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王爷小心,妃要爬墙

王爷小心,妃要爬墙

王爷小心,妃要爬墙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臣妾依依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10 18:20:08

凤倾颜,云墨尘小说叫做《王爷小心,妃要爬墙》,是臣妾依依的经典之作。该小说节奏起伏得当,值得一看。另一边,回到房间,凤倾颜一把扯下云墨尘的那件衣服,一股淡淡地清香味飘进鼻中,凤倾颜有些意外,没想到这男人的衣服还能这么好闻,不是他想象中男人的臭味。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况且,看倾颜对卫王的反应,也无需他多说,相信倾颜心里也清楚卫王有多危险,看样子,经过这一次,她真的变懂事了,也变聪明了不少,这样就好。

只是这样的成长,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凤修很心疼,他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因为云景璃,竟然变了这副模样。

另一边,回到房间,凤倾颜一把扯下云墨尘的那件衣服,一股淡淡地清香味飘进鼻中,凤倾颜有些意外,没想到这男人的衣服还能这么好闻,不是他想象中男人的臭味。

甩了甩头,凤倾颜甩开脑子里的想法,在清素的帮助下,以最快的速度换了一件天蓝色的衣服,还是这种颜色比较舒服,下次要做些白衣,她有洁癖。

换好了衣服以后,凤倾颜便细细地打量起房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她抬头望着一旁踌躇的清素,一脸冷漠地开口,“清素,你告诉我现在云国的一切,还有那个卫王。”

尽管没有很多发接触,可是她知道,卫王云墨尘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看不真切,理智上她不应该招惹他,可是既然今天已经有了牵绊,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帮她,她都不会退缩,越是危险的男人,越是有趣,不是吗?

凤倾颜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精光,清素根本捉不到。

听到凤倾颜的话,清素是有些疑问,但是想起在湖边凤倾颜说过她有些记忆没了,所以也没多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小姐。”

清素是个聪明的女子,很快便捡了个大概给凤倾颜说了,待她说完了以后,凤倾颜沉默了,原来现在的背景这么复杂。

云国是泱泱大国,与之相匹敌的还有三个大国,大楚,西凉,北辽,而这四大国的下面,还有些依附他们的小国,云国下面的两个小国,一个是东渝,另一个叫南耀。

至于其他国家的附属小国,清素没有多说,凤倾颜也没问,眼下最重要的可不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本来天下之势一直都是很和平的,各国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但这两年隐隐约约有些微妙的变化,据说是因为神算子的一个卦,这卦究竟说了什么,没人知道,大多数人只能静观其变。

这些事情对于凤倾颜来说,一点也不觉得有多重要,她想着,不干扰她就好,最让凤倾颜好奇的是,关于卫王的事情,还有他为什么会拿衣服给她,替她解围。

原来,当今的卫王名换云墨尘,十岁的时候因为学识渊博,才华出众,被先皇封为卫王府世子,成为卫王府的唯一继承人。

卫王府的祖先云卫和云国的开国皇帝是亲兄弟,后来云国开国皇帝登上皇位,封了云卫为卫王,世代世袭爵位,意义就是保卫云国的一切,手中还掌管云国上百万大军,是云国身份最尊贵的王爷,卫王府人丁单薄,一直延续到了云墨尘的父亲,云王爷这一代。

在云墨尘十五岁那年,他的父亲云王爷战死沙场,母亲也跟着殉情了,留下了云墨尘一个人,当时的云墨尘,已经小有名气了。

后来大楚举兵来犯,云墨尘以十五岁之姿披麻戴孝,上了战场,那一战,吓坏了不少人,没有人想到,外表弱不禁风的云墨尘,在战长上却变成了杀神,一路所向披靡。

当初云墨尘在战场上浴血奋战,不知杀了多少人,身上的丧服都被染成了鲜红,他疯狂地砍杀,发泄心中失去双亲的痛苦,这不仅仅震慑了其他国家的人,就连云国本国的人,也有些害怕,或者说又敬又怕。

卫王云墨尘一战成名,成了少年英雄,也成为了新一代的卫王。

不过,看样子凤老爷子的确是因为对凤倾颜失望了,才会对凤诗嫣和凤诗嫣好,她来这里七天了,一次都没有见过凤丞相,说明凤丞相心里对凤倾颜还是很生气,不过,这老头也是个可怜的孤独老人,唯一的孙女一心扑在云景璃身上,自然忽略了他。

甩了甩头,凤倾颜顺着凤诗嫣离开的方向走去。

书房之中,凤丞相坐在书桌后面,他有些偏瘦,棱角分明的五官,虽然有些年岁了,但是还是能看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美男子。

“诗嫣,你说的是真的?”凤丞相眼中精光乍现,一脸威严,他心中隐隐有些期待,如果凤诗嫣说的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凤诗嫣举着右手,哭的梨花带雨,“**你看,大姐的发簪都还在我手臂上,不论如何,**,你要替我做主啊。”

一旁凤无忧也跟着点头,眼中快速闪过一丝阴狠,“**,诗嫣说得没错,你可一定要好好惩罚大姐,她太目中无人了,今天上午也不带我们去游湖,就因为我们是旁系的,一点都把我们当妹妹!活该她跳湖自尽!”

闻言,凤丞相眼中闪过些许厌恶,却又很快消失不见,还是安慰两人,“如果此时当真,**一定给诗嫣做主,届时,一定惩罚倾颜,不过无忧,你也要把握好分寸,有些话不该说的,就不要说。”

凤无忧正打算说什么,突然被一个独特的声音打断。

“哼,笑话!”书房的门开着,凤倾颜寒着脸走进来,没有看凤丞相,而且抬头看着凤诗嫣和凤无忧,“那你们把我当姐姐了吗?”

凤丞相在凤倾颜进来的那一刹那,眼中充满了欣喜,倾颜好像真的不一样了,不像以前受了欺负还闷在心里,气势简直不凡,难道真的被国师说中了?

“大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一直都是我们的大姐啊!**……”凤无忧好似委屈地开口,眼睛一眨,立刻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很可惜,凤倾颜完全不会怜香惜玉,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凤无忧,只当她是跳梁小丑,转而把目光放在凤丞相身上。

“你就是我**?”凤倾颜刚才暗中观察了凤丞相的反应,或许凤丞相对凤倾颜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如此一来,只好试一试了,“我跳湖自尽的事,你们也知道,我记得的人也没几个,我所以现在我想问问,你究竟是不是我**?”

“哈哈哈。”凤丞相立刻吹胡子瞪眼,他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凤倾颜面前,“你个臭丫头,我就是你**!你大哥说你失忆了,果然不假,这脾气都改了,要不是你这张脸,我还以为我那个眼里只容得下璃王的孙女被掉包了,死丫头,没出息。”

凤无忧满脸惊愕,忘记了伪装自己,古怪地看着凤丞相,“**,你都不生气吗?她叫你老头儿!”

别说凤无忧惊讶了,连凤倾颜自己也都没想到,凤丞相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好了,这件事就此打住,诗嫣,你和无忧下去吧,我还有事要跟倾颜说。”凤丞相朝二人开口,只是眼神却没有看着她们,细心就会发现,他这时候的语气也疏远了不少。

凤诗嫣还想说什么,凤无忧却一把拉住了她,“是,**,我们就先下去了。”