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老婆大人不好惹

老婆大人不好惹

老婆大人不好惹

来源:微阅云 作者:小庆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3 09:27:43

《老婆大人不好惹》是小庆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老婆大人不好惹》精彩章节节选:但事实证明,楚易的这套独裁统治是很糟糕的,这不但不会让王丽梅和月兰对我的恨有所消解,反而会加深我们彼此的误会,在互相伤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等等! "还未等我和楚易走回房间,我的婆婆王丽梅吃了许久的瓜,终于还是出山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五章 眼不见为净

来来往往的护士,看着我俩,来回的打量。我耳根都红透了,锤着他的胸前,"你干什么?你赶紧放我下来,楚易,你个神经病,赶紧放我下来!"

他一眼不发,干净的侧脸上,挂着一抹浅浅地笑,一路将我抱进了婆婆的病房。

我看见床上的婆婆,就胸闷气短毫无志气,不自觉地缩小了音量,咬着牙小声地在他耳边嘀咕,"我让你放我下来。"

他将我放在了婆婆床边,将我的手放在了婆婆的手上,"妈、妍儿,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以后好好的好吗?我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受伤。"

他一脸真诚的望着我,头顶的灯光只觉格外的明亮,照在他的脸上。楚易很白,高挺的鼻子,单眼皮,眼底有一个很小的黑痣,一笑很美好。

他没有什么花花肠子,一根筋。好时像个孩子,生气时也像个孩子,有时我总想要他有点眼力劲,但可能那就不是他了。

我还是觉得我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但久了,你会发现世上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宝物,也挺好。

小王子喜欢玫瑰,不是因为那是玫瑰,只是因为那是他的玫瑰。

"好,我会好好的。"我放下面子,轻声地看向婆婆,谁知那个不识趣的老妖婆,当即抽出了身子,不声不响地闷哼了一声,起身就去了厕所。

我望着她使劲关门的样子,肚子里的火简直翻江倒海。这真的是欺人太甚啊!

我站起身子,双手插着腰,朝着门喊道:"楚易,从今以后,我和**各走各的路,互不相干,眼不见为净!"

我本来是准备跟她化干戈为玉帛,现在看来根本完全没有必要。话音一落,她居然在厕所里哭了起来,哭就哭吧,声音还贼大。

楚易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我,连忙冲到了厕所前,"妈,您这又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出来说。昨天医生就交代了,您眼睛沙眼严重,现在不能哭……"

我站在原地,来回用手掌扇风熄火,真的是莫名其妙得可以。

我赵妍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此等奇葩,只准她老人家作妖,我就是说重了半句,她就扯着吊子哀嚎。我算是进一步的明白了,这根本不是我的问题,就算是请个活菩萨来,也伺候不好这位姑奶奶。

我使劲地吸了几口气,稳定下情绪后,洗了个苹果在外面化悲愤为食欲。我一口一口使劲地咬着,瞪大了眼睛看着厕所门。

楚易敲了半天门,王丽梅也是不开,他急得满头是汗,找护士开了门。王丽梅蹲在厕所的一角,见门被打开,起身就开始收拾东西要回去。

楚易当即挡在了他的跟前,"妈,算是我求您了,您好好在这待着。医生都说了,明天眼睛只是个小手术,做了以后眼睛也不会老是疼。妍儿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话说重了,其实也没有什么恶意。"

第十五章 我的王母娘娘

就拿我刚和楚易结婚同王丽梅展开第一次大战的那件事来说,那时的他可不像现在这么理智,他从来就不相信我,或许那时候在他的心里,我是恶毒的,不值得相信的。

所以只要王丽梅的一句煽风点火,他就会不辨是非就将所有的罪责怪到我的身上,霸道得很,一点解释的机会也不给我。

后来真正的麻烦是在我无心的一句: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

之后,我飘了,楚易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然把我推到了床上,对我又啃又咬,狠狠地弄我,害得我那一整天都没下得了床,直到现在,他都还有意无意的用那件事情调侃我。

当然,也就是那一次,我们家迎来了一名新的成员——我的女儿悦儿。

或许一切就是命中注定,但是也从那件事之后,我再也没敢在他盛怒的时候顶撞他,更是再也没敢说过是不是男人这样的话。

只需一次,我就知道这代价是有多么的昂贵。

敢怒不敢言的月兰气得在原地剁了跺脚,自虐性地咬着下嘴唇不放,就像要将其生生咬出血来才肯罢休一样,紧紧地咬着。

忽然地,她像是突然顿悟一般扭过头对一旁的王丽梅眨了眨眼睛,使了使眼色,似乎是在传达着什么军要机密一般严肃谨慎。

感谢代沟这东西神奇的存在,我是一点也无法参透她们二人之间通过眼神交谈的内容。

我无趣儿的眨了眨眼,便被楚易揽着一块儿进了里屋打算休息,我真感谢楚易今天的救场,让这场大战还没完全爆发,便被他强行掐断了火苗,还我一个短暂的清静。

但事实证明,楚易的这套独裁统治是很糟糕的,这不但不会让王丽梅和月兰对我的恨有所消解,反而会加深我们彼此的误会,在互相伤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等等!"还未等我和楚易走回房间,我的婆婆王丽梅吃了许久的瓜,终于还是出山了。

我回头,却瞧见刚刚蜷缩在椅子上泪眼汪汪的婆婆此刻正襟危坐在那把檀木椅子上,神情凝重且严肃。

我很少见到她露出这样的表情,但也不是说一次也没见过,但每次当她改掉破皮无赖的样子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时,我知道,她这是要放大招了。

"易儿啊!你们回来,今晚的事妈觉得需要一块儿好好的谈谈才行,不然这以后的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王丽梅双手耷拉在靠椅的两侧扶手上,身板挺得笔直,表情不苟言笑,月兰正站在一旁微微弓着腰,手里握着一本簿子侧眼看我。

那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瞧得我心里发凉。

我忽然就慌了,像,实在是太像了,此情此景,简直就和我中午做的梦一模一样,这不好的征兆,让我身体一下就软了下去,我有直觉,这一次我是真的要大难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