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腹黑三宝太难缠

腹黑三宝太难缠

腹黑三宝太难缠

来源:掌中云 作者:药不能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3 17:56:29

小说《腹黑三宝太难缠》是一部相当吸引人的小说,可以说是章章出彩,人物冲突此起彼伏,时时牵动着读者的心,为之担忧,为之着迷。难道,这男人是依据自己二宝的长相推断到了什么?她突然一把拽住了男人的衣领,自己也半跪在副驾驶上,说,“那个男人是谁?他在哪?”这问题来的太突然,把司厉寒问得有点懵。随即,司厉寒又恍然,那两个孩子果然是苏陌的种。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难道,这男人是依据自己二宝的长相推断到了什么?

她突然一把拽住了男人的衣领,自己也半跪在副驾驶上,说,“那个男人是谁?他在哪?”

这问题来的太突然,把司厉寒问得有点懵。

随即,司厉寒又恍然,那两个孩子果然是苏陌的种,看样子这个女人也在找苏陌。

从她刚刚和孩子的对话里,她甚至不知道苏陌就是在这个城市长大的,显然对苏陌的信息掌握的还没有他多,顿时有些泄气。

可他这边有些泄气,旁边打了一辆出租车追上来的蓝影,却差点岔了气!

陈宇不是说司厉寒是好心的送一家三口去雪峰银座吗?

为什么她只在车上看到了一个女人?

还坐在副驾驶?

该死的陈宇,居然敢骗他!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勾引她的男人!

蓝影的脸立刻变得格外的阴冷,她觉得自己要爆炸了,突然就在出租车上“啊啊啊”的大叫了起来。

出租司机是个年轻小伙,见蓝影长得漂亮,就一直在偷偷地看她,此时见她突然发了疯,一时间受了惊吓,脚下一乱,踩着油门就冲了上去。

大众出租撞上豪车布拉迪威龙。

这简直是人间惨剧。

而和这惨剧形成鲜明对比是,布拉迪威龙驾驶室里两个相互对视的人被这巨大的冲撞力冲击,直接抱在了一起。

嘴唇也紧紧贴在了一起。

苏萌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不想回答她的问题,也没有必要做到这个份上吧!

不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她突然张嘴在男人的唇上咬了一口,味道不错,然后又咬了一口。

两口咬完,苏萌的大脑瞬间也有些缺氧。

她要疯了,心跳的又快又乱,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她对这个男人做了什么?

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怎么还能做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想到二宝和小宝刚刚还坐在车上,她的脸刷得红了,红的能滴出血来。

天啊!

万一孩子们突然回来,见这样少儿不宜的画面,她辛辛苦苦维持了几年的冰清玉洁的慈母形象岂不是瞬间就崩塌了?

她撤了唇,司厉寒这才回神。

然后,他瞬间就怒了!

这该死的女人!刚刚对他做了什么?

她怎么敢?

与此同时,心下又有一抹诧异,为什么这个女人强吻了他,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恶心了?

不仅不恶心,甚至他还很有感觉。

身体的某处蠢蠢欲动,而这种感觉自从五年前,他被苏陌吃干抹净后,再也没有过。

两个人各自陷入自己的思考中。

豪车里面安静下来,车子外面却一直很不平静。

蓝影用力的去拉豪车的门,可是车门是锁着的,她试了几次,都没能拉开。

她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哪里跑来的小**,居然敢碰我的司寒哥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可是豪车的隔音效果非常好。

车窗关了起来,里面的人根本就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两个人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

他们都在回忆刚才的吻。

苏萌想,按照一般的套路,一个女人若是被一个男人吻了,她应该“啪”一巴掌甩在男人的脸上,用来表示自己是个矜持的好姑娘。

她的手有些跃跃欲试,可心底到底是有那么一点心虚,毕竟刚刚是谁欺负了谁,她心里还是有数的。

欺负了人家还给人家一耳光,这事要是真做了,怕是有点过分的。

司厉寒的脑海里也很不平静,因为从刚刚到现在,他居然一直在回味!

回味刚才那个吻!

女人的唇很软,舌头很狡猾,牙齿很尖利,让刚才那个吻变得有些甘甜,有些迷幻,甚至还有几分凶残。

而且那凶残,居然还带着几分遥远的熟悉感。

他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看向苏萌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他想再来一次!

苏萌和他对视了三秒,身为三个孩子妈**责任感让她败下阵来,她往车窗边缩了缩,有些警惕的看着司厉寒,“你要干什么?”

呵!

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司厉寒长臂一伸,直接将苏萌壁咚在车窗上。

司厉寒半撑着身子,没有系领带的衬衫不知什么时候崩掉了一颗纽扣,露出了结实健硕的上半身,结实的胸肌招摇着,好像在诱惑着什么人。

苏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睫毛都舍不得看颤动,然后狠狠咽下一口口水,“你,你不要乱来!”

乱来?

她还知道什么叫乱来?

知道什么是乱来,还敢挑衅他?

真当他是好欺负的吗?

苏陌欺负过他就算了,凭什么他的女人还敢欺负他?

吻倾覆而下,辗转厮磨,狠厉又热辣。

一股酥麻的电流,从嘴唇迅速传遍全身,苏萌被他壁咚在狭小的空间里,气势完全被碾压。

“放、放开我……”

她被他吻的根本喘不过气来了。

苏萌双手拼命的推拒,原本很有力气的手臂不知道为何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力气。

“呵,女人!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嘛!”

“轰”的一声,苏萌大脑死机了。

她感觉这句话特别特别的耳熟,可是一时想不起她在哪里听到过。

她甚至觉得眼前的一幕也格外的眼熟,似乎她就和这个男人一起疯狂过。

记忆一闪而过,当她想要去深究的时候,头再次疼痛起来,几乎要炸裂。

唯一和之前想起什么的时候不同的是,这一回她的头不仅痛,而且还“咚咚咚”的响。

小 中 大人是依据自己二宝的长相推断到了什么?

她突然一把拽住了男人的衣领,自己也半跪在副驾驶上,说,“那个男人是谁?他在哪?”

这问题来的太突然,把司厉寒问得有点懵。

随即,司厉寒又恍然,那两个孩子果然是苏陌的种,看样子这个女人也在找苏陌。

从她刚刚和孩子的对话里,她甚至不知道苏陌就是在这个城市长大的,显然对苏陌的信息掌握的还没有他多,顿时有些泄气。

可他这边有些泄气,旁边打了一辆出租车追上来的蓝影,却差点岔了气!

陈宇不是说司厉寒是好心的送一家三口去雪峰银座吗?

为什么她只在车上看到了一个女人?

还坐在副驾驶?

该死的陈宇,居然敢骗他!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勾引她的男人!

蓝影的脸立刻变得格外的阴冷,她觉得自己要爆炸了,突然就在出租车上“啊啊啊”的大叫了起来。

出租司机是个年轻小伙,见蓝影长得漂亮,就一直在偷偷地看她,此时见她突然发了疯,一时间受了惊吓,脚下一乱,踩着油门就冲了上去。

大众出租撞上豪车布拉迪威龙。

这简直是人间惨剧。

而和这惨剧形成鲜明对比是,布拉迪威龙驾驶室里两个相互对视的人被这巨大的冲撞力冲击,直接抱在了一起。

嘴唇也紧紧贴在了一起。

苏萌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不想回答她的问题,也没有必要做到这个份上吧!

不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她突然张嘴在男人的唇上咬了一口,味道不错,然后又咬了一口。

两口咬完,苏萌的大脑瞬间也有些缺氧。

她要疯了,心跳的又快又乱,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她对这个男人做了什么?

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怎么还能做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想到二宝和小宝刚刚还坐在车上,她的脸刷得红了,红的能滴出血来。

天啊!

万一孩子们突然回来,见这样少儿不宜的画面,她辛辛苦苦维持了几年的冰清玉洁的慈母形象岂不是瞬间就崩塌了?

她撤了唇,司厉寒这才回神。

然后,他瞬间就怒了!

这该死的女人!刚刚对他做了什么?

她怎么敢?

与此同时,心下又有一抹诧异,为什么这个女人强吻了他,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恶心了?

不仅不恶心,甚至他还很有感觉。

身体的某处蠢蠢欲动,而这种感觉自从五年前,他被苏陌吃干抹净后,再也没有过。

两个人各自陷入自己的思考中。

豪车里面安静下来,车子外面却一直很不平静。

蓝影用力的去拉豪车的门,可是车门是锁着的,她试了几次,都没能拉开。

她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哪里跑来的小**,居然敢碰我的司寒哥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可是豪车的隔音效果非常好。

车窗关了起来,里面的人根本就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两个人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

他们都在回忆刚才的吻。

苏萌想,按照一般的套路,一个女人若是被一个男人吻了,她应该“啪”一巴掌甩在男人的脸上,用来表示自己是个矜持的好姑娘。

她的手有些跃跃欲试,可心底到底是有那么一点心虚,毕竟刚刚是谁欺负了谁,她心里还是有数的。

欺负了人家还给人家一耳光,这事要是真做了,怕是有点过分的。

司厉寒的脑海里也很不平静,因为从刚刚到现在,他居然一直在回味!

回味刚才那个吻!

女人的唇很软,舌头很狡猾,牙齿很尖利,让刚才那个吻变得有些甘甜,有些迷幻,甚至还有几分凶残。

而且那凶残,居然还带着几分遥远的熟悉感。

他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看向苏萌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他想再来一次!

苏萌和他对视了三秒,身为三个孩子妈**责任感让她败下阵来,她往车窗边缩了缩,有些警惕的看着司厉寒,“你要干什么?”

呵!

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司厉寒长臂一伸,直接将苏萌壁咚在车窗上。

司厉寒半撑着身子,没有系领带的衬衫不知什么时候崩掉了一颗纽扣,露出了结实健硕的上半身,结实的胸肌招摇着,好像在诱惑着什么人。

苏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睫毛都舍不得看颤动,然后狠狠咽下一口口水,“你,你不要乱来!”

乱来?

她还知道什么叫乱来?

知道什么是乱来,还敢挑衅他?

真当他是好欺负的吗?

苏陌欺负过他就算了,凭什么他的女人还敢欺负他?

吻倾覆而下,辗转厮磨,狠厉又热辣。

一股酥麻的电流,从嘴唇迅速传遍全身,苏萌被他壁咚在狭小的空间里,气势完全被碾压。

“放、放开我……”

她被他吻的根本喘不过气来了。

苏萌双手拼命的推拒,原本很有力气的手臂不知道为何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力气。

“呵,女人!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嘛!”

“轰”的一声,苏萌大脑死机了。

她感觉这句话特别特别的耳熟,可是一时想不起她在哪里听到过。

她甚至觉得眼前的一幕也格外的眼熟,似乎她就和这个男人一起疯狂过。

记忆一闪而过,当她想要去深究的时候,头再次疼痛起来,几乎要炸裂。

唯一和之前想起什么的时候不同的是,这一回她的头不仅痛,而且还“咚咚咚”的响。

小 中 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