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血红衣梢染江山

血红衣梢染江山

血红衣梢染江山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小迷糊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1 18:18:48

《血红衣梢染江山》苏稚满目惊恐,连连后退,连腹中的孩子也顾不上了,伸手紧紧抓住君冽,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不可能,你在骗我……”看她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君冽突然觉得厌恶,他皱眉甩开她的手,“怎么?担心朕杀了那个反贼?”“朕早该知道,与你关系亲密的人都应是反贼,早该料理了他。”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4章 爱不自知

温热的血模糊了双眼,苏稚只能看见她日思夜想的男人此刻正温柔的搂着另一个女子,温声安慰着她,眼里没有容她半分。

君冽将苏婉护在怀中,苏婉泪眼欲泣,娇俏的小脸惨白,声音有些颤抖,“皇上……臣妾担心姐姐,擅自将姐姐接到这里,臣妾知错了……”

“无事,婉婉心善,朕怎么会怪你呢。”君冽语气柔和至极,似乎生怕惊到怀中的佳人。

苏婉伸手紧紧抱住男人精瘦的腰,脸埋在他胸口,“可是……臣妾一番好心,姐姐她却想杀我……”

“皇上,婉婉好害怕……”

君冽低头,黑眸落在苏稚身上变得暗沉如墨,酝酿着滔天巨浪,他抱起苏婉一言未发离开偏殿。

苏稚抬头时只看到了拂过门沿的衣角,喉头血气翻涌,她忍了又忍,生生咽下了那口血。

她记得以前君冽也好像是这般待她的,对所有人冷眼相待,唯独对她宠到了骨子里,那种柔情,她实在割舍不下。

苏稚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等她踉跄着起身时后脑的血已经凝固,她单手支着床沿撑起身子,眼前突然一黑,手腕被人扣住,力道大的惊人。

一声痛呼脱口而出,她只觉得手腕骨快要裂了,眼里不自觉泛起泪光,闻着那股熟悉的味道,她抬头看着他,眼底带了一丝希翼。

她的这幅样子落在君冽眼里变得暧昧,君冽握着她的力道忍不住更重。他冷哼一声,将她掀在床榻。

痛意仿佛泛到每一丝血肉,苏稚痛到失声,眼眶的泪决堤一般涌出,很快将被褥浸湿。

“一国公主原来骨子里是这般放浪不堪,真是令人不齿!”君冽语气冷的彻骨,带着嘲讽,力度更重,“今日,朕一定好好满足你!”

第10章 去勾引他

苏稚本想打听一下朝颜的下落,但接连严重的孕吐让她完全分不出心神去做其他的。

而一个月里,君冽从未踏足过这个偏殿,只是每日雷打不动的送些补品过来。

宣政殿,君冽握着手中的折子,眉头紧锁,黝黑的眸子倒映着明黄的折子越发深沉,半响,手握成拳狠狠锤在案桌上。

他闭了闭眼,垂在身后的手布满了青筋,沉声道,“来人……”

苏稚面色惨白捂着小腹伏在漱口盆上,吐的一塌糊涂,门口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人还未至声先到了,“姑娘,皇上来了……”

苏稚手一顿,下意识想双手护住小腹,后知后觉发现右手纹丝不动。

她一怔,她忘了,她的右手已经被废了。

君冽看着背对着他的女人,心里突然抽了一瞬,脸上的寒霜有一瞬间凝结,她真的被他折磨的不成人样了……

女人背影消瘦不堪,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他注意到她那只手,心中更是一震,密密麻麻的痛意顿时袭遍全身。

原本竖起的高墙仿佛一瞬间将要倒塌,脑子里却突然闪过那道密信,全身沸腾的血液骤然像被冰冻了一般,冷的彻骨。

苏稚已经回过身,轻笑的行礼。

君冽面无表情的扣住她的肩,嘲讽的笑了,“他反了。”

“似乎是听闻朕灭了苏家满门,将你打入天牢之后带着朕的金麟卫反了。”

苏稚如遭雷劈,愣愣地看向君冽,心里大骇,指甲陷进手心逼迫自己镇定下来,“皇上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君冽嗤笑一声,眉宇间染上几分戾气,“那朕一字一句说给你——风言他,**了。”

苏稚满目惊恐,连连后退,连腹中的孩子也顾不上了,伸手紧紧抓住君冽,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不可能,你在骗我……”

看她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君冽突然觉得厌恶,他皱眉甩开她的手,“怎么?担心朕杀了那个反贼?”

“朕早该知道,与你关系亲密的人都应是反贼,早该料理了他。”

君冽突然笑了笑,将苏稚抵在墙角,“朕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玩的游戏。”

苏稚反应过来突然慌了神,“君冽,不要,你不要这样,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