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天师神相

天师神相

天师神相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金牛断章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1 18:12:14

《天师神相》小说的主角是展步故事精彩试读:“快看,那里那三个呆头鹅,还眼巴巴的四处望呢,一看就是那个野鸡大学的新生,呵呵,真没想到啊,这种垃圾大学竟然真的有人愿意来,他们这是第一届学生吧,哈哈哈,笑死我了,随意上个职业学院也比上鲁宾大学好啊……”不远处,一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学生指着展步三人与周围的同学说笑,声音很大。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六章逢凶化吉

此时展步心跳加速:竟然是罕见的鹿首身材!

展步虽然自创身姿相法,但其实展步真正用过身姿相法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他说的身姿有七十二型,其实是根据**学与相术学结合,推演出的结果。

在展步定义的七十二种身材中,分为上中下三阶,每品二十四种,又分成上中下三品,也就是说,在展步的划分中,其实一共有九品,每品有八种身姿。

这种品阶可不是平均分布的,依照展步的推测,如果将身材从下下品一直到上上品划一条直线,那么越是接近中中品,人数越多,越是往两端,人数越少。

也就是说,大部分人其实是趋近于中庸,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会特别走运,或者特别倒霉,上上品与下下品,都是万中无一的存在。

而鹿首身材,正是八种上上品的身材之一,这种身姿非常特殊,在一般人看来,拥有这种身材的女子活泼又富于正义感,虽然本身的财气不强,但是却有一股浩然之气,是一种利于他人的相貌特征。

展步对这种身材有一个定义,那就是逢凶化吉!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有霉运,那么如果遇到这个女子,就会将霉运扫除,运势转换。

不过这个化吉也是因人而异,浩然之气是一种反馈之力,遇善则吉,遇邪则凶。

也就是说,它只会利于有德之人,而无德之人遇到这种胸型,则会加快无德之人的霉运。

展步的眼睛停在女孩的身上,看上去活脱脱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女孩下意识抱了抱手臂。

这个时候,两个男人也发现了展步的猪哥像,中年大叔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但是展步对面的男子却不干了,他大声吼道:“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你这么正大光明不要脸的,眼睛往哪里放呢?大庭广众耍流氓是不是?”

展步一怔,然后摇着头赞叹道:“真是好身材!”

听到展步的话,女孩脸一红,嗔怒的瞪了展步一眼,而那男子也对展步怒目而视,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这个时候,连中年大叔都看不过去了,他对展步说道:“小兄弟,这公众场合,还是注意一下形象比较好。”

展步脸不红心不跳,作为一个相师,无论是相面还是相身姿,首要一点要让人信服,慌慌张张可不行。

展步知道中年大叔是一番好意,他对中年大叔点了点头,然后对这女孩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您别误会,其实我对你的赞美完全出自内心,没有丝毫**之意,之所以情不自禁的赞美,是因为与我的职业有关。”

职业?三个人同时相视一笑,展步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一个半大孩子,有什么职业?

对面的年轻人冷冷一笑:“呵呵,你不会想说,你其实是星探吧?专门物色大美女做明星,然后……呵呵,这种骗术,你要去骗十三四岁的孩子才行,我们都是成人,智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低。”

展步眼眉一挑:“呵呵,我有说过我是星探吗?可不要随意给人扣帽子,小心祸从口出。”

展步说话中气十足,有一种很特别的自信,听到展步的话,那年轻人一时间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展步。

那女孩觉得展步有趣,她看了看展步:“你是准备上大学的学生吧,还职业,应该是专业才对,说说看,你学的什么专业,难道是搞艺术的?”

第十五章车站风波

展步一呆,没想到杨寓筠会突然这样,竟然主动亲了自己一下。

其实杨寓筠自己也愣了一下,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情不自禁的主动亲展步,此时发现自己的嘴印在了展步的脸上,急忙转过了头,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展步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哪里受得住这种诱惑,立刻支起了小帐篷。杨寓筠的余光一扫,脸色通红,急忙推了展步一把:“亲都亲完了,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赶快回去。”

展步嘿嘿一笑,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杜大叔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现在心情很好,很健谈,从天南吹到海北无所不谈。

叶梁晨这个时候已经没脸继续说话了,但是心里又有些痒痒,他就算再怎么诋毁展步,也看出展步是有真本事的,只能一个人看着窗外,盼着火车早点到站。

展步无意中看到叶梁晨的脸色,不由的一惊,从正面还看不出什么,但是从侧面却隐隐能够看得出,他的印堂发黑,一缕乌气像是一枚小剑一样悬在耳边,而他的脑后竟然生有反骨!

展步倒吸一口冷气,看这面相,这人不但心术不正,而且还是福薄寡义之辈,最是翻脸不认人,会出卖朋友,而且展步还看得出,这人恐怕是命不久矣。

叶梁晨的死活展步不放在心上,但是脑生反骨,肯定伤害与他有关的人,联想到两人可能是来宾阳市暗访,展步一下子明白了,这人以后只怕会对杨寓筠不利。

很快,车站到了,下车的时候,展步走在了杨寓筠的身边,低声说道:“杨姐,小心叶梁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留个心眼!”

杨寓筠心中一惊,她现在对展步极为信任,听到展步的提醒,暗暗点了点头,然后道别。

展步一下车,远远的就看到不少接人的小团体,现在是开学的时间,不少学校为了迎接新生,都有专门的人迎接新生,这些人大多都是大二或者大三的学生,在这里接未来的师弟。

展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然后抬头遥遥望去,寻找鲁宾大学的牌子。

很快,展步皱起了眉头,没有!

别看宾阳市不大,但是却有三个大学,一个宾阳大学,一个宾阳医学院,还有一个宾海大学,可以看到,人家这三个大学,来迎接新生的都是花枝招展的美女,虽然不知道大学怎么样,但是这卖相绝对不差。

“同学你好,请问你是新生吗?我们也是这一届的新生,对了,你是哪个大学的啊,没准我们是同校呢。”展步停下的功夫,身边两个结伴的男生打断了展步的思绪。

展步一看,两个男生一高一矮,高个子男生有些内向,问话的是矮个子的男生。

展步点点头:“对,我是这一届的新生,我是鲁宾大学的,你们呢?”

矮个子男生点点头:“我们也是鲁宾大学的,我发现别的大学都有人接送,可是我们却没找到鲁宾大学接送的人,看到你也没人接,这才过来。”

展步一想,记起了师傅的话,鲁宾大学是第一年招生,人家别的大学有高年级的学生来接送,他们时第一届学生,哪里来的学长接送他们?

展步把情况一说,然后一笑:“行了,看来咱们只能自己去大学了,谁让咱们是元老级的学生呢。”

两个男生也无奈的一笑,打算一起租个车过去。

“快看,那里那三个呆头鹅,还眼巴巴的四处望呢,一看就是那个野鸡大学的新生,呵呵,真没想到啊,这种**大学竟然真的有人愿意来,他们这是第一届学生吧,哈哈哈,笑死我了,随意上个职业学院也比上鲁宾大学好啊……”

不远处,一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学生指着展步三人与周围的同学说笑,声音很大,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这个女生名叫刘露,是宾阳大学大二的学生,为人刻薄,因为上的不是重点大学,没少遭到高中同学的讥讽,这次见到有人的大学比不上自己的大学,自然忍不住讥笑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