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九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

九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

九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36D小姐姐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3 17:17:35

《九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小说的主角是秦暖暖,邵九霄故事讲述了保镖终于受不了的皱了皱眉,想要把这个疯女人赶出去,却见刚进门的秦暖暖转身又出来,手里拿着一根连接着水管的高压水枪。“嘴巴这么不干净,姐姐给你洗洗。”水柱喷射,巨大的压强打在秦安可的身上,让秦安可直接飞起被压进了水池里。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6章 她想林羽博死

水天湖墅。

邵九霄位于市中心的别墅,参照的是德国天鹅堡的外形。

五年前邵九霄花了十二个亿拍下这块地皮造了这座城堡,就因为秦暖暖喜欢。

可建成之后,她一天都没有来住过。

秦暖暖提着食盒下车,抬头望着这座天鹅堡,唇角勾起一抹温暖的微笑。

跟着下来的秦安可亲昵得凑上来要替她拎,“姐姐,我来吧。”

看也不看她一眼,秦暖暖径直朝着里面走。

秦安可赶紧跟上。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邵九霄不许她踏进这里一步。

可她左脚敢踏进花园,就被保镖拦住了,“没有九爷的吩咐,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我是跟着秦暖暖进来的,你们放开我。”

秦安可扒着保镖的手就要往里面冲,可保镖就是拦着不让。

情急之下,她冲着秦暖暖的背影大喊,“姐姐,姐姐!”

可秦暖暖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消失在了敞开白色大门里。

秦安可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这是被秦暖暖给骗了。

她抓着自己的头发尖叫着,“秦暖暖,你这个**,你这个大**!”

她越叫越难听,声音更加尖利,不远处池子了安详的几只黑天鹅受了惊吓,扑楞着翅膀飞了起来。

池水飞溅,带着枯叶和草根拍了秦安可一身。

秦安可身上的纱裙湿透,被阳光一照,隐隐约约的能够看见里面的一切,她身上粘满了树叶和枯草,妆也花了,头发也全都黏在脸上。

感受到保镖和园丁鄙夷的目光,秦安可再也无法自制的变身尖**。

“秦暖暖,我要杀了你!你这个**,*子!”

她歇斯底里的喊叫着,从嘴里骂出侮辱性的词语刺痛每个人的耳膜。

保镖终于受不了的皱了皱眉,想要把这个疯女人赶出去,却见刚进门的秦暖暖转身又出来,手里拿着一根连接着水管的高压水枪。

“嘴巴这么不干净,姐姐给你洗洗。”

水柱喷射,巨大的压强打在秦安可的身上,让秦安可直接飞起被压进了水池里。

她几次想要起来,可高压水枪根本不给她喘气的机会。

“救……呜,咕噜咕噜……”

几分钟之后,眼看着秦安可就要昏过去了,秦暖暖这才关上了开关。

然后,给她喘口气的功夫。

继续……

就这样来来**几次,门口忽然急奔而来一道白色身影。

“秦暖暖,住手!”

林羽博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西装,修长的腿笔直,脚上踏着一双fendi高订浅灰色鳄鱼皮皮鞋,软软的碎发散落下来,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如谪仙一般闪耀璀璨。

他看着趴在池子边缘,奄奄一息的秦安可,眼里弥漫上一抹心疼和爱怜。

“秦暖暖,你太过分了,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恶毒,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快步走过去,试图把池子里的秦安可抱起来。

第15章 没见识就多读书少逼逼

进门的人竟然是秦家合作公司沈氏集团的大小姐沈思悦。

她趾高气扬得走到了秦暖暖的面前,对着那个柜姐提醒,“秦家就快要破产了,更何况谁不知道秦总只宠爱小女儿,秦家大小姐就是只乡下来的野鸭子,她怎么可能消费得起C家的东西?”

柜姐有些踌躇,怀疑得看看秦暖暖,又看看沈思悦。

秦暖暖也不生气,更加没有要跟沈思悦抢的意思,她摸了摸耳垂,似笑非笑得看向沈思悦,“沈小姐先请。”

沈思悦以为秦暖暖在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更加得意。

她满眼嘲讽,“没钱就别来这种地方,过两条街小商品市场,需要我借你打车钱吗?”

一旁的总秘听到这样的话就快要炸了。

笑话,堂堂邵九爷的未来夫人,盛世集团将来的董事长夫人,被人骂**?

这怎么能忍?

可偏偏秦暖暖拉住了总秘,一脸坏笑,“有的人显示存在感只会用嘴,不用理她。”

沈思悦眯起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总秘,很快得出了结论。

她笑容里的嘲讽更深,“男朋友?”

“我不是!”总秘拼命摇头,脸上满是惊恐,

“男朋友”三个字让他瞬间脊梁骨窜上一股凉意,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这话千万不能让九爷听到啊,他会死得灰都不剩!

沈思悦翻了翻白眼,“这种小角色一个月最多也就赚个一两万,一年的工资够在这里消费一次的吗?怪不得不肯承认。”

总秘恨不得扑上去掐住沈思悦的脖子让她赶紧闭嘴!

秦暖暖笑容更深,转头催促柜姐,“给沈小姐开票,这么大的单子沈小姐出手真是大方。”

柜姐也是笑盈盈得开了票,“沈小姐,四件衣服共计320万,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沈思悦愣住。

她像是没听清,不顾形象得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多少?”

“320万,”柜姐面带微笑,又重复了一遍。

沈思悦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她恨恨瞪了一眼秦暖暖,“秦暖暖,你给我下套!”

秦暖暖原话奉还,“没钱就别来这种地方!过两条街小商品市场,需要我借你打车钱吗?”

她设计的高定她清楚,每件衣服没个大几十万拿不下来。

沈氏的规模和秦氏不相伯仲,这位沈小姐也没有天降一笔巨额遗产继承,平时的零花钱绝对不会被秦安可多。

就算沈思远现在是个不大不小的网红,可赚的到底也够不上这个等级。

简而言之,就是沈思悦消费不起。

沈思悦生撕了她的心都有了。

可总秘却在这个时候往前走了几步,人高马大得挡在秦暖暖面前。

沈思悦知道自己打不过,又不甘心就这样被秦暖暖戏弄,她咬咬牙,低声问身边跟着来的经纪人,“之前你不是帮我接了一个活动,赞助商能报销礼服吗?”

只要一件,她今天的面子也算是赚回来了。

经纪人面露难色,“赞助商只给了六万的额度。”

沈思悦又气又急,“你就不会帮我协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