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沈为欢顾行霈小说

沈为欢顾行霈小说

沈为欢顾行霈小说

来源:微阅云 作者:林生月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7 17:04:07

早上的D班教室,充斥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味道。旁边的贺一川正捧着一碗臭气熏天的粉丝,大口大口的吃着。顾行霈从来没吃过这种气味的粉丝,他看了一眼外包装,才知道这玩意叫螺蛳粉。“你要吗?”贺一川注意到了顾行霈的眼神,用筷子挑出了几根问他。不要,谢谢。”顾行霈连忙摇头。贺一川切了一声,似乎是在惋惜他不会享受美食,不过也没强求,把脑袋转回去继续

在线阅读

尽管沈为欢一直在挣扎,但顾行霈还是扳着她的脸,强行擦干净了眉毛上的多余颜色。

两个人贴得很近,顾行霈温热的呼吸扑在自己的脸上,带来莫名的痒意。沈为欢有点不自在地甩了甩脸,企图挣脱顾行霈的桎梏,但是失败了。

“别动。”顾行霈警告似的点了点她的脸,声音带着一股强硬的压迫感。

莫名其妙的,沈为欢脑子里闪过一串“霸道总裁强取豪夺”的小说,如果她是女主角也不错,但前提是,总裁不能是个女装大*猛男。

顾行霈下手很重,等到擦完的时候,沈为欢感觉眉骨火辣辣地疼。

“眼睛你自己摘,”顾行霈说,“等我下手就不温柔了。”

“知道了。”沈为欢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回去吧,”顾行霈说,“中午一起吃饭,别忘了记笔记,谢谢。”

“没事,”沈为欢答应得很爽快,“但我中午要给你化妆。”

看见顾行霈黑了脸,她又加了一句:“我也不需要你干什么,就化个妆不过分吧?不然我也没必要听你的。”

顾行霈指了指沈为欢,一脸“算你狠”的表情。不过他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等沈为欢回到班级的时候,发现其他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太对。

“你怎么哭了,”一个女生抽了一张纸递给她,“没事吧。”

估计是顾行霈那个混球用劲太大了,沈为欢在心里暗骂顾行霈几句,接过了女生的纸:“谢谢你。”

“你不是自愿的吧?”张成一脸难以启齿,“苦了你了……”

“没办法,他有病。”沈为欢冲张成抱怨,“我还挣脱不开。”

张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早上的D班教室,充斥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味道。旁边的贺一川正捧着一碗臭气熏天的粉丝,大口大口的吃着。

顾行霈从来没吃过这种气味的粉丝,他看了一眼外包装,才知道这玩意叫螺蛳粉。

“你要吗?”贺一川注意到了顾行霈的眼神,用筷子挑出了几根问他。

“不要,谢谢。”顾行霈连忙摇头。

贺一川切了一声,似乎是在惋惜他不会享受美食,不过也没强求,把脑袋转回去继续吃。

顾行霈早晨在寝室吃完了饭,他听完一段英语晨间新闻,刚准备拿起手边的无糖豆浆喝一口,突然有个刚走进教室的女生冲自己挥了挥手:“欢欢早上好啊!”

“早上好。”顾行霈连忙放下豆浆点了点头。

“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女生看起来和沈为欢挺熟悉的,端详了她好几眼,“身体不舒服吗?”

顾行霈也不知道这个女生怎么从自己这句“早上好”中听出来自己不高兴的,沈为欢平时怎么和其他女生打招呼的?

不过现在一头雾水的顾行霈只能嗯几声搪塞过去。

“她叫李忆彤。”看见女生慢慢走过了顾行霈的课桌,往后排走去,贺一川连忙凑过来和他科普。

“我打招呼的方式错了吗?”那碗螺狮粉马上就要贴在自己胳膊上,顾行霈连忙侧了侧身避让开,“她怎么说我身体不舒服。”

“当然错了,你不够阳光,”贺一川说,“首先,表情一定要笑!语气一定要积极,还有,人家冲你挥手,你也得挥啊!”

顾行霈按照贺一川教的,做了一遍:“是这样吗?”

贺一川盯着顾行霈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同样的动作,你怎么做起来跟招财猫似的……”

招财猫,顾行霈叹了口气。伪装成热情洋溢的青春少女真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

第一节课是叙事性散文写作,老师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喊了沈为欢的名字。

“你给我过来,”老师冲顾行霈勾勾手,“来,把你昨天写的作文给大家读一读,大家给点掌声。”

教室立马响起了捧场的欢呼鼓掌声,夹杂着不少人的调笑。

“沈姐不愧是作文大师!每周都要拜读你的大作!”

“沈姐这周写了啥啊——”

从小到大顾行霈就没受过这种屈辱,他暗暗挫了挫牙根,迫不得已走上台,领了那张作文纸。

作文题目是《铃声响起》,这是顾行霈他们班的高考前留的作业,D班昨天刚留,看来两个班级的进度也不是一样的。站在讲台上的顾行霈没着急读,他先大致看了一眼内容,这一看不要紧,他都恨不得现在冲进A班,把沈为欢揪过来,问问她这是写了什么。

你把朱自清的《背影》抄了一遍算怎么回事!

“读啊,”顾行霈长时间的沉默引起了老师的不满,老师提高了音量,“快读!”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两周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好家伙,沈为欢还知道把两年改成两周呢,顾行霈挺艰难地读下去,“……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望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苹果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读到这的时候,全班同学都知道这是哪篇文章了,笑得都快不行了。

“我看见他戴着棒球帽,穿着黑西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这写的都是什么啊,铁路执法叔叔真的没把**爸抓起来吗?顾行霈实在没脸读下去了,他一咬牙,“老师,我再给你写一份吧。”

“呦,你还知道害羞啊,”老师还挺惊讶,不过也放过了他,“下午第一节课前,把作文交到我办公室。”

顾行霈几乎是跑下了讲台,回到座位上之后,他捏着手机就开始给沈为欢发消息。

——你挺会啊,沈自清。

沈为欢直到中午放学后才看见这条消息。今天上午两节课讲的都是新知识点,沈为欢也不知道哪个是重点,索性全誊抄了下来,准备留给顾行霈自己辨别。不过全都记下来的坏处是,她一上午都没时间玩手机。

她甩着手,愣了两秒才明白过来,估计是徐姐又公开处刑自己的作文了,正巧让顾行霈摊上了。

一旁的李盛几个人走了过来:“霈哥,一起吃饭啊。”

“不了不了,我约了人,你们吃好喝好。”沈为欢冲他们挥了挥手。

此话一出,面前几个人突然发出了一阵怪叫:“呦呦呦,是不是那个沈为欢?”

沈为欢都懵了,他们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怎么昨晚突然和贺一川一起走,还一起抽烟,”王天宇冲她挤了挤眼,“哦,原来如此。”

“和那种又暴力倾向的女人在一起,你不容易啊,”张成摇摇头,“霈哥注意人身安全。”

当事人沈为欢:???

“我,不是,她哪有——”沈为欢急于为自己辩解,但落到他人眼里就变成了情人眼里出西施。三人一阵笑闹:“快走吧,霈哥生气啦!”

沈为欢憋了一肚子问号走出教室,就看见顾行霈正倚在墙边等她。

但这严肃的神情,总有种兴师问罪的感觉。

“我错了,”沈为欢一脸沉痛地走过去,先行道歉,“我不该糊弄作文。”

“你有这等觉悟真是不容易,”顾行霈叹了口气,“走吧。”

“上哪去?”沈为欢有点吃惊,“川子呢?咱不吃饭了吗?”

“还吃饭,吃你个大头鬼,”顾行霈扯着沈为欢往楼下走,但看着她一脸“没饭吃好悲伤”的表情,又忍不住放软了语气,“贺一川去定外卖了,我们先找个空教室写作文去,你作文太差了,你们班老师说需要重写一篇,午休后交,现在不写来不及了。”

“重写作文是你自己要求的吧?”沈为欢斜睨了顾行霈一眼,“她每次都是骂我一顿就完了,从来没让我重写。”

“是,我哪有你厉害,我可捱不住那顿骂。”顾行霈站在三楼楼道口的教室门前,透过玻璃往里看了看,见没有人,随手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写作文这种事沈为欢真的不擅长,从小学到现在,她的作文分数永远都是取决于老师今天心情怎么样,心情好的话,她能多得点同情分,心情不好,那就只能自认倒霉。

写什么呢?铃声可以是车喇叭声吗,这样就能写扶老奶奶过马路了……

是写闹铃之后,早上上学时拾金不昧……捡多少钱合适呢……

还是写电话铃之后,爸爸给我打电话,鼓励我……鼓励什么事呢……

沈为欢转笔转了五分钟,盯着空白的稿纸,还是迟迟未落笔。在一旁看手机的顾行霈终于忍不住了,他敲了敲沈为欢的桌面:“还没想出来?”

“太难了,”沈为欢叹了口气,“学霸你能提供一篇范文吗?”

估计是因为重写这事是顾行霈自己提出来的,他很爽快地同意了:“我说,你写。”

不得不说学霸就是学霸,出口成章,顾行霈想了几秒,就开始口述作文了:“听过无数遍被夕阳浸染了的放学铃声,我才恍然惊觉,原来放学铃声,似乎比我更了解校园的脉络……”

“等等,”沈为欢写了几个字又停了下来,有些迷茫,“你这句话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就是一个开头,为了引出后文你对校园的印象,”顾行霈的声音不紧不慢,带着一种对作文的胸有成竹,“从幼儿园,中学,高中三个部分来写放学铃声带给你的不同感觉,突出主题是成长的好与坏,对未来的期望之类的,很好写。”

“那要写三件事吗?”沈为欢问。

“对,”顾行霈抽走她手里的笔,在另一张纸上给她讲起了散文,“散文要求型散意不散,只要主题明确即可。”

顾行霈讲得很认真,并用正在口述的这篇文章举例,等到沈为欢一篇文章抄完,对散文突然懂了一些。

“我好像知道怎么写了,”沈为欢把笔盖盖上,“但是又说不出是哪懂了。”

“很正常,作文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顾行霈冲她笑了笑,“多写就好了,下次别再写《背影二》了。”

“什么背影二?”沈为欢愣了愣。

“现代版《背影》,那不就是《背影二》?”顾行霈说。

“靠,”沈为欢指着顾行霈,想骂他,但又忍不住乐了,“你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