可当诛。”皇后娘娘实在听不下去了,一贯母仪天下的仪态也顾不上保持了。

“所以,还请皇上赐罪民一死。”李云初知道自己越是这样说,皇上越是不会让她死。何况还有那神秘的同室老囚犯说太皇太后不会让她死。还有上官旭认自己为义女,抚养自己长大,将自己嫁给晋王,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

对于皇上来说,指使她的人还没有查到。

对于晋王来说,太子妃还没有治好。

这么一想李云帝君对于好多人来说都是一枚有用的棋,所以现在不可能弃之。

“你就这么想死吗?”周元帝从未见过那个女子像她这般的,怎么说,就是不知廉耻,无赖至极,但说的话又头头是道,胡说八道都是条分缕析的。

“皇上明鉴,一个女人,得不到夫君的宠爱,不能为夫君生下孩儿,天天以泪洗面,日日独守空房,这种日子简直生不如死。皇上,罪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李云初掩面抖肩,呜呜呜的假哭了两声。

“这么说来都是染儿的错了!你为何不直接对他下蛊,为什么要谋害太子?”皇后娘娘拢了扰宽大袖口,端了端身姿。

“皇后娘娘,晋王没有错,晋王身为皇子,又居要职,心系国事政务,无暇顾及儿女私情,实乃皇上教导有方,”李云初用囚衣袖子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星眸微闪,“罪民是妒忌太子妃,不想看她过得这么好,一时蒙蔽心智犯下大错。”

“那你为什么又要请旨为太子解蛊?”皇后接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