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傅少娇妻从天降

傅少娇妻从天降

傅少娇妻从天降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阿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2 17:53:02

《傅少娇妻从天降》小说的主角是苏甜甜,傅司衍故事讲述了陈雅丽却死死的拉着她的手不放:“苏婷,我真的是你的亲生妈妈,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对了,苏甜甜那个小贱人呢?听说她回到苏家了,她有没有欺负你?”听到苏甜甜,苏婷本来打算离开的步子却顿住了。她拉着陈雅丽来到了餐厅座位。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5章 亲生妈妈

“苏婷,你是苏婷!”

苏婷微微皱眉,“你是?”

女人泪水顿时留了下来:“我是你亲生妈妈啊!”

苏婷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她下意识的抽出自己的手,淡淡的说了句:“你认错人了。”

陈雅丽却死死的拉着她的手不放:“苏婷,我真的是你的亲生妈妈,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对了,苏甜甜那个小**呢?听说她回到苏家了,她有没有欺负你?”

听到苏甜甜,苏婷本来打算离开的步子却顿住了。

她拉着陈雅丽来到了餐厅座位。

“苏婷,妈妈这些年一直都很想你,可都没有机会看你一眼……”

苏婷顿了顿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你亲生女儿?”

“因为当年就是我把你和苏家的女儿掉包的啊,要不是我,你这些年怎么可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婷婷,你现在可要帮帮妈妈啊!妈妈日子过得好苦。”

听到这话,苏婷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掉包?

苏家一直都以为是抱错了,可没想到竟然是被陈雅丽掉包了。

这要是被苏家知道……

苏婷只感觉内心七上八下的,她叹了口气,开口问道:“苏甜甜是你养大的?”

“是啊!那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我供她吃喝她却把我送进**了,妈妈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

“送进**,后来呢?她去哪了?”

陈雅丽低着头:“她十三岁的时候我就进去了,一直到了两个星期前才刚刚出来,不过听邻居说是出国留学了,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钱。”

整整八年啊!

都是苏甜甜害的,陈雅丽梦里都想将这个人碎尸万段。

“婷婷,你一定要帮帮妈妈,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呜呜呜……”

苏婷看着她,完全没有任何可怜和见到自己亲**激动,相反还有些厌恶。

她冷静下来,淡淡开口:“我可以给你钱让你下半辈子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不过你得帮我个忙,并且保证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不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陈雅丽听到钱时连忙点头,一口答应了。

“好,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此时的他们全然没有发现,隔壁桌一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已经将两人的对话录入了手机。

傍晚苏婷回到家中,桌子上还摆放着许多今天苏甜甜和苏母逛街买来的东西。

她面无表情的走上楼,正好碰上了苏甜甜。

苏婷淡淡的笑了笑开口:“苏甜甜,豪门的日子是不是比贫民窟要好啊!”

苏甜甜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

“好好珍惜这几天吧,因为要不了多久,你可能就会失去了。”

第17章 不知足的吸血虫

傅司衍沉了沉眸,二话不说,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匕首,突然飞向了陈雅丽的身旁。

一厘米!只差一厘米的距离!陈雅丽就命丧黄泉了!

“啪!”

陈雅丽手中的陶瓷茶杯突然摔在了地上,滚烫的茶水混着碎瓷片溅了一地,陈雅丽的面色苍白,不可思议地张大着嘴,喘着粗气。

“你要是想活着走出这里,最好老老实实说实话。”

傅司衍语气慵懒,长腿一搭就放在了办公桌上,面色不温不热,平静得很。

快被吓傻的陈雅丽哪里还敢出什么幺蛾子,咽了咽口水就娓娓道来当年发生的事情。

“这孩子是我在大马路上捡来的,要是我知道她有那么坏,我才不会把她捡回来呢,我辛辛苦苦把她拉扯到十三岁,结果这头白眼狼最后还反咬我一口!把我送进了**里!”

“说什么我虐待她?你说这天底下有哪个父母没有打过骂过自己的孩子?我那不就是正常的教育吗?竟然说我虐待!真是头白眼狼!”

陈雅丽越说越气愤,骂骂咧咧地讲述了自己的过往,可都是避重就轻地说,把坏的都推给了苏甜甜。

“傅总,你可别被这小蹄子的表象给欺骗了,这女人坏的很,根本就比不上苏家二小姐,不想她心地善良又乐于助人,吃饭啥也不挑,一点都没有千金小姐该有的架子!”

陈雅丽拼了命地在傅司衍的面前夸赞苏婷,拼了命地贬低苏甜甜,为的就是让傅司衍倾心于苏婷,最后要是娶了苏婷,她也能跟着享福!

“看来你和苏婷很熟?”

傅司衍眸光一闪,精锐的眸子看向了眼前的陈雅丽。

“没……不怎么熟,我就是听……听在苏宅当佣人的朋友说的。”

陈雅丽很是及时地闭了嘴,连忙找了个借口离开傅氏。

“傅总,我还要上班,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傅司衍点了点头,并没有阻拦。

陈雅丽刚走没多久,傅司衍就找到了助理,让他去调查陈雅丽,傅司衍觉得,陈雅丽和苏婷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另一边,陈雅丽刚走出傅氏的大门就火急火燎的给苏婷打了个电话,傅司衍无缘无故找她问苏甜甜的事情,一定是对这小**上心了!

她必须提醒婷婷这孩子,小心为上。

“喂?你突然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苏婷没想到是陈雅丽给自己打的电话,语气明显不耐烦。

“婷婷,你有时间吗?能不能出来见见妈妈,妈妈有急事要跟你说。”

陈雅丽知道自己上一次被逼无奈供出了她,很对不起她,可是这件事她必须要告诉婷婷这孩子,外加最近她手头有点紧,也该找她要点钱花了。

“有什么急事电话里不能说吗?”

苏婷瞥了眼办公室外,确定没人了才开了口。

“别的事可以,这一件事不行,婷婷啊,别怪妈妈没提醒过你啊,你们楼下对面的咖啡厅,我在那里等你。”

陈雅丽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朝咖啡厅出发。

好奇害死猫,苏婷最终还是去了咖啡厅等陈雅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